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7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天晚上,檀香山方面就颁出了一个江湖追杀令,把沈天养,沈天成等人的死全都归结到了大圈的身上,言之凿凿的说,洪门门徒和大圈不死不休,措辞十分的强硬,但这个时候,大圈的人还在洛杉矶根本都没有走呢。
  颁布追杀令之后的半个小时,还在去往酒店途中的司徒就在车上接到了来自国内京城的电话,打过来的人是洪门致公党的一位副主席,正好人最近在京城参加个会议。
  “洛杉矶的事,已经传到国内了,谈不上沸沸扬扬,只有一小部分人知情······”
  司徒看了下表,这个时间段国内差不多应该是下午,快到晚饭时间了。
  “刚才XX部的李部长开会的时候,正好碰见了我,主动请我半个小时之后和他吃个晚饭”这位副主席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司徒啊,你说这个饭是白吃的么?”
  司徒没吭声,沉默无语。

  对方接着说道:“想成为这为李部长座上宾的人,在刚才的会议室里都能排到楼下去了,但人家为什么就单单找上了我呢?我觉得这吃得可能不是饭,而是一个信息,你说对吧?”
  “我知道了”司徒点头说道。
  “呵呵,知道了就行,我们嘛态度应该有,脾气也有,但这就足够了毕竟不能让外人看笑话么······嗯,仅仅有个态度就可以了,对吧!”
  “啪”挂了电话,司徒还是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老李也没有开口,有些事自己心里知道就可以了。
  洛杉矶的一家私立医院里,安邦拖伊森找了下关系,暂时把魏丹清的尸体安放在了冷柜里面,同时也给出具了死亡证明,证明的内容是魏丹清的死因,只是简短的说明他是突发疾病而死的,至于心口上的那一枪则是给掠去了,剩下的就是准备告别,然后火化。
  魏丹清的尸体毕竟不能长途跋涉的运送回去,就只能火化之后把骨灰带回他的老家了。
  医院外面,安邦拿着电话,情绪沉闷的一个个的联系着人,从温哥华的何征开始,还有还在养伤的王莽,大圈所有没在洛杉矶的人全都被通知了一遍,连在掸邦安顿的赵援朝都告诉了,之后就是老魏的一些朋友,比如澳门的何家,香港的黄子荣等等。
  这些人得到消息时,安邦隐去了老魏的死因,只告诉了何征和王莽等人真相,至于其他的人一概统一口径说是病逝的了。
  打完电话之后,安邦又和向缺交代道:“几天后,等魏爷的尸体火化完,我们一起去一趟墨西哥,给爷和另外几人的骨灰都起出来,然后直接送回到国内,让他们这些漂泊在外几十年的人,都落叶归根吧,我们能做到的也就这些了,人已走,总归得把他们最后的心愿给了去了”
  “行,墨西哥那边我去安排·····”
  安邦随后又让其他人都散了,别都堆在医院里面了,他说第一天晚上的守灵他来就行了。
  至于沈天养那边,除了沈北林的尸体找不到了以外,沈天养,沈天德和沈天成都被司徒,老李给安排送走了,同样的洪门也得为他们举办个追悼会和告别仪式。
  对外,洪门并没有把沈天养的底给掀出来,黑账,和日本人做生意这些事都被掩盖了下来,在洛杉矶几十年不管沈家做的如何,功劳确实是无法装作看不见的。
  隔天,上午。

  张来旺独自一人离开了医院,去往洛杉矶郊外的沈家大宅,他装作来吊唁的宾客进去之后,在灵堂里就看见三个棺柩前站着个满头白发,穿着身素衣的老妇人。
  似乎感觉到有人再看自己,老妇人循着对方的目光,就落在了张来旺的身上,她表情没什么变化的冲着张来旺点了点头,随后出了灵堂,张来旺尾随着跟了过去。
  “他来洛杉矶了,到死都没有想过要见我一面么?”老妇人低着脑袋,呢喃了一句。
  张来旺说道:“他到洛杉矶的时候,就说过一句话······相见不如不见!”
  曾经上海大剧院当红的小月仙等候了几十年,最后等来张来旺口传的一句,相见不如不见,人顿时呆立当场。

  “不见?不见就不见吧······”小月仙双手合十道了声谢后就要转身离去。
  张来旺嘴唇哆嗦了几下,忍不住的说道:“魏爷出狱以后,我去香港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说了你在洛杉矶,要不要托个人打个电话联系一下,老魏当时没有吭声,一个字都没有说,后来前段时间他在养和医院查出来自己得了晚期,医生说最多还有几个月好活,然后就得到了老的死讯,在魏爷去墨西哥的途中他重病昏了过去,当时人昏迷不醒说了不少的胡话,其中有一句是说我和她今生无缘,前半辈子不知道多少次的擦身而过也换不来后半辈子的一次回眸,她若安好我就不去打扰了,她若不好我就是抢也要把她抢回到身边来,我想他嘴里的这个她说的应该就是你吧,毕竟他终生未娶,哪怕是后来在香港稳定十几年了也仍然孤身一人,老魏醒了之后我又问过他一次要不要在洛杉矶的时候和你见一面,这回老魏说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并不一定强求着要她一定在自己的身边,你只要知道她还好就可以了,沈天养不管他多没有人性,但在对待你这件事上,还是可以的,老魏说他放心·····”

  背对着张来旺的老妇人小月仙,忽然泪崩,强忍着挺住身子后也没再回头,随后张来旺离去,他来只是告诉这个曾经差点成为她嫂子的女人,当年你深爱的男人为了你一生未娶,哪怕直到他死亦是如此,没来见你不是忘记了,而是相见不如不见,不见也在怀念。
  后来,洛杉矶的事态平息了之后,小月仙也搬离了沈家的庄园,在一个偏僻的乡村里独自生活着,并且告诉她的后辈以后永远不要踏入江湖一步,小月仙儿的晚年期间,房屋后面立了两个衣冠冢,竖着两块墓碑,一个是沈天养的一个是魏丹清的,两个衣冠冢都挨在一起。
  平日里多数的时候,小月仙都在衣冠冢前打坐诵经,她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生前你们斗了一辈子,再投胎希望能真正的做过一对兄弟。
  几天后,不管是通过什么方式,大圈在各地的人全都云集到了洛杉矶,就连在香港已经从来不过问世事的曹宇和刘子豪也来了,何赌王身体不便派了他儿子何钟良过来,还有亲自赶到的黄子荣,另外也有一些近十年和老魏相交的朋友。
  这天,私立医院的空地前,站着黑压压的一片人群,清一色的黑色着装。

  天公不作美,飘起了淅沥沥的小雨。
  安邦,王莽,向缺,老桥,徐锐,永孝,赵援朝和何征披麻戴孝。
  人扶灵!
  清晨,六点,安邦人扶着老魏的棺柩从医院的停尸房里出来,然后上了灵车,随后一长溜车队往火葬场走。

  “生人回避,野鬼让路······”从香港请来的先生坐在头车里,手洒纸钱为后面的灵车开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