《孤独的气味》
第65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这话的时候陈瑜已经走上前,将这番话如数听进耳朵里。
  陆东深闻言,英眉有蹙,虽是瞬间,却让他眼里原就是深不可测的暗有了一丝凉,有隐隐的情绪在眸底翻滚,如匿藏在暗沉海底的浪。蒋璃又换了副口吻,“陆先生既然美人在侧,有些事还是不要操心了,夜夜笙歌醉卧温柔乡岂不是更好?”现
  在想来,那天从祈神山上下来陆东深接到的电话就是陈瑜的,想来那天她就赶到了沧陵,今天又是来医院做他的贤内助。可想而知,小别胜新婚。
  陈瑜在旁听了这番话,马上道,“东深他——”
  “只要有谭爷在?”陆东深冷不丁开了口,目光始终落在蒋璃脸上,竟笑了,可眼里还是暗沉沉的,“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呢?”蒋
  璃陡然一怔,很快警觉问,“你什么意思?”
  陈瑜不解他们两个在说什么,伸手拉了拉陆东深的衣袖,陆东深没看陈瑜,也没再说话,只是唇角有笑,淡淡的。这

  笑让蒋璃很是不安。陈
  瑜从中打破了僵局,轻轻一笑,“蒋爷这就要走吗?你帮了东深这么大的忙,我们总要有所表示才是,如果你今天没时间,改天我请你吃饭如何?顺便也想跟蒋爷讨教这次的配方问题。”
  她硬生生切了话题,但也好,陆东深的一句话引了轩然大波,可他明显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打算,而她蒋璃怕是从他嘴里也问不出所以然来。她将目光从他脸上扯到陈瑜,“我野路子惯了,用的不过是些粗俗上不了台面的法子,入不了陈小姐的眼。”“
  怎么会?蒋爷今天让我大开眼界。”“

  是吗?”蒋璃笑,“那就留个念想吧,配方讨论的问题不适合你我,陈小姐难道不知道同行是冤家吗?”
  这一次说完这番话她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陆东深始终站在原地,看着她那道被拉长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间,沉默不语。陈瑜被蒋璃刚刚的那番话呛得有些不自在,但也没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似的气急败坏,只是笑笑,“蒋小姐是很有个性的人。”
  见陆东深的情绪不大对,她轻声问,“她口中的谭爷就是谭耀明吗?听说沧陵的谭爷一表人才,是鸟中鸿鹄人中傲龙,如果真是这样,那跟蒋小姐还挺般配的,你认为呢?”陆
  东深收回目光,转过头来看着她,她停了话头,他的眼神里有些东西,她读不懂又有点怕。良久后他问,“你认识蒋璃吗?”陈
  瑜一愣,“当然,今天这不是……”“
  我说的是,在这之前。”陆东深声线很平,却沉得让人不敢造次。
  她唇角的笑僵了一下,“怎么可能,我这是头回见她。”“
  确定?”他看着她,似乎都能看穿人魂。
  陈瑜点头。陆东深笑了,可就那么清清浅浅的一抹,足以忽略。陈瑜主动贴他怀里,小声说,“你怎么了?”
  他的手搭在她的腰间,很轻的动作,似贴又未贴,似近又似远,他说,“没什么,既然你说不认识,我就信你。”
  在抚仙湖围堵蒋璃的水鬼被谭耀明的人查出来了。其
  他几只水鬼当时被蒋璃打伤的打伤、刺伤的刺伤,还有严重的被她挑了手筋,唯独一个伤得轻的在逃的被齐刚抓了回来,也是那群水鬼的头。

  蒋璃和蒋小天赶到Meet酒吧时,酒吧门口守了一些保镖,有谭耀明的人,还有几个是陌生面孔。谭耀明的手下都认识蒋璃,见她来了纷纷叫了声蒋爷,甚是尊敬。
  蒋璃扫了一眼那几张陌生面孔,问是谁的人。其中一名保镖回答,龙鬼的人。
  Meet酒吧是谭耀明的地盘,也是沧陵年轻人最喜欢泡的场所,这里就是供年轻人跳舞喝酒的地方,不像是凰天设有门槛,所以一入夜这里天天爆满。
  这里是谭耀明唯一没停业整顿的地方。
  现在这个时间正值午后,酒吧还没营业。蒋璃一进酒吧就有齐刚手底下的小弟在候着,将她和蒋小天一路带到了走廊尽头的最大包房。
  包房里平日营业的时候这里光线柔和,最适合男女情到深处时月朦胧鸟朦胧,但此时灯光大亮,刺眼得很。
  房间里的面积不小,酒柜、吧台、休息区和娱乐区分化规整。龙鬼就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死寂沉沉,在吧台一角竟还坐着邰业帆,衣衫不整,看上去有些颓废。地
  上跪了一人,赤着上身,身上有伤,一道道血痕,头发乱蓬蓬的,嘴角也是乌青,最显眼的当属身上的那片刺青。谭
  耀明靠坐在沙发上,跟龙鬼面对面,他一手端着酒,一条胳膊横搭在沙发靠背上,胸前的黑衬衫被扯平绷紧,肌理轮廓健硕又性感。齐刚还有一手下站在旁边,脸上煞气得很。蒋
  璃推门进来的时候,包房里有浓烈的烟草味和酒味。见她来了,谭耀明用端杯的手示意了一下跪在地上的人,“看看是不是他。”
  那人听见动静后抬眼瞅了一下,见到蒋璃后又赶忙低下头。就这一眼蒋璃就确定了,更别提他身上那么明显的一块刺青。就这么一眼,蒋璃看得眼清目明了,她绕到谭耀明身边坐下,蒋小天会来事,赶忙到蒋璃身边给她倒了杯热茶。
  蒋璃抬眼瞄了蒋小天,“没看鬼爷也在吗?让我拿茶敬鬼爷吗?”
  蒋小天忙给蒋璃斟了杯酒。
  一杯烈酒,蒋璃没添冰块,她端了杯子冲着龙鬼笑了笑,“之前在水下的时候我还在想谁水性这么好,这几天我睡不着的时候也在寻思着究竟是谁那么迫不及待地相见我,原来是鬼爷派了心腹来招呼我啊,没认错的话,是天余吧。”龙
  鬼做贼心虚,忙道,“误会、真是一场误会。”
  “是吗?”蒋璃靠近谭耀明,下巴冲着地上那人指了指,“是谭爷抓错了人还是天余搞错了截杀的对象?”谭
  耀明含笑,“你倒不如上前看个仔细下。”
  蒋璃起身,端着酒到了天余面前,微微探身下来,纤细的手指顺着他胸口上的伤痕划下来,指甲近乎嵌入伤口之中,疼得天余直叫,紧跟着她端杯的手一扬,烈酒直接泼在他的伤口上,这一下犹若身上剜肉,疼得天余在地上直打滚。
  她起身,接过齐刚递上来的纸巾,擦了擦指尖上的血,脸色清淡得很,“你身上的伤口是我留的,你当我眼睛瞎?”
  龙鬼在旁面子上挂不住了,拍了桌子起身,“杀人不过头点地,蒋璃,你该伤的也伤了,该教训的也教训了,还想怎么样?”

  蒋璃转过身,目光似冰冷寒剑,那龙鬼一腔的嚣张之气被她这般眼神压得下顿时失色,她冷哼,“照你的意思,如果我不是有点本事在身,死了也是活该对吗?”
  龙鬼张了张嘴,然后又是一拍桌子,“这他妈的是我们爷们之间的事,该怎么处置还轮不到你在这说话!”蒋
  璃不怒反笑,可眼里那股子冷并未消散,谭耀明见状朝着蒋璃一伸手,“过来。”
  她走上前,任由谭耀明将她拉坐在身边,横在沙发后背的胳膊轻轻搭在她肩上,转头看着她低笑,“哪只手伤的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