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8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啊?”
  “屯门老虎·····”
  四个人愣了愣,然后全都蹿了起来,徐锐和老桥顺手从桌子上拎起两个酒瓶就往外面跑。
  “草a么的,打到扎兰来了,真有人不知道这里曾经是香港社团的朝拜圣地么······”徐锐跟条狼狗似的“嗷”的一声就蹿了出去。
  徐锐说扎兰是香港社团里马仔和古惑仔的朝拜圣地,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了,但在大圈最火的那几年,作为大圈仔起家的扎兰酒吧确实在道上存在着很多的传说,这里流传了太多的故事,从大圈火拼和兴和开始,到最后跟澳门赌场方面掰手腕子,曾经的扎兰酒吧是很多刚出道年轻人的谈资。

  他们向往着大圈掀起过的腥风血雨,憧憬着也能向大圈仔那样横刀立马,招牌一出就让各路江湖人士全都闻风丧胆。
  特别是这两年,传言大圈的人集体转战北美,走出了更大的舞台,瞬间又让他们身上的光环更耀眼了。
  但也有一种生荒子,说好听点的叫后起之秀,是比较不服的!
  徐锐和老桥腿脚还算利索,拎着酒瓶子率先从酒吧里蹿了出来,曹宇和刘子豪这些年比较**,跑几步就气喘吁吁了,招呼着酒吧的内保赶紧去外面。
  “唰”徐锐刚从里面出来,就看见老虎浑身失血的被围砍着,身上至少已经有四五条刀口了,浑身染血一脸狰狞。
  “嗖!”徐锐甩手就把手里的酒瓶子扔了出去,一个拿刀正要砍向老虎的马仔顿时被酒瓶子给砸到了脑门上,他捂着脑袋上鼓起的肿包,指着徐锐和老桥骂道:“丢雷老母啊,湾仔老仔办事,无关人都闪开”
  “老仔我不认识,老王我倒是听过不少次了”老桥反手握着酒瓶直接从台阶上就蹦了下来,抬手朝下猛的挥舞过去“咔嚓”一声就把瓶子给敲碎了。
  “噗嗤”一瓶子给一人脑袋干懵了之后,老桥挥手用半截瓶碴怼着一个人的大腿就捅了两下。
  “真他么服了,我们刚回香港就拿这种礼仪来迎接我们,这是真给我们怀旧的机会啊·····”老桥和徐锐骂骂咧咧的奔着明显已经有点被打懵了的马仔冲了过去,同时曹宇和刘子豪也把酒吧的内保全都叫了出来,一群人呼喝着拎着橡胶皮辊和钢管就把那几个人给围上了,劈头盖脸的一顿痛揍。

  徐锐把浑身是血的老虎给搀了起来,无语的问道:“你觉得喝酒不太过瘾,额外又给我们加了点彩头么?”
  老虎用袖子擦着脸上的血迹,骂道:“别提了,我差点都让人给砍死了,谁他么知道这帮人从我出来的时候就开始跟着我,下车了就动手啊,早知道我出门的时候多带几个人好了”
  “快四十岁的人了,还打打杀杀的呢,你也真够可以的了”徐锐无语的说道。
  “好像你们都从良了似的·····呸”老虎吐了口血唾沫,弯腰又把地上的垃圾桶给拎了起来,照着被打翻在地上的人就砸了过去:“砍我?丢雷老母,我让你砍我,砍死了我屯门十万人,能把你家祖宗代的祖坟都给平了”
  “行了,行了,别打了再打就出事了,丨警丨察过来了,快点停手吧”曹宇拉着老虎,地上的几个刀手明显被打的都快出气多进气少了,不远处几个丨警丨察拿着对讲机吹着口哨,快速的跑了过来。
  “站住,别动,再动开枪了!”丨警丨察快速的跑了过来,边走边掏枪,指着这边示意人全都抱头蹲在地上。
  “呼叫总台,九龙城扎兰酒吧前,发生持械斗殴事件,请求支援”
  “蹲下,蹲下,不许动!”
  两个巡逻警快速跑了过来,指着混战的人群赶紧全都停手。

  “这个接风,挺特别的哈”徐锐憋屈的蹲在地上说道。
  九七之前丨警丨察来了,古惑仔和马仔还能咋呼一下,推推搡搡的,因为那时候叫香港皇家丨警丨察,但九七之后他们就改名了,没有皇家那两个字了,这时候你在作妖的话,可比英国女皇时期要严重多了,所以徐锐他们很明白事的蹲在了地上,没敢妄动。
  “给邦哥打个电话?”徐锐小声问道。
  老桥瞪了他一眼:“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这时候打电话你咋说啊?一到香港就和人干起来了?分开的时候他还告诉我们小心点呢,没分开多久就上眼药了,要脸不?”
  徐锐撇嘴说道:“我们是拔刀相助,又不是惹事的”

  “不许交谈,老实点·····”丨警丨察呵斥道。
  十几分钟后,两台巡逻车开了过来,下来几个丨警丨察给参与的人手上的都拷上了手铐子,然后压着往警车上走。
  曹宇和刘子豪幸免了,他俩并没有动手,事又是出现在扎兰门前的,可以有充足的证据表明他们属于无关人等。
  曹宇上前找到带队的丨警丨察,说道:“这几个都是我们酒吧的客人,门口的摄像头可以证明他们属于受害方,是正当防卫还手的,啊ir你没必要抓他们啊?”
  “啊ir怎么处理还要你教么?是不是也有你们的参与了,要不要和我回去配合调查一下?”丨警丨察很不给面子的呵斥道:“九七都过了,老实一点吧,今时不同往日了,逮着就严办,明白不?”
  刘子豪拉了曹宇于下,小声说道:“先别管,也不是什么大事,一会找找人说和一下,最晚明天早上就出来,不要急”
  曹宇叹了口气,说道:“唉,那就先这样吧”

  两台巡逻车关上车门,随后离去。
  车里,老虎和徐锐还有老桥跟几个酒吧的内保关在一起,他的伤不太重全都是刀口,此时血已经都不流了。
  “咋回事啊?来见我们,差点被砍死了,带事来的吧······”
  老虎添了下嘴角的鲜血说道:“生意纠纷呗,屯门最近不太平,活的太好有人眼红了”
  屯门这些年已经不是屯门城寨那时候了,自从那块地皮被开发之后,整个屯门一跃瞬间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开发地,所以这几年有不少人都盯上了这块肥肉,老虎自从执掌屯门以后,一展彪悍的风格,比炳爷那时候迈的步子可大多了。
  香港这个地方有着太多的社团烙印,所以哪怕九七之后了,这里依旧充满了浓浓的江湖色彩。
  当天晚上,徐锐,老虎和老桥等人就被送往了九龙城警局,也没接受审讯,直接就给关押了起来,在香港像这种街头械斗的事以前是常有发生,九七之后可能是少了点,但只是大规模的械斗不存在了,小股的冲突,砍人什么的还是非常常见的,所以只要没死人警方也不会上纲上线的当成一个案子去办,关个两天有人保释的话,就能给放出去了。
  天亮之后,曹宇和刘子豪就开始张罗着保释的事情了,这些年大圈虽然在香港转入正行,有点销声匿迹了的意思,魏丹清隐退,安邦去了北美,但以前很多关系还是非常稳定的,他俩并没有联系什么大人物,就只是打了几个电话,见了两个警方的关系,保释就没啥难度了,二十四小时之后,也就是今天晚上人就能给放出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