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8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实事求是的讲,大圈里都是一些戎武出身的兵油子,欠缺的就是个军师的角色,老魏的加入属于全力助攻的状态,没有魏丹清,也许大圈现在还得被人给叫成是大圈仔呢。
  下午,安邦即将抵达京城的时候,李长明让司机给他送到高速口等着,等他到了之后就上了安邦的车。
  “老爷子和三叔知道你今天回来,特意让我过来守着,晚上吃饭你得过去······”
  安邦笑道:“我要是不去,三叔是不得给我腿打折了?”
  “打折可能有点夸张,但一顿小牛皮带抽的你怀疑人生还是差不多的”李长明点头说道。
  早些年,还在部队里的时候,安邦,王莽和李长明没少挨李沧海的皮带抽,纯小牛皮镶着铜扣的皮带抽过去,不比鞭刑差多少,一顿小“啪,啪”之后人基本几天都不一定能起的来床,这种抽哪怕是他们三个成人了都没断,直到后来安邦和王莽离开京城了,这种酷刑就再也没机会享受得到了。
  “爷爷呢,身体怎么样了?”

  李长明叹了口气,说道:“年岁太大了,毛病多也正常,两月前在总院的特护病房里住了一个月,没啥大事,但也架不住一堆小毛病折腾啊,头疼脑热发烧什么的对我们来讲挺一挺就能过去了,但对爷爷来说完全可以演变成不可预测的后果,不过上次住完医院后再回来修养,状态好挺多了,这次知道你回来了,情绪还能再好点,如果你和莽子都能给他抱着孙子回来,估计爷爷的身体还能好转两个加号”

  “这事你往我身上扯干啥,你不就在京城么,你结婚的早你咋不给他生个孙子呢”
  “我生了啊,但这玩意儿谁能嫌多啊?你不知道老人都是隔代亲的么,隔的越多越亲,他不得自己膝下四代同堂呢”李长明又接着说道:“上次你和我说了嫂子的事,我已经给你联系了个国手,国内仅存的几个老中医了,过两天我给你介绍一下,然后有空了让他随你去趟香港吧”
  “哎·····”一说到黄连青,安邦就焦虑的搓了搓脸蛋子,说道:“扎心啊,算算日子,没多久她就要生了,从京城走后我就去香港陪伴她,我俩结婚这些年聚少离多,苦了这女人了,生孩子这段期间就是有天大的事我都得放下了”
  黄连青马上就要到预产期了,在京城稍微停留一下之后,安邦就得回到香港准备待产了。
  一般女人生产,家人尚且还得捏一把汗,心里直敲鼓,黄连青这种身体状态生产,那安邦和黄子荣的心基本就得提到嗓子眼了,稍微不慎可能就是一尸两命的问题,安邦也许这辈子都得活在自责和内疚之中了。

  枪林弹雨都走过来不知道多少次的安邦,在面对黄连青生产的问题上,明显比上战场要紧张不知道多少倍了。
  晚间的时候,车子进了京城郊区的某个疗养山庄。
  李长明的爷爷得算是安邦为数不多的长辈了,自从他父母双亡后,安邦几乎就是在王莽和李长明家里长大的了。
  “空着手来的?”李沧海斜了着眼睛看见安邦进来,没好气的说道:“三十几岁的人了,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呢,见长辈不准备点什么啊?”
  “哎呀,三叔你都扛星了,平时等着给你送礼的人都能把故宫给堆满了,你还差我这点啊?那什么,回头看你家里有没有什么好烟,好酒的给我带上,过几天回香港去见老丈人,我还正愁没啥好东西带过去呢,你那都是特供的,外面买不到,带上了肯定有面!”
  李沧海笑骂道:“你有点蹬鼻子上脸了啊”
  安邦调侃两句后,连忙来到李老爷子身前,恭恭敬敬的弯腰行了一礼:“爷爷,我回来了”

  老人家看见安邦之后明显有点激动,因为安邦的历程对他来说始终都是一块心病,属于一步错就步步错了的那种,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讲,这个年纪的安邦肯定和李长明一样,得在某部或者哪个军区里任职了,绝对是部队里年轻一代最耀眼的新星。
  但就因为当年的一个疏忽和大意,才把安邦推上了这条不归路,老人难免有点唏嘘和感慨。
  “回来就好,能再看见你就行······”老爷子拉着安邦的胳膊,让他坐在身边说道:“我这些年最惦记的就是你和莽子,我最担心的是,忽然接到关于你们的电话,告诉我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哎,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安邦拍了下李老爷子的手,笑道:“我的性子天生就不安分守己,和平年代的内地,真不太适合我这种人生存,我在外面也好,生来为战士,就得身在沙场,是不爷爷?”
  李老爷子顿时哈哈一笑,说道:“有种!”
  晚上在李家吃完饭之后,安邦就告辞了,李长明跟他说道:“走吧,准备下一场吧”
  “风花雪月啊?”
  “嗯,有个女人说今晚要跟你风花雪月,这女人叫许敏敏······”
  安邦顿时大腿根子一紧,夹着裤裆说道:“不是,她咋知道了的呢,你嘴挺欠啊”
  “你说我嘴欠,我肯定不承认,但你说我受不住她的胁迫,这个我能认了”
  安邦点头说道:“在理!”
  从疗养庄园出来,李长明开了一辆私车领着安邦,徐锐和老桥往一间会所赶去,曾经京城里最著名的魔头许敏敏已经翘首以盼了。
  安邦再见到许敏敏这大姐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年近四十的她看起来就像这个时代陈数,许晴那一类的女星,兴许她们不是最漂亮的那一种,但绝对是最有女人味的一类,其人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你咬一口的心思。
  哪怕是老和尚安邦一看见许敏敏心都砰砰直跳了,一部分是因为他确实被对方给惊艳到了,剩下的则是真害怕,一点不撒谎的讲,这女人要是收拾你,那无论什么场合有什么人,她白嫩嫩的手指都能掐到你的脸蛋子上,然后咔咔的一顿扯,这种丢人的事,安邦和李长明还有王莽二十多岁之前没少碰到过。
  “这大姐,还没有对象呢啊?”站在会所一间包房的外面,安邦小声问了一句。

  “听说家里给介绍过几个,但你也知道我们处对象都属于联姻,哪有什么感情的成分啊,这大姐你还不了解么?她的身体和精神都有双重洁癖,除了我们三个外一般男人都近不了他的身,谁要是和她处对象那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呢么?哎,只能单着了,为这事敏姐都说了,谁要是再逼着她去相亲,一急眼自己都容易出家去当尼姑,你也知道这脾气她是说一不二的,所以家里就不敢逼着她了·····”

  “喏,喏”许敏敏冲着安邦勾了勾手指,然后指着她旁边的沙发说道:“过来,小安子,让姐姐亲近亲近”
  安邦立马夹着大腿迈着小碎步就过去了,路过茶几的时候顺手从上面拎起一瓶起开的啤酒,坐下去后马上举起瓶子说道:“那啥,姐好久不见,我先干为敬哈”
  “咕嘟,咕嘟”毫升的啤酒被他仰头就干的干干净净了,连点沫子都没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