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56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谭爷懂行,玉板宣的确是时下最名贵的画纸,吸墨性最强质地最优,所以在那场拍卖会中,内行人都知道那是幅仿品,但也因为这纸张甘愿收藏。可是,真正的《浮生图》用纸是藏经纸。藏经纸又叫金栗笺,现如今这种纸张已经见不到了。现在很多专家学者一提到藏经纸就扣上“宋笺”的字眼,认为藏经纸只流行于宋代,而盛唐时期的画卷多是蜀笺,然后吴道子的《浮生图》真迹早就用了藏经纸,并且纸张比宋代时期的染色更精细。”

  邰梓莘用指关节小心翼翼地滑了一下画纸,“纸色如黄金,纸面莹润,以这种画纸作画可存千年不朽。都说宋代之后再无藏经纸张,这话倒也不假,拿到现如今这般技术先进也是仿不出金栗笺半点影子的。”
  “邰姑娘出手大方。”谭耀明笑容清淡。“
  谭爷的身份摆在这,来沧陵做事,那就是在您的地盘上谋个生路,谁人的面子都可薄,唯独谭爷这边要来拜上一拜。而谭爷您也是聪明人,如果不是料到我定会来敬您,门外的保镖早就把我拒了。”
  谭耀明笑不入眼,“天际有江山图,现如今邰姑娘拎了幅浮生图,倒是大有深意。吴道子真迹难寻,眼前这幅单是画纸就价值连城,更别提壁画本身的一价难求,只可惜,我谭某算不上你口中的风雅之人,名画在手怕是糟蹋了。”邰
  梓莘心想着这只老狐狸,明知道我是诚心来访还故意推拖,完全是吃定了她是弱势,想趁机刮些利益罢了。可这番心思是断不能露于表面,轻轻一笑,来了个杀手锏,“听说蒋璃对天际的江山图很感兴趣,想来也是喜欢名画之人,沧陵人都知道蒋璃之好就是谭爷之好,我这幅吴道子的画应该再合适不过。”

  谭耀明闻言这话,爽朗一笑,“蒋璃倒是喜欢不假。”
  邰梓莘听谭耀明这么一说,心中就明镜了。她刚刚没称蒋璃为蒋爷,因为全城都在风传蒋璃是谭耀明的女人,所以,她的那声蒋璃算是试探。如果谭耀明对蒋璃无心,那在这般谈判场合他理应称她一声蒋爷才是,但若是有情,那断然会自然流露真意,他称她时即使不叫昵称也断不会叫她蒋爷。果
  不其然,他念她名字时笑容沁眼唇角柔和,那是发自内心地把她视为自己的女人,所以,她的这步投其所好走得尚算顺利。
  谭耀明没再提画卷一事,抬手为彼此倒了茶,切明了她的目的,“如今陆东深来势汹汹,你想从他手里分羹太难。”邰
  梓莘见他谈了正事,也言归正传,“我的背后这不是还有谭爷吗?”她端起茶杯,轻抿一口,道,“陆东深想要独吞,我不同,我要的是双赢,现在政府大力引进投资项目,谭爷其实心里也清楚得很,今天能挤走一个陆东深,明天可能还会来第二个第三个,沧陵这块蛋糕迟早是要让出一些的。陆东深做事太绝,一心独大,而谭爷您呢,从来都是您将肉分出去,哪轮得到别人剜您手中肉?所以您和陆东深势必水火不容,而我们长盛愿意分摊利益孝敬谭爷,您有背景我们有资金,共赢的目的就是束缚天际的手脚。”谭

  耀明一手端杯,一手掀着茶盖轻轻刮了杯口,唇角微挑,“邰姑娘终归是聪明人,不像陆东深不识抬举。共赢倒是不错的点子,只是……”他抬眼看她,一针见血,“长盛打算让出多少利呢?”“
  川阳区的地王,发展前景不输给官阳区的地皮。我知道谭爷势在必得,但如果有外资入注,那日后的发展更是无法估量,当然,谭爷自然有办法引来外资,可竞投在即,最合适的人选就是我,我的背后是长盛,长盛的背后是国际市场,谭爷出面摆平一些人情关系是信手拈来的事,长盛就是谭爷的钱袋,这样也就一拍即合了。”
  说到这,邰梓莘将茶杯放下,轻轻一笑,“谭爷一分钱不用掏,我只当请谭爷为我们长盛趟条路,三个点拿出来是孝敬谭爷您的,当然,如果我父亲现在能住持大局,想来以父亲的性情肯定会慷慨交朋友,我毕竟一介女流,眼里心里还是计较一些樱蝇头小利的。”
  她意明话不透,也知谭耀明是老油条听得出她的意思,跟聪明人谈交易就是不用拉扯不用卖关子,话说一半留下半分余地对方就能清楚。她先给谭耀明颗红枣,然后提出她父亲现在昏迷实则是因为受他所害之顾,如此,也算是他欠了她一笔。“

  令尊的事我听来也觉得惋惜,凭着邰老先生的名望我理应要领你的情面才是,只可惜……”谭耀明说到这顿了顿,意味深长。
  邰梓莘耳聪目明,一听这话心里一咯噔,瞬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她没搭话,眼底却有了警觉。
  谭耀明笑了笑,按了手机,对那头命令了句,“把邰先生的影像切过来。”话
  落不到半分钟,谭耀明对面墙壁的大屏幕就亮了,邰梓莘回头一瞧,先是十二宫格的分视频,紧跟着被锁定了其中一格,放大,邰梓莘定睛一看,心中的不详应运而生。

  画面中的人是她的哥哥,邰业帆!
  是家赌场,于凰天会所之下。没
  有想象中的乌烟瘴气,装潢富丽明朗。画面中是邰业帆所坐的赌桌一角,应该是在赌场中的包房,身后可见古希腊浮雕,跟他对赌的有三人,面孔不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在外是谦和儒雅的形象,在这里因为怀抱娇女手中揩油而完全倒出本性。邰
  业帆身旁也坐着一美人,婀娜身段如柳般黏在他身上,胸前的呼之欲出迷乱了人眼。邰
  梓莘听说过这家地下赌场,规模不小入门也高,被很多人称为小澳门,更重要的是赌场直连凰天,能在赌场出入的除了客人自己带的情妇小三外还有凰天的姑娘们,她们各个都是陪赌的好手。
  “陪着邰公子的就是凰天的头牌芙蓉,邰公子最近迷她迷得紧,甚至一怒为红颜的事也在凰天传得沸沸扬扬。当然上门都是客,只要邰公子做得别太过分,凡事都给我谭耀明留几分情面,女人的事那都是小事。”
  谭耀明从烟盒里拿了支烟出来,斜叼在嘴里,打火机“啪”地一声,有蓝色火苗就窜了出来,映亮了他俊镌的眉眼,烟头燃亮,他吸了一口,再吐出时,青白色的烟雾又影绰了他的脸。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邰公子的赌术也很高,这两天从赌场里赢的七七八八加起来也有个两三千万了,于是,赌场里的兄弟好奇,也想跟邰公子学上一学,哪怕只是学来个一两招也够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邰

  梓莘闻言这话脊梁骨一凉,她深知她的二哥,平日里是喜欢到赌场玩上一玩,可没听说过他的赌技有多高,难道……
  念头刚起,就见墙上的画面成四格,这里面只有邰业帆自己,没有芙蓉,时间不同,地点都是在那包房。摄像头捕捉得很细,邰业帆手上的微小动作和与荷官的眉来眼去都拍个清楚。邰
  梓莘的预感应验,邰业帆果然在出老千,不但如此,瞧着那荷官瞅他风情万种的眼神,八成想他也暗自买通了荷官。
  头皮嗖嗖发凉,就像窗外的风,冷冽得紧,像是刀子似的一下下刮开头皮,画面暂停了,正好定格在邰业帆换牌的瞬间动作上。邰

  梓莘蓦地转过头看着谭耀明。
  谭耀明不急不躁,探身将烟灰缸拉近,弹了下烟灰,“在这种地方,真赢了大钱的最后总要撂下些才能有来有往,邰公子玩得兴起不懂规矩没关系,如果真凭本事赢了钱,那这两三千万就当是我谭某塞给邰公子的零花钱。可邰公子藏了心思藏了手段,这笔账就要另算了。”邰
  梓莘恨得牙根痒痒,原本胜券在握的局面不曾想被她这个二哥打得稀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