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63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璃抬头瞅了他半天,“我以为你叫我出来是说邰国强的事。”“
  有你在,邰国强还能有什么事?除非,是你故意陷我于不义。”陆东深说着,抬手将她脸侧的发轻轻别在耳后,举止十分自然。
  这般随意却使得蒋璃不自在,不着痕迹地朝边上移了脚步,他的手就持在半空,少许他逸出一声笑,手收回时顺势掏出打火机,叼了烟在嘴,火苗一起燃了烟头,他吸了一口,烟头就乍亮了一下,眯着眼吐出大团烟雾来。邰国强住的是vip区的独立病房,也无所谓禁不禁烟了。“
  我的号码你存着,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打给我。”有
  通风口,青白色烟雾迫不及待钻走,浮荡在她呼吸间的就只有很淡的烟草味,自从她戳穿了他烟里的秘密后,好像一直以来他就只抽普通烟了。蒋璃双手搭在窗沿旁,看着被阳光洗礼的草坪和冬树,不由又想起祈神山上罩在暮霭中的千年古树和山影。“
  陆先生一点不避嫌啊?”
  “为什么要避嫌?”陆东深笑问。
  蒋璃迟疑了一下,她想说因为邰国强的事,因为利益纷争之事,因为邰梓莘又或者是他的陈瑜,可这些理由在嘴里倒了好几番,终究还是咽下去了,是啊,他是陆东深,没什么好避嫌的。再

  抬眼,转了话题,“昨天发生的事你知道?”陆
  东深没瞒她,“听说了一二。”
  蒋璃瞅着他的侧脸,忽而笑了,“陆先生的眼线还真是遍天下,怎么,怕邰国强醒不来啊?”
  陆东深吸了口烟,夹烟的手搭在窗台边,离她的手指只有半米光线的距离,他转头看着她,强调,“怕你出事。”蒋

  璃有片刻的呼吸是卡住的,有一种类似情感的东西在炸开,裹着暖又挑着疼,细细品来像是甜,可又有种禁忌的危险,这种混沌不清的暧昧能扼杀一个人的理智。
  她没说话,恰巧也有医生出入挽救了她失控的心境,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一个小时了。
  “你不进去吗?”
  陆东深唇角有笑,“我相信你。”
  她又陷入沉寂,以往的伶牙俐齿好像一时间不管用。直到蒋小天气喘吁吁地朝这边过来,满脸放光,“爷,醒了!他醒了!”
  下一秒蒋璃就松了口气,悬在心头多日的紧绷这么一松,身子就软了下来。蒋小天说医生们在给邰国强做相关检查,蒋璃点点头,“行,我知道了,你进去盯着点。香炉收拾一下,里面的香灰扔掉,别被人看见”
  “得嘞!”等
  蒋小天跑回病房后,蒋璃终于有了底气,大大方方看向陆东深,“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了吧?”
  陆东深在通风口边的烟灰缸里弹了下烟灰,“是酒店的管理失误,这件事我会对外和对邰家澄清。”蒋
  璃小声嘟囔,“还真能为你女人扛雷。”一句话轻描淡写让罪魁祸首逃之夭夭,反倒连累的她差点丧命。“
  你说什么?”陆东深没听清,高大的身子就侧过来了。
  烟草味夹杂下着男人的气息如数袭来,她的耳根子不知怎的就燥了一下,伸手推了他一把,“别离我这么近。”

  惹得陆东深发出爽朗的笑,他瞧见了她耳根的红,像是在如脂皮肤里的一抹胭脂,忍不住抬手揉了她的脑袋,她朝着他瞪眼,刚要发出警告,就听打远有一声能掐出水的温柔女声,“东深!”
  空气里都似乎流动着一股子香,淡淡的,像是兰花的气息,有高跟鞋的声响,由远及近,伴着高跟鞋还有很轻的脚步声。蒋璃下意识转头看过去,冗长的走廊,一女子逆光而来,纯色衣裙很是素净,配了件未过膝的浅驼色大衣,大半光线打在她身上,露在外的小腿纤细白皙。
  穿高跟鞋的是景泞,跟在她身后,她穿得是双平底鞋,与那身衣裙搭得甚是合宜,哪怕未看见脸孔长得如何都会觉得是一佳人。可
  蒋璃偏偏就看见了她的脸孔。
  于光影中,于她款款上前时,逆着的光似鱼群般从她面颊游走,她含笑的眉眼就一丝不差地落在蒋璃眼里。双瞳剪水齿如瓠犀,青丝微卷,似空谷柔弱幽兰,让人心生怜惜。这
  般美人颜却令蒋璃一愣。
  而那女子在看清蒋璃后也是微微一怔,眼里有似惊似愕的神色,但也很快敛去,红唇微微扯开时是柔得能进人心窝子里的笑,轻轻贴在陆东深的怀里,可也不像是骄纵女子般死缠着他的身,贴近的程度恰到好处。
  陆东深的手轻轻搭上她的腰,“沧陵天凉,怎么穿得这么少就过来了?”

  “不会冷,我又不是温室的花,我从酒店走直接坐上景泞的车再到这里,外面的冷空气一点都没沾着我。”她说话也是柔声柔情,说完这话又微微侧脸,“这位是?”蒋
  璃看着她没说话。
  陆东深介绍得十分简洁,“她是蒋璃。”他看向蒋璃,又补上了句,“她是陈瑜,是天际——”“
  是天际集团的首席调香师,我听陆先生提过。”蒋璃打断陆东深的话,眼睛始终盯着陈瑜。
  “是吗?”陈瑜转头冲着陆东深轻轻一笑,“那你有没有当着蒋小姐的面说过我的坏话?”
  陆东深只是笑笑没说什么。陈
  瑜朝着蒋璃一伸手,“很高兴认识你。”蒋
  璃看了一眼她伸上前的手,并没有做出回应的举动,淡淡地说,“恐怕你不会觉得认识我是件高兴的事,邰国强之所以昏迷不醒原因在你,而我现在做的所有事都是在为你收拾烂摊子,陈小姐,也许你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我。”陈
  瑜一愣,手僵在那半天都没收回。
  蒋璃双臂环抱于胸前,见状冷笑,“看来陈小姐不知情。”她把目光落在陆东深脸上,“也难怪,陈小姐不想做温室的花,却架不住有人想把你养成温室的花。能理解,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话毕,转身回了病房。陈
  瑜一直僵在原地,直到陆东深走上前,她才反应过来,“东深,她……什么意思?”陆
  东深揽过她的肩膀,“没什么,别乱想。”邰
  国强醒了,整个人虽说还在床上躺着,但有了意识,抬胳膊抬腿也尽是自如。医生对于他突然的醒来十分惊讶,检查一番无碍后说,“再休息个一两天就可以出院了,窗子开一下吧,这房间里什么味啊。”

  医生走了后,蒋璃将病床床头升起一些,坐在旁边,“邰国强,能看清我吗?”邰
  国强侧过脸,冲着蒋璃点点头。
  “知道我是谁吗?”她声音清冷。邰
  国强再次点头,“法师。”

  蒋小天站在后面不乐意了,嘟囔了句,“我们蒋爷是神医,什么法师……”邰
  梓莘和邰业扬站在旁边,邰国强的右手边站在陆东深和陈瑜,陈瑜在闻言蒋小天的话后看向蒋璃,微微吃惊。邰
  梓莘没立刻开窗,而是询问蒋璃她父亲怎么样。蒋璃没回应,而是手一伸,“蒋小天,闻香盘给我。”蒋
  小天马上从她随身带的挎包里拿出一黑色的盒子,不大,宛若罗盘大小,打开,里面分有几格,格子里装有符包,只是这符包比平日见到的要小很多。她拿出一枚递到邰国强鼻下,“什么味道?”邰
  国强闻了闻,“好像是——”
  “别好像,知道就是知道,闻不出来就说不知道。”蒋璃打断他的话。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