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54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璃问完这话后又觉得好笑,说,“以你现在的身价和地位,怕是只有让别人放弃的份儿。”
  陆东深没回话,又继续往前走,穿过重重瘴气,拨开伸在眼前的枝蔓,良久后才道,“我妥协过。”蒋
  璃一怔,然后转头看他。陆
  东深停住脚步,看着前方被白茫茫瘴气缭绕的林木,低沉道,“可妥协的后果不尽人意甚至害人害己,所有从那天起我就明白个道理:与其委曲求全不如据以力争。”

  说到这儿,他才转过头来看着她,一字一句补上全部的意思,“哪怕不折手段,也好过违心成全。”
  蒋璃心中一凛。他
  说这话时虽说面色温和,可眼里暗凉的光会让人不寒而栗,这不是常人能拥有的目光,必然是经过人性薄凉和岁月沉浮才能具备的眼神,自信又透着掠夺气。
  “所以,”她一时间觉得气短,不由得想到了他与谭耀明的利益之争,“你势必不达目的不罢休?”
  陆东深笑了,可眼里无温暖,“没错,只要是我想要得到的。”
  蒋璃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像是有棉花堵住鼻孔,哪怕使劲全力呼吸都觉得不畅快,又或者应该怪罪于眼前的瘴气,阻了她的呼吸。因为她不想承认陆东深的这句话带给她多大的震撼力和威胁力。她
  相信他所言非虚,他有这个能力说到做到。很是奇怪,在她第一眼见到陆东深的时候其实已经知道他有多大的野心和危险,都说看人看眼,人的眼睛可以泄露一切秘密,可蒋璃觉得,能彻底将一个人出卖的只有体味,也就是一个人固有的气息。对
  于普通人来说,眼睛的确可以出卖一切,但对于陆东深这种在商场打滚多年、在人性的大染缸里能站在顶端的人来说,想要敛藏心思沉默情绪并不是件很难的事,遇事不惊,哪怕逢场作戏都会骗得对方易如反掌,所以,想要窥视陆东深这般人,光是看眼睛是不够的。人
  以食物饱腹,所以体味最直接的形成是跟饮食有关,人食大荤之物,时间一长体味油腻厚重;人食清淡之食,时间一长体味轻切平和。可没人会相信,想一个人的体味和气息的形成跟他的人生阅历和心理也有着绝大的关系,为什么同样饮食清淡的人体味不同?那是因为他们所经历的人和事的不同。人
  的经历决定人的心理,这些心理因素会潜移默化影响生理,继而影响人的气味。这世上每个人的气味都不同,就像是没有一模一样的叶子似的,放眼过去,也没有一模一样的体味,体味就像是辨别人的标志一般,哪怕是用香水或其他外界气味掩盖,这体味还是存在,只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化,从不因外界气味的影响而改变。
  不是所有人都长了蒋璃那么灵敏的鼻子,大多数人只能通过体味来辨别对方是谁,但蒋璃可以通过人的气味窥视对方心理和阅历,或危险或野心,或来势汹汹或心存善念。
  陆东深,非善者。
  这是她一开始就从他身上闻到的气息。

  可这几天的接触让她放松了警惕,她看到了陆东深身上的一些其他东西,并且被这些其他的东西蒙了心,直到此时此刻她才警觉,他再看似亲和都是陆东深,都是那个被称为商界战神的男人,不是他在户外变得跟以往不一样,不是他有着另一面,而是,这才是他本来的样貌,都说商场如战场,战场上的尔虞我诈枪林弹雨跟这户外一比就是旗鼓相当,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他在户外表现出的冷静狠绝何尝不是在商界浮沉中的常态?深

  吸了一口气,蒋璃想说些什么或者想要反驳什么却是无力,她想为谭耀明争一席之地,可眼前这个男人很显然不会是退让的主儿。
  目光转回山林,瘴气深深,像是比刚刚更重了些。末了,她无力轻笑,“或者就地把你杀了也是不错的选择。”陆
  东深唇角噙笑,“你杀得了我吗?”蒋
  璃盯着他,嘴唇微抿。“

  或者换种说法,你承担得起杀了我的后果吗?”陆东深语气缓慢,却字字珠玑。蒋
  璃沉默不语。是
  ,杀他容易,在这座祈神山里,她随便弄些毒草或制造些相克的气味就能杀他个无形,可杀了他的后果呢?她能杀个普通人在这山野间,甚至在人潮涌动的都市杀人于无形,但唯独陆东深这种身份的人杀不得,她杀了他,想的新昂与动了他背后的权势,这个风险她担不起,谭耀明也担不起。“
  人还有一种死法,就是死于非命,在这种地方连我都不保证自己能平安活着,陆先生还是别太自信得好,就比如,你还有本事再从狼群里逃脱一次吗?”蒋璃看向他的身后。
  陆东深顺着她的目光转头过去,远远的就瞧见林间有野兽的身影,虽影绰却也能辨认是狼。那
  狼就站在那边一动不动,隔着层层瘴气盯着他们,像是盯着猎物。“
  都说狼若回头,不是报恩就是报仇,恩情我们跟它们是谈不上了,差点将它们的狼王杀死,所以估计着是报仇。”蒋璃这边分析着,那边已经将腰间的刀子抽了出来,做好拼杀的准备,“你说是不是那狼王回去左想右想都觉得不甘心,便派了它的手下来盯梢,虽然说你吃过狼,但狼王为了置口气终于还是决定拼一把。”话

  说间,那头狼已经朝着这边走过来了,步伐很缓慢,却是坚定,穿过那暮霭,身形庞大。
  陆东深也将刀子悄然抽了出来,说,“那今晚我可以让你尝尝狼肉的味道。”蒋
  璃不再说话,生死面前,她没心思开玩笑,只有经过狼群一战,才能真正体会到什么是煎熬。
  可让她稍感怪异的是,朝他们过来的始终是匹独狼,狼不会单独行动,它们这又是玩得哪一出?正
  想着,只见一团小东西已经冲出了瘴气到了他们面前。蒋璃定睛一看,愣住了,竟是那只陆东深让放掉的幼狼。
  刚要放松警惕,又见那头成年狼走了出来,站在幼崽的旁边似有护意。蒋璃收紧了手,那把芬兰刀被她攥得紧紧的,与那狼对视。突
  然,那头狼朝着天空嚎叫了声,蒋璃头皮一紧,以为它是在呼叫同伴,岂料,它竟转头走了,然后走了几步又停下来看着他们,又是一声叫唤,这一次不是嚎叫,像是召唤。
  蒋璃有点懵。
  那头幼崽却一下子冲上前,再次咬住了她的裤脚,一个劲地往前拖,看得她心生怜意,恨不得把它抱回家当狗养。那

  头成狼又叫了一嗓子,朝前走了几步,再回头看他们。陆
  东深将手里的刀子往腰间一插,说,“我们有救了,它在为我们引路。”
  日期:2018-11-10 10:0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