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02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铁牙犬小队继续他们的训练,像影子一样模仿着他们未来的对手的一切,军事训练更加没有拉下。当他们通过了那两位维持教官的考验,已经变得比真神教教徒更像真神教教徒,比恐怖份子更像恐怖份子之后,萧剑扬把他们拉进雪山和沙漠,开始进行高强度的磨合训练。这种磨合训练是非常必要的,他离开部队快两年了,部队很多战术、装备上的更新他都不了解,而他在长期与前苏联特种部队和古巴特种部队配合中学习到了很多在部队学不到的东西,逐渐形成了一套只属于他自己的战术体系,这些东西也需要队员们去理解,而磨合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高强度的训练和对抗。先是他分别以队员们进行单兵对抗,然后是他与小组之间的对抗,再接着是小组与小组之间的对抗,最后是他们整个小队与别的小队对抗。在一系列高强度的对抗中,他在这近两年时间里用鲜血换来的作战技术逐渐显露出来,他的机警连野兽都自叹弗如,他那坚韧的意志连钢铁都要逊色一些,他强大的爆发力和骆驼一般的承受能力让几名新队员瞠目结舌,他那催命般的三发点射让每一个跟他对抗过的对手都不寒而栗。是的,经历过在非洲和哥伦比亚那近两年极度血腥的血战和长达两年炼狱一般的心灵洗礼之后,他的单兵作战能力和意志已经甩开了整支部队绝大多数队员一大截,就连心高气傲得只有林鹰才能降服的92,在接连数次输给他之后也心服口服了,衷心对他说:

  “也许三十年后,你就是我们部队的总教官了!”
  三十年太遥远,遥远到萧剑扬根本就不敢去想。他只想知道,什么时候有任务?
  紧张的训练中,时光匆匆而过,从西伯利亚吹来的寒风无情地撕碎了这片大地最后一丝绿意,纷纷扬扬落下的大雪让一切为之冰封,用刺骨的寒意提醒所有人:这一年又快过去了!
  转眼就到了圣诞节。这个西方的节日本来跟中国没什么关系的,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越来越多的西方节日成了中国的节日了。这个节日对于守卫在边境的边防军战士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该干嘛干嘛,而在万里之外的上海,这座中国最为繁华的都市,节日的气氛却日趋浓厚。好些大学在这一天都放了假,甚至组织晚会,师生一起欢度圣诞节,那些欧美投资的企业当然也不例外,慷慨地给员工们放了一天假,实力雄厚、立志要打造自己的企业文化的大企业砸一大笔钱举办大型庆祝活动,让员工们玩得开开心心。圣诞节是西方最盛大的节日,其意义跟我们的春节差不多,在这种日子,洋鬼子当然不会舍不得花钱。

  陈静和苏红所在的公司也举办了庆祝活动,几乎所有高管都到场,一大帮年轻的员工唱啊跳啊,玩得别提多开心了。霓虹灯下,一对对青年男女手牵着手高声宣布自己恋爱了,引发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晚会的气氛更趋热烈。然而这一切都跟陈静和苏红无关,她们有无数个邀约,但都提不起劲来,一一拒绝了。现在这两位正坐在一个最偏远的角落,相对无言,鲜花,掌声,出双入对的身影,都与他们无缘。

  从大学二年级开始,每年的圣诞节都是她们两个一起过,现在出来工作了,圣诞节仍然是她们两个一起过。跟以前稍稍有点不同的是,以前是恋人没空陪她们,现在则是她们失恋了,越发的落寞不堪。
  苏红端起酒杯,看着杯中荡漾的嫣红酒液,想笑,又笑不出来。她声音有些沙哑:“想不到这个圣诞节,还是我们两个一起过。”
  陈静勉强一笑,说:“这样也挺好的。”
  苏红说:“圣诞节……应该和心爱的人一起过的,我真的为自己的孤独感到羞耻了。”举起酒杯来,“陈静,来,干了这一杯,希望明年的圣诞节,不再是我们两个孤单的女孩子一起过了。”
  陈静举杯跟她一碰,然后一饮而尽。在苏红昂头痛饮的时候,她分明看到她那双总是洋溢着快乐的眼睛闪烁着泪光。

  她肯定又想起曹小强了吧?
  嘴硬归嘴硬,想要彻底放下却并不容易。
  陈静的孤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被萧剑扬揍了一顿之后,李清那个花花公子别说招惹她,就连跟她说句话都不敢了。不光是李清,公司里所有知道这件事的男同事都对她敬而远之,所以这个圣诞节,她自成年以来第一次没有收到任何邀约,连张明信片都没有。
  至于苏红……想跟她约会的男同事一如既往的多,但是她都没有接受。这几个月来她没有再跟任何人约会,只是工作,工作,不停的工作,或者深夜穿上运动鞋在寂静的城市街道上一圈圈的奔跑,直到累得再也跑不动为止。所以这个浪漫的节日,这对好朋友仍然只能像大学的时候那样,两个人一起过,没有人陪伴,坐到一块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闷酒。
  心情不好的时候最容易醉,苏红很快就醉了。她的眼神变得迷离,握着酒杯,茫然看着四周那些成双成对的同志们,声音有些沙哑:“我……我想他。”
  陈静忽然有点儿羡慕她了,至少她可以大声说她想他,而她,不行。她放下酒杯,说:“你醉了,我送你回去吧。”
  苏红点了点头,随后又摇头,喃喃说:“我不想回去,我不想孤单的一个人呆在宿舍里……不想……”说着说着就趴到桌子上了。陈静扶起她,跟周围的同事们说了声失陪,有些吃力的走了出去。
  苏红喝醉了之后跟个发了性子的孩子似的又哭又闹,吐得一塌糊涂,把她安顿好,把地扫干净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陈静也想回自己的宿舍睡觉的,但心里烦闷无比,一点睡意也没有,干脆开车去赵晨菲家。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会去找赵晨菲聊聊天,逗逗那个小不点,然后心情就开朗起来了,而现在,她真的很想找人说说话。
  赵晨菲家的灯还亮着,她按响门铃,女主人马上就过来开门了,见是她,有点惊讶:“小静?这么晚了还过来呀?”
  陈静勉强笑笑:“心里烦,想找个人说说话。”
  赵晨菲说:“赶紧进来。”随手关上了门。
  陈静换上拖鞋进去,就看见那个小不点已经被他妈妈用厚厚的衣服裹成了个大粽子,天冷了嘛,当然得多穿一点。不过天气变化对这个小不点似乎一点影响都没有,他的精神头一如既往的足,和姐姐在沙发上玩闹,看到陈静来了,他抬起头,冲露出她开心的笑容。陈静抱起他,在他脸蛋上轻轻亲了一口,笑:“穿这么多,衣服都快比他本人还重了。”
  赵晨菲说:“没办法啊,他体质弱,天又冷了,不多穿几件很容易感冒的……喝茶不?”
  陈静说:“不喝了,再喝茶我今晚就别想睡了。”捏着小家伙乱舞的小手,问:“小家伙,你在乐呵什么呀?笑得牙齿都露出来了,跟姐姐分享一下好不好?”
  小家伙吃吃直笑,露出两颗洁白的小门牙和两个浅浅的酒窝,他挥舞着藕节般的小胳膊冲陈静比划着,嘴里说着:“吖咕……吖咕……”
  陈静当然听不懂这种莫名其妙语,但看着他那可爱的模样,她的心情很快就开朗起来了。小虹凑过来捏弟弟的小脸,逗得这个小不点越发的开心,赵晨菲则微笑着继续织毛衣。她身边已经摆了一大一小两件毛衣,最小的那件跟个小马夹似的,不用说了,是给这个小不点穿的,大一点的则是给女儿穿的,现在她在织一件成年人穿的,已经织好了大半了。她的生活就这么简单,接送女儿上学放学,买菜做饭,逗逗儿子,织织毛衣,一天时间就过去了。上海这座现代化都市的节奏越来越快,每个人每天都像上足了发条的机器人一样忙碌个不停,目标永远在前方的前方,可是到了她这里,时间的流速仿佛一下子就放慢了数倍,没有都市生活特有的喧嚣,却着着别样的从容与优雅。

  日期:2018-08-31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