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2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结果都错了,”于老爷子道,“事实证明人的目光总是受周遭环境、发展水平的制约,别说十年,五年后的形势都看不准。我们低估了农村经济发展对于土地政策的要求,吵了七个月的方案只实施一年半就面临结构性调整,等到十年后,原先方案差不多被全部推翻,连题目都换掉了。”
  “那么老于,你觉得我们这些老家伙会不会犯经验主义错误,扮演阻止历史潮流的角色?”
  于老爷子点了点碟子里的糕点,道:“拿绿豆糕来说,咱们小时候卖的远远比现在甜多了……”
  “不单甜,油也多。”樊老爷子补充道。
  “那时候生活条件差,人们肚里油水少,能靠它充饥嘛;如今不同,老百姓生活富裕,动辄患上各种富贵病,不能吃甜,所以绿豆糕含糖越来越少,这叫与时俱进;可新方案不同,那是反着来呀,不给年轻人机会,大家坐地分蛋糕,那哪成?我们不能为一己之利破坏既定规则,那样不公平,也不合规矩!”

  “上次扩大会看你没怎么说话,我以为……”
  “那种会说了没意思,吵成一团,无非一种政治姿态而已,我想说的早就在他们几个面前说了,旗帜鲜明反对,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樊老爷子深沉地看着对方,良久道:“好样的!六十年了,你没变。”
  “你呢?”
  “目前为止军队这一块还没人过问,我们也不打算过早地卷入其中,保持中立似乎是最好的办法,毕竟党指挥枪嘛。若问我个人的意见,我跟你老于一样,关键时刻不会打马虎眼!”
  “好,很好!”于老爷子举起茶盅,“以茶代酒,干一杯!”
  楼下,侍应生拎着铜壶过来加茶,很远便被拦下,铜壶经过四五道警卫,并反复检测确定无毒,才由便衣警卫亲自送到二楼……

  关于新方案,两位老爷子点到为止,接下来便是漫无边际的聊天,从皇城根儿变迁到明代老胡同修缮,以及糖葫芦粘不粘芝麻、炸灌肠脆到几分最好吃等等,门口警卫员听得直打呵欠,两位老爷子却兴致勃勃,乐在其中。
  夜幕降临,两位老爷子尽兴而归。
  回到于家大院,于云复在院子里悠闲地踱着步,显然在等两人谈话结果。于老爷子惬意地摸着肚子,边走边说:
  “难道吃了顿饱食,不容易啊。”
  于云复笑道:“明早营养师一测您的血糖又要调整饮食了。”
  “管他呢,先快活再说。”
  “看样子聊得很愉快?”于云复试探道。
  “我明白他的意思了……”
  “是不是意识到当前形势的复杂性,不想跟白家斗下去,转而联手渡过危机?”
  “大致这个意思,总之传统家族之间不能象那样各自为战,彼此仇视,动辄斗个你死我活。”
  于云复点点头道:“事实如此,我们这边耗尽人力物力两败俱伤,人家却拧成一股绳攻城掠地,血淋淋的现实啊。”
  “所以接下来格局更清晰,思路更明确了。”
  父子俩在花径里边走边谈,警卫员则在身后十多步,警觉地打量周遭环境。
  “爸,我还是想不通樊老爷子为何选择这个时候跟您见面,是受了扩大会议的刺激么?他早该知道新方案内容了。”
  “本来我也纳闷儿,回来途中突然想到个关节,前后一琢磨,八成跟最近军委搞的军衔晋升有关。”
  “噢,三个上将名额势必争得头破血流,”于云复对这方面了解不多,摇头叹道,“和平时期凭什么评啊?打一仗才能分出高下。”
  “你的思路不对头,”于老爷子批评道,“军人的存在不是为了战争,而是阻止战争,从这个角度出发,晋升评价的标准很多。”
  于云复笑道:“这不在家里说说嘛……樊老爷子对上将名额有想法,又担心白家阻挠?”
  “不,据我所知可供竞争的名额只剩下一个。”
  “一个?”于云复反应很快,“那么军委势必要在樊白两家当中作出选择,樊老爷子是怕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因此主动向我们靠拢,希望您居中调解拿出两全其美的方案?”
  “以老樊的胸怀和魄力,这点小事都要借我的招牌,几十年革命工作白干了。”

  “那倒也是,难道……这顿茶就为了新方案而喝?”
  于老爷子走到亭子旁边停住脚步,道:“关于晋升上将的竞争,之前听说双江军区黄将军获得白家支持……”
  于云复道:“黄将军虽只是白家外围势力,但与容上校是老战友,在常委会也经常帮衬道明,属于可倚重力量,白老爷子支持他不足为奇。”
  于老爷子露出古怪的神色:“我没出过面,容上校作为儿媳在老白面前说话也没份量,这些都不是理由;据说老白下决心挺黄将军,与方晟有关!”
  “方晟?”于云复吃惊地重复道,默默踱了两步,道,“您觉得樊老爷子主动找上门喝茶,背后也有方晟的影子?”
  “不然没有别的解释。”
  “可是……方晟跟樊家并无交集,”于云复思忖道,“早在黄海做县领导时,铁涯和樊红雨还有邱家那个小子空降过去,双方闹得颇不愉快;之后方晟跟樊红雨没一起工作过;最近鱼小婷解除通缉令,方晟有可能跟费约秘密接触,或许在那个过程中樊老爷子开始考虑解冻和我们的关系?”
  “樊家一班子弟当中,樊伟和樊红雨是最出色的。樊伟长期在情报部门任职,军衔方面没问题,但发展方向受到制约;樊红雨嘛毕竟是女人,仕途发展先天不足……莫非也看中方晟的潜力?”
  于云复目光闪动,反问道:“为什么不?”
  第十一天晚上,十一点二十分。

  鱼小婷和叶韵并排潜伏在临海小区七号楼前的草丛里。临海小区已有二十多年历史,楼房呈老式火柴盒结构,电线、网线杂乱,垃圾臭水四溢,绿化带里到处扔着破酒瓶、饮料罐、塑料袋等等。
  “赵安是不是案子最关键证人?”叶韵问。
  鱼小婷道:“不算‘最’,只是整个证据链当中不可缺的环节之一,由于GK的出现,赵安更成为双方利用的诱饵。”
  “有一点赵安值得庆幸,那就是我们暂时不会抓捕他,而GK也舍不得杀他。”

  “我也舍不得杀GK呀,”鱼小婷道,“如果证实他受FBI指使,将成为国家跟美国正府谈判的重要筹码,可惜他太厉害,别说活捉,我连打败他的信心都没有。”
  “刚开始我不太相信你说的,经过上次那场搏斗,我真庆幸自己能活下来。”
  “你后悔吗?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叶韵沉默半晌,道:“谁不怕死?可我还有选择么?明知山有虎,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你可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鱼小婷感慨道。
  “说得太晚了……”
  叶韵刚说了半句,却见七号楼一单元楼道里飞奔过来一个人,越跑越近,到了十多米外终于看清他的模样:
  赵安!
  叶韵来不及考虑,从草丛里扑上前低喝一声:“站住!”
  日期:2018-08-03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