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62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梓莘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但她毕竟也是大风大浪过来的人,情绪终究还是能控制住,冷冷落下句,“要是我父亲再有什么差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你父亲都已经躺着半死不活了,还能有什么差错?”蒋璃冷笑。
  邰梓莘用力地抿了抿唇,盯着她眼神不悦。蒋小天趾高气昂地走到门前,伸手开了门,“邰总,请吧。”
  蒋璃又命守在门口的保镖将房间里的鲜花水果统统撇了出去,营养液也给撤了,然后房门一关,蒋小天靠在门上,挡住了那扇门玻璃,闲杂人等不得擅闯。但
  凡学气味的,首要遵循的就是香史,这是气味学的根本,但香史就跟史料一样分正史和野史。蒋璃大多走偏门,上过天入地,但凡跟气味有关的她都涉猎。返魂香是多钟气味合并的药效总称,并不记载正史,所以甚少人知。
  返魂香的原料只有三味,其中两味就是她用命换来的。一种就是祈神山上的麝香鼠,另一种就是来自抚仙湖地尸库中常年以尸体上青苔为生的尸菌水母。
  从没见抚仙湖尸库的人就绝对不会见过尸菌水母,这种水母只生长在抚仙湖的最深处,而且只围着尸库中的尸体为生。在加勒海领域里生长着一种名叫灯塔的水母,身体透明,内部的红色消化系统瞧得清晰可见,以浮游生物为食,从水螅体无性反复地繁殖和转化,所以被人称作长生不老的水母。但
  对于灯塔水母的永生判断也只来源于理论,专家学者认为只要不被其他动物吃掉,灯塔水母就能无限繁殖和转化。
  可在蒋璃认为,灯塔水母每转化一次之前就是死亡一次,其实算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永生,真正永生的是尸菌水母。它们从沁了千年寒水的尸体中而生,不需要反复繁殖转化,它们就只有一辈子,这一辈子就是永生永世,依附在尸体上,以尸体的怨恨和绝望滋养身心。
  人人都知传说中尸库中的尸体不同寻常,尸体的每一处都裹着绿白色的青苔,只有蒋璃知道,那绿色的不是普通青苔,是尸胎菌,而白色的就是每天服食尸胎菌的尸胎水母。
  尸胎水母服食尸胎菌后就会产生异味,这种异味即使身处湖底深处也能闻得到,是极致的腐臭味,而这种味道就是蒋璃要提取的。尸胎水母离抚仙湖的湖水不能独活,所以蒋璃取了一小支器皿,剜下一片裹着尸胎菌的骨渣,取了只水母一并装进器皿中,回来后取出水母的内脏,内脏里流出墨绿色如胆汁的液体,晾干凝固碾成粉末再装入器皿。
  蒋璃将鎏金香炉端好,掀了盖子,在里面的小圆盘中放入这粉剂,再按比例放上从麝香鼠身上取出的已固化好的麝香,最后滴上两滴野悉蜜香作为调和。这野悉蜜香是采用野悉蜜花压榨出油,油脂香滑,唐朝人用它制作合香,就像蔷薇水一般的作用。
  香炉以明火燃烧,外罩有防火层,火苗可包围整个炉底,这样既能受热均匀又能很快发挥疗效。很快,有袅袅烟丝从香炉顶盖的香孔中逸出,摇摇曳曳,伸向四平八稳的空间,像是纤长无骨的藤蔓。极

  致的香遇极致的腐臭,这才是真正的返魂香。蒋
  璃闻不得这气味,香气一出来她就出了内室。外面是休息室,不想陆东深也来了,坐在沙发逆着光线的位置。偏移的光线落在他高大挺拔的身影上,那般俊隽潇洒。他在抽烟,邰业帆也回来了,坐在他旁边。
  听见动静,陆东深抬眼,视线落在她身上,正在跟陆东深说话的邰梓莘发现他的目光有了变化,转头一看是蒋璃出来了,立马上前,“我爸怎么样了?”
  蒋璃刻意没去跟陆东深对视,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说,“是生是死就看未来的一小时了。”
  邰梓莘皱眉,“你的意思是,连你自己都没把握?”
  蒋小天护主心切,挡在蒋璃面前直对邰梓莘的横眉冷对,“治病有风险,哪有百分百保证万无一失的?为了救你家老爷子,我家蒋爷昨天差点连命都交代了,这份情意也算可以了。”邰
  梓莘一愣,在她认为蒋璃不过就是采些原料,怎么还有生命危险?
  陆东深将抽了半截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目光始终锁着她的身影,随即淡淡地问了句,“你有没有受伤?”
  这话落下后,成功引得几人的目光关注。这些目光里有包罗万象的情感,好奇、疑惑、不解和怀疑,尤其是邰梓莘落过来的目光,蒋璃都不消看也能感受到她的不满。很
  好理解,在邰梓莘眼里他们是两个阵营,是楚汉之争,有着泾渭分明的立场,在她认为,谁人都能谁出这番话,唯独陆东深不可能。其实蒋璃也有点震惊,这不是山里,他们回到了现实生活,回归了彼此争斗的局面,他的这番问话就显得暧昧又大胆了。

  她清清嗓子,搪塞了句,“没有。”
  蒋小天看不出这里面的情况有点异常,大大咧咧说,“我们蒋爷是谁啊,上天入地无人能敌。”
  陆东深似乎闷笑一声,嗓音低沉又多有揶揄,“蒋小姐的本事确实高于常人。”
  蒋璃没看陆东深,转头对着蒋小天喝了一嗓子,“搭错哪根神经了,话这么多?”蒋
  小天没再敢吱声。就
  这样,几人在静候这一小时,期间邰梓莘有些急躁,来回来地踱步子,邰业扬拿出邰家长子的风范压了场子,让邰梓莘稍安勿躁,又很难得地为蒋璃开腔说,七天都等了还差这一小时吗。

  蒋璃不大喜欢邰业扬这个人,虽说看着话不多,但总能从他身上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野心来,他的这种野心跟陆东深还不一样,然而也都是感觉上的东西,感觉告诉她,离邰业扬远一点。
  在等待的过程中她和陆东深都没说话,她靠在窗子前玩手机,看看这几天她远离都市朋友圈里有什么新鲜事发生。陆东深始终坐在沙发那里喝茶,偶尔跟邰业扬聊上那么几句,但也都是无关商场上的话。偶尔她抬头捏脖子的时候,总会跟陆东深的目光相撞。
  她不知道是陆东深一直在看着她还是只是偶然,这种目光与目光的碰撞总会让她心底窜麻,低头再看手机时眼前似乎晃着的总是他的眼神。似平静却又似含笑,很浅的一抹,如果不是窗外的光落入他眼,她是绝对察觉不出他在笑。手
  机屏幕上是粼粼的光亮,也像极了他眼里的笑,宛若沉淀了一带银河,恍惚了她的情绪。冷

  不丁手机推送了条消息,是个陌生号码,点开,只有四个字:跟我出来。蒋
  璃一愣,下意识抬眼往陆东深那边看,他这次没看她,放下茶杯,起身推门走了出去。她
  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门口,等了少许,然后也出去了。
  阳光偏移,在走廊的尽头洒了大片光亮,陆东深就靠在那,双手插兜。他今天就简单一件白衬衫,套了件烟灰色鸡心领羊绒衫,深灰色西装长裤,罩在光线里,颀长身影似幻似影,干净得很,也潇洒矜贵得很。蒋

  璃迎着光走上前,身后是被光亮拖了一地的影子,最后,跟男人高大的影子重叠交织,终究被他吞没。
  她今天没戴假发,长发温柔了她的眉眼,窗外的光落在她脸上,有因叶隙间斑驳的粼光,却也不及她眼里的光明亮澄清。陆东深看着她白皙的脸,说,“刚刚怎么一副恨不得不认识我的样子?”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