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8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累了,就歇会吧······”黄连青轻声说道:“你说你不累,可我的心会疼!”
  一个半小时后,宝莲寺大雄宝殿,黄连青虔诚的跪在蒲团上,高举着三柱长香。
  安邦站在门外挥汗如雨,嗓子眼都要干裂了。
  黄连青拜完佛之后,已经是下午了,两人坐着缆车回返。

  路上,安邦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来自德国的诺丁曼医院精神科医生菲尔兰琳打过来的,两人在电话里简短的聊了几句,大概意思是,她们那边准备一下,一个星期后菲尔兰琳医生会带着诺丁曼医院的医疗团队飞往香港,准备在黄连青生产之前,为她开始进行医疗诊断,手术计划还有手术过程中会出现种种问题的研究。
  “感谢您的支持,到了香港之后这边我会为您全方位安排好的,如果您和您的团队有什么需要的话,请提前通知我一声······”
  挂了电话,敲定了菲尔兰琳医生抵达香港的时间,安邦长长的吐了口气,事情总归是在向着好的方面发展的。
  安邦开着车说道:“等这位德国的医生来了之后,我再给长明打个电话,让他把那位中医国手也给请过来,中西结合,都是很有经验的医生,你就别担心了。”
  “我没担心,是你担的心比我还要大”黄连青手扶上安邦的胳膊,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没能从手术台上下来,请你记住一句话,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不要把对我的感情太吝啬的包裹住了,等时间渐渐淡去了你心中的悲伤之后,我希望你的身边还能再出现一个女人,替我把你以后的日子走完,我不想你的余生是孤孤零零没有人陪伴的”
  “唰”安邦眼角湿润,瞬间泪涌:“你不在了,我还哪来的余生······”
  晚间的时候,曹宇和刘子豪去警局接人,交了一笔保释金人到二十四小时就能往出放了,老桥和徐锐还有老虎出来的时候都没啥问题。
  “真他么是够晦气的了,刚回香港第一天就蹲了局子,这是让我回忆下曾经的监狱风云啊?”老桥骂骂咧咧的说道:“这帮小崽儿子,真他么的欠收拾,在我们门口都敢砍人”
  老虎斜了着眼睛,说道:“埋怨我?”
  “罚你领我们去个三温暖去去晦气吧,然后好酒好肉的伺候着,行不?”徐锐瞪着眼睛问道。
  “某问题啦,小事”
  老桥拉了他一把,皱眉问道:“谁都知道屯门和大圈的关系,你还被当街砍了好几刀,啥意思啊?有人觉得自己在香港可以触顶了,划地为王了?”
  “一般的人还真不会,但这个老仔还真不好说”老虎点头说道。
  “昨天我就听过这个名了,啥来头啊?”

  “唰”老虎眼神突然一转,这条走廊的尽头站着几个人,其中有四个就是昨天晚上在扎兰砍人的,他们旁边站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穿着身西装笔挺的,右手拿着个手机,眼神正眯眯着往这边望了过来。
  “喏,那个就是他,老仔是绰号,他真名叫周大成本港人,不过十来岁的时候随着他家人去了台a,在那边也是混的人,跟竹联和四海的人关系都很好,对了,前段时间台a道上有位大佬去世了你们可能不知道,这人叫周海林是个老牌的江湖人士,他死了之后整个台a的道上人全都去吊唁了,丨警丨察都严阵以待的封路了,防爆盾牌都给支上了,就连香港和澳门也去了不少人,周海林就是他爸爸,在三地都很有影响力,老仔有一群叔叔伯伯护着他,都是因为看他爸的面子,他爸死了之后他就回到香港吹了哨子,因为周海林的原因,香港的老人都不太会管他,这阵子他确实挺生猛的,有点要崛起的意思了·····”

  徐锐“呸”的一声吐了口唾沫,阴着脸说道:“你他么想起来,也别踩着我们的肩膀往起爬啊,晒脸!”
  “咻!”忽然间,老仔抬起手,伸出两根手指朝着这边比划了一下,然后很夸张的笑了几声就带着人往出走了。
  老桥皱眉说道:“再晒脸就揍他,惯的毛病!”
  几分钟后,老桥他们几个也往出走,从九龙城警局出来后,站在路边等着车。
  “嗡”
  “嗡·····”
  突然间,街道两旁同一条车道上有两辆摩托车在同一时间朝着一个方向驶来,轰着油门车速非常快。
  “唰”两个摩托车手,从车后座上一人抽出一根棒球棍,右手握紧了之后就开到了警局门口。
  老桥和徐锐,老虎还有曹宇,刘子豪等着车过来接他们,由于是在九龙城警局门口,根本都没想到有人会对他们突然袭击,所以反应上就慢了半拍左右。
  “呼·····”棒球棍挥舞过来的时候带着风声,就朝着几个人的脑袋上抡了过来。
  “砰”
  “咔嚓”首先徐锐一侧的右脸上当即就被抡了一棍子,从颧骨开始到下巴顿时传来一声脆响,瞬间粉碎性骨折,他直接仰头就栽倒在了地上。
  和他并排站在另外一边的曹宇运气比较好,棒球棍抡过来的时候他恰好听见油门的动静就扭头看了一眼,正好看见棒球滚奔着自己过来,他连忙举起右手挡了一下,小臂到手腕在“咔嚓”一声后就折成了九十度。
  曹宇和徐锐受到袭击倒地,两个摩托车手一拧油门就蹿了出去,几秒钟后就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第二天,九龙城医院。
  安邦手插在口袋里无语的看着躺在病床上脑袋包的跟个粽子似的徐锐,还有旁边胳膊上吊着绷带的曹宇说道:“用这种方式来祭奠你们曾经逝去的青春,是不是有点不妥啊?咋的,我的锐哥,嫌脸上光有一道疤不够,还得再添点彩呗?”
  徐锐伸出手指点了点安邦,没吭声。
  安邦说道:“说你还不服气是么?不说话,这是有脾气了啊,不是我说你们,才回来香港两天,就给重伤干医院里来了,告诉我你们曾经在这里的光辉岁月在哪呢?”
  徐锐手指哆嗦了两下,胸膛略微起伏着,刘子豪在旁边干咳了一声,说道:“哥,你可能误会了,锐哥半边脸都给干成粉碎性骨折了,他要是开口说话撕裂伤口和肌肉的话,那可能一不小心就给自己的脸变成魔方了”
  “啊,啊,是这么回事啊”安邦抱歉的说道:“艹,不好意思忘了这一茬了”
  徐锐伤的挺重,摩托车手那一棍子砸过来的时候,正好抡在了他的右半边脸上,颧骨和下巴全都粉碎性骨折,出事后马上就给送到了医院进行手术和缝合,骨头碎裂的几块给接上后用纱布给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总得说来就是徐锐此时就跟个大头娃娃似的。
  老虎在旁边很不好意思的说道:“邦哥,这事怪我了,徐锐和曹宇算是被我给连累了”

  “不好意思的事就别说了,听说这两年你没少搂钱,给他俩在钱上好好安慰一下吧”安邦也没埋怨老虎的意思,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呢,徐锐和曹宇是被老虎连累着吃了锅烙,但双方是朋友那挨这一刀其实也没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