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49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是被傻小子你骂跑了吧?文君母女俩回来,还不得怪罪我们?”
  “老家伙你又想错了吧……”百无求又是一阵大笑,随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子让姓邵的去做饭了,早饭他躲过去了,午饭总要去做吧?老子和任老三回来的时候,给他买了肉蛋菜蔬,不管怎么样,今天他要给老子张罗出来一顿酒饭来……哪来这么大的烟?姓邵的把厨房点了……”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从后院飘过来一阵浓烟。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回头看去的时候,就见厨房已经着起了大火。虽然百无求对邵姑爷又打又骂的,不过也担心他被烧死,当下他们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
  灭了厨房的大火之后,进去查找邵择元的死尸。好在刚才做饭的时候,灶下的大火窜出来引燃了厨房,邵择元见识不好在大火烧起来的时候,已经先一步的跑了出去。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赶到的时候,见到这位姑老爷正蹲在墙角呜呜大哭。
  “你哭什么?小梅花怎么瞎了眼找你这么一个夫婿……”百无求对着邵择元破口大骂。骂了几句之后,它继续说道:“老子让你做顿饭,你就把厨房点了。什么时候你当家做主了,还不得把家里的房子都点了?老子今天代替你老丈人教训教训你……”
  “傻小子你吓到咱们家姑爷了。”见到邵择元吓得脸色煞白,当下归不归嘿嘿一笑,亲自走过去将他搀扶了起来。随后轻声细语的说道:“姑爷,那傻小子是个莽撞人,你别和他一般见识。看老人家我的面子了……不就是把厨房点了吗?没事,原本这就不是你该干的活。这样,下午你辛苦一下,写一个招下人的告示贴让傻小子贴在门外。你就安安心心做你的管家,这样的粗活让别人做的好。”

  好容易劝住了邵解元,看着他去书房写告示之后,百无求凑过来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老子越看这个小白脸越不顺眼。你说说小梅花怎么就看中他了?老子就看城里铁匠铺家那孩子不错,长得又高又壮还会打铁。要不你想想办法让小梅花做个寡妇吧……”
  “傻小子你你可别乱来,邵解元的性子虽然弱了一点,不过那也是梅儿亲自挑选的姑爷。”归不归被百无求的话吓了一跳,当下急忙拦住了它,随后继续说道:“邵解元死在我们手里,他丈人马上就会知道。
  傻小子,小心到时候你小爷叔要你给他女婿偿命。”
  “凭什么!老子堂堂正正一个妖怪,去给那个小白脸偿命?呸!美死他……”百无求淬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那算了,给他偿命老子太赔了,不干。等着耗死他吧,再给小梅花找个更好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不在搭理这个胡说八道的二愣子。虽然邵姑爷做饭不成,不过他毕竟也是前科的解元,去写招下人的告示那是大材小用了。没有多一会,告示便被写好贴在了王府的墙上。
  全金陵都知道在这里做工挣得多,之前那些下人不知道怎么想的,敢偷盗王府的钱财私逃。而且人家王府家大业大,竟然都没有追究那些下人的意思。现在王府开始招下人,一些酒肆、饭铺的大师傅,伙计都赶过来。一时之间,王府大门口人满为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邵解元虽然暂做管家,不过他的相貌金陵城人人都见过。不合适出头露面,而且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挑选下人。当下还是归不归亲自过堂,挨个见了这些人。在当中挑选了小廝、厨师、更夫和花匠等一干下人,还有几个当初在王府做工的下人,后悔了想要回来碰碰运气,结果被百无求和小任叁认出来,一顿打骂之后撵出了王府。
  眼看着下人挑选差不多的时候,两个熟悉的人影走进了王府。原本下人已经挑选的差不多了,百无求准备赶人了,不过见到了这两个人的相貌之后。先是一阵大笑,随后亲自带着两个人到了厅堂来见归不归。
  “老家伙你出来看看谁来了?老子刚才还以为认错了人……”一阵大笑之后,百无求指着两个人继续说道:“老子知道当年徐福那个老东西经常给你小鞋穿,现在报仇的时候到了。假的徐福那也是徐福……看见了归老爷,不知道磕个头吗?”
  被百无求带来的人正是那位假冒徐福大方师的焦大郎,此时他虽然戴了帽子遮挡了面容。不过这个人的相貌是在太熟悉了,还是被百无求一眼认了出来。
  见到了这位‘大方师’之后,归不归也跟着大笑了起来。当下他看着假徐福甥舅二人给自己磕头,老家伙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笑眯眯的看着两个人磕完头站起来之后,这才说道:“这不是大方师吗?怎么礼贤下士到这种程度了?你怎么还对老人家我磕头……这怎么说的?今天就这一次啊,今天在磕头就不许了……唉,谁能想到老人家我也有今天……”

  归不归说笑的时候,焦大郎甥舅在一边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百无求看到之后,忍不住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们俩,好好的骗子你们俩不当。来我们家干什么?
  你们俩不是想要做下人吧?我们可是雇不起……”
  “百老爷您说笑了,我们甥舅俩求一顿饱饭就好了,什么钱不钱的不提也罢……”说话的时候,焦大郎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我知道您几位都是老神仙,我以前是钴进了钱眼里,不知道怎么作好了。后来被广仁大方师点化,原本想着回去务农的,不过家里的房子、地都换了这小畜生的赌债,实在是没有营生的手艺……后来听到我以前的弟子还在这里做买卖,便打算过来借点钱,没想到那个畜生翻脸不认人。还打算灭了我们甥舅俩的口,没办法……金陵城我们是出不去了,只能靠着老人家您这棵大树活命……”

  和假徐福焦大郎说的一样,当初差点死在了广仁、火山的手里之后。他们爷俩也不敢继续装扮徐福骗人了,当天晚上趁这广仁、童戚振和吴勉大战的时候,偷偷摸摸的离开了金陵城。
  虽然没有敢带钱回来,不过焦大郎身上佩戴的美玉、玛瑙等饰物也是一等一的上等货色。他们俩乔装改扮去了杭州,将这些东西都变卖掉。回家给焦大郎的外甥还了外债,原本想着家里还有百十来亩地。后半辈子靠地租也够活了。
  没有想到的是,焦大郎外甥的几个老婆也不省心。听到他们俩没了来钱的手艺,没过两天便席卷了家资带着孩子跟外面的野男人跑了。这个时候,焦大郎的外甥才明白过来,这些孩子也不是他的亲生骨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