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03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静好奇的问:“赵姐,你都织了好几个月了,这件又是织给谁的?”
  赵晨菲说:“还能是谁,最不让人省心的那个。”
  陈静胸口微微一窒,低声问:“他……他最近有电话或者来信吗?”
  赵晨菲说:“没有,真是个熊孩子,要不是他已经那么大了,我非拿出后母的恶狠苛刻,狠狠的揍他一顿不可,去到哪都不让人省心。”说到这里,她脸上带着一丝忧色,叹息:“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恐怕还是在边境守边防吧?”
  陈静沉默了很久,才说:“你仍然相信他是军人?”
  赵晨菲说:“相信,从来没有怀疑过。”
  陈静说:“他的部队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赵晨菲说:“但是他的身上有着他父亲在军队里摸排滚打近二十年的铁血气息,甚至比他父亲的还要浓得多,什么都能假,这个假不了。”她看着陈静,认真的说:“小静,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他是一名优秀的军人,绝对不会有错的,你可能误会他了。”
  这次陈静沉默了很久,久到赵晨菲以为她不会继续这个话题了,才带着一丝茫然低语:“误会了么?那他为什么不向我解释?就这样突然出现,跟我吵了一架,然后消失在人海之中,这算什么?”
  赵晨菲唯有叹气:“想弄清楚就写一封信过去问问他呗,你们啊,都太倔强了!”
  陈静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她说:“赵姐,明年我可能要去非洲了。”
  赵晨菲吃了一惊:“去非洲?去非洲干嘛?那地方又穷又乱,还有瘟疫!”
  陈静说:“公司在前不久刚跟卢旺达政府达成协议,以很优惠的条件拿下了卢旺达一个储量极大的稀有金属矿藏,正在作着开采前的准备工作,现在那边到处都缺人手,尤其缺翻译,所以公司开出三倍的工资,还有优先晋升的机会鼓励大家过去,这么好的条件,我看着都有点儿心动。”
  她不是心动,只是想换个环境忘掉一些人和事吧?
  赵晨菲问:“什么时候出发?”
  陈静说:“半个月之后就要出发了,苏红也去,我们明天就该接种各种疫苗了。”

  赵晨菲想劝,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说:“到了那边小心点,听说那边真的很乱。在那边做上一年就申请调回来,钱是赚不完的,没必要为多赚一点受这样的苦。”
  陈静嗯了一声。
  与此同时,万里之外的西北边境,铁牙犬小队的秘密基地也在举办一次聚餐。
  他们庆祝的不是圣诞节,而是胜利。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们在中阿边境群山之中,顶着漫天风雪伏击了一支潜入境内窃取了绝密情报,并且带着一名被策反的高级官员出逃的雇佣兵。那支雇佣兵确实狡猾,他们一路上故布疑阵,让影子部队好几支小队都扑了空,并且在雪山峭壁上安放丨炸丨弹遥控引爆引发雪崩,边防军侦察部队派出的追击小队被瀑布般笔直泄落的冰雪给掩埋,随后赶到的影子部队只能停下来救人。但是在越过边境进入阿富汗境内之后,这支狡猾的雇佣兵一头撞上了铁牙犬那锋利的钢牙。萧剑扬根据情报判断出他们撤离的真正路线,抢先一步带领整个小队进入阿富汗境内,所有队员将自己埋在一米深的积雪下面,骗过了雇佣兵尖兵的侦察,等雇佣兵主力进入伏击圈之后突然开火,标准的三点伏击,一次性火箭筒在第一时间将七枚人员杀伤榴弹和燃烧弹砸到雇佣兵头顶,数千枚喷发的钢珠和弹片以及燃烧颗粒,将整个队伍都笼罩在钢雨之中,一挺机枪数支自动步枪同时开火,稠密的弹幕将被炸得晕头转向的雇佣兵打得血肉乱飞,伏兵那支SVD狙击步枪第一枪就撂倒了先前放过去,现在想回头支援的尖兵,然后对趴在尸体堆里顽抗的敌人进行点名,一枪一个。战斗只进行了三分钟就结束了,十七名雇佣兵无一幸免,叛徒双手抱头站蜷缩在尸体堆里瑟瑟发抖,直到萧鸿飞的皮靴狠狠的踹到他的屁股上。

  这是一次酣畅淋漓的胜利,让四个新手兴奋不已,要知道,这次他们打的可不是什么恐怖份子,而是由某些国家的特种部队退役老兵组成的顶尖雇佣兵!他们嗷嗷叫着要办庆功宴庆祝一下,萧剑扬也赞成,就让老炊弄了很多好酒好菜,基个基地所有人员一起大吃大喝,放声欢呼,玩得别提多开心了。就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92号也开怀大笑,跟萧鸿飞拼起酒来。萧鸿飞起劲的吆喝:“多喝点,多喝点,今天是圣诞节咧!你们不知道啊,我还在海军服役的时候,每到圣诞节,从我们这些放哨的哨兵身边经过的妹子就特别多,她们的长发从我们的脸颊和钢枪上扫过,哎哟,我那个心动哟,一整晚都睡不着,还为此写了一首歌呢。可惜,在这兔不拉屎鸟不下蛋的鬼地方,别说妹子,母蝎子都不多见……”

  众人起哄:“你不是写了首歌嘛,唱出来听听!”
  萧鸿飞说:“那我念了啊!”清了清嗓子,高声嚎了出来: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请原谅我冷峻的脸庞!”
  下面没了。不管你信不信,大家翘首以待,下面真的没了。
  罗雅洁破口大骂:“你这是什么破歌,就开了个头啊?”
  萧鸿飞有些尴尬:“下面我我还没想好嘛!”
  罗雅洁叫:“他耍我们!削他!”
  一帮大兵一拥而上,将萧鸿飞按住,抡起拳头将他揍得哀哀直叫。

  萧剑扬没有去削人,他端着一杯美酒,神色有些落寞,低声念着:“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请原谅我冷峻的脸庞……好歌啊……”
  能等来原谅吗?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即过。
  圣诞节过后,上海的天是越来越冷了,不光冷,还潮得要命,那寒气直往骨头里扎,真叫人吃不消。陈静和苏红拖着行李箱,跟着公司的同事们一起走向检票口,她们的父母都没有来送,是她们不让的,她们不喜欢这种离别的场面。
  苏红戳了戳陈静:“猪头也去非洲哦!”

  陈静一看,果然,李清也在拖着行李过检票口的队列之中。这家伙让萧剑扬给揍惨了,在他住院期间公司的同事们去看过他,陈静和苏红也跟着去了,当时李清的脸肿得跟个气球似的,所以苏红很不客气的给他起了猪头这么个外号,背地里总是猪头猪头的叫,当然,她很小心,不会让这位听到的。她瞪了苏红一眼,压低声音说:“你当心点,他还是我们的上司呢,如果让他听到了,保证你吃不了兜着走!”

  苏红笑嘻嘻的说:“兜不走我就挑着走!”快步走到登机舷梯前,大大的张开双臂,叫:“非洲,我来啦!”
  陈静推了她一下:“发神经,赶紧上去吧,还有很多同事等着登机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