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51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看上去很欢悦,尤其是在讲到气味间的相生相克之道时,他虽不是很懂,可听着也觉悦耳。有光亮落在她的鼻翼,轻柔得很,衬得她眉骨也是美不胜收,只是唇角有一点脏,是因为刚才钻了灌木林。

  他忍不住抬手。蒋
  璃却在这时转过头,许是没料到他一直在看着自己,有少许怔楞,又见他抬了手,条件反射问,“干什么?”
  陆东深原想拭去她唇角的那一点脏,只是被她突然转头的动作给阻了一下,可心中这么想着,也就继续这么做了。
  修长的手指轻轻覆上她的唇角,只觉得指间柔软,一时间竟有些不舍得移开。蒋
  璃觉得他无端瞅着自己已经很奇怪了,突然又有这般动作,一时间更是没反应过来,只顾着眨眼的份儿,又觉得他的手指停在她的唇角不动。
  不过,他也很快手指轻轻一蹭,浅笑,“脏了。”“
  谢谢。”蒋璃道了谢后才觉得自己心跳挺快的。陆
  东深瞧见她脸颊有一点点粉红,衬着茭白的皮肤愈发通透,心口泛暖,还有一点甜,这是一种他力所不能及的感觉,他竟想沉溺其中。
  只是……他

  的目光有一点点沉。直
  到现在,他腰间还有她双臂的暖,想她刚刚黏软在怀,他竟是想做她口中的那个男子了。
  “鬼八子,那片长着绿叶的就是鬼八子。”蒋璃知道他在一直看着自己,总觉得不自在,马上寻了新物转移话题,“就是这种东西,毒得很。啊,我明白了!刚才山林多湿气,鬼八子就透着湿气随着焚烧的紫茸一路飘香,这才让我们产生幻象,但因为紫茸和胆八香混合的香气又能克制鬼八子,所以我们又是相安无事了。你说这算是我们命大还是要感谢这屋子里的人喜欢焚香?”
  陆东深知她别扭,可心中偏偏就是滋生捉弄,抬手揉了揉她的头,笑道,“上天向来眷顾有准备的人,你见多识广深谙气味,只是……”“

  只是什么?”蒋璃偏头瞅他,可怎么都没避开他罩在她头上的大手,“夸人你就夸得干脆一点,别来转折啊。”陆
  东深薄唇轻挑,目光柔和,“只是有时候脸皮薄了些。”
  原以为她会再有小女子的娇憨,岂料她闻言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哼哼笑得得意,“那是,我可是个千娇百媚的女子。”陆
  东深刚想笑,她便纤指冲着他一指,横眉冷对,“不准笑,惹了我可让你没好果子吃!”陆
  东深却顺势拉下她的纤指连手一并握住,眼角似笑,“指人的习惯不好,要改。”男
  人掌心温热,烫得她热血沸腾,他这般温笑时,总会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很容易忘了他实则是商海中最危险的狼,那些个锋利和不折手段统统都被匿在浅浅的笑眼中,深邃,溺死人不偿命。
  她刚要还口,却又见得陆东深眉心一肃,心中凛然。他的神情就是在瞬间变化,眼中的笑意全无,这般就让人彻头彻尾地背后发凉。“
  屋外有人。”他压低了嗓音。蒋
  璃倏地将视线落在房门上。
  小屋的房门是双扇对开的,两人当时推门进来之后就随手把房门关上了,只有细细的小条缝透着外面的光亮,看不到具体情况。蒋
  璃没听到任何异常声响,可见陆东深这般警觉,她也不敢轻举妄动。陆东深长臂一伸将她拉到身后,两人躲在避光的角落里。
  其实小屋无处可藏,只是刚刚他们两人站在窗子前太容易暴露人前,到门边也不现实,如果有人绕到窗子旁,那同样会将他们看得一清二楚。门
  外果然有脚步声。但
  不正常。那
  脚步声就像是拖着地面似的,一点一点地蹭,在房门前徘徊,偶尔还能阻了缝隙间的光。蒋
  璃小声问陆东深,“是不是这屋子里的主人回来了?”

  “也许。”他护着她的头在怀里,低低地说,“但一直不进屋就让人怀疑了。”蒋
  璃沉默,难道对方也发现屋子里有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相互解释一下也就过去了,可是……她冷不丁想起陆东深刚刚提到的骨头,转过头一看,那张虎皮的嘴角旁的确有根森森白骨,真的是人骨吗?后
  背一凉,紧跟着,一手摸出了芬兰刀。
  蒋璃的动作是下意识的,陆东深看得清楚。
  换做是其他女人,可能想到的第一件事是害怕而不是拔刀,别说是女人了,就拿大多数男人来说,第一反应也只是防备而不是进攻。人

  是有野性的,也是因为这种野性才让人站在了食物链的最顶端,这种野性就是最危险的攻击力。但这种生而俱来的本性会随着社会文明的推进和人生阅历的成长而变异,人会收敛最原始的野性,用文明或高雅来掩饰本性。
  而在如战场的商场,野性是必可不少的存在,但也是将这种危险的本性敛藏在谈笑风生背后。蒋
  璃的野性最直接,是种不受世俗影响的野性,可她又不是乡野匹夫,她有学识,虽现在无法窥知她的过往,但一个人的学识是瞒不下的,她不但有学识,而且一定是学识和造诣极高,所以野性就成了胆识。有
  了胆识的狠劲,在文明社会中会变得隐忍间接,蒋璃的狠劲是直迎而上,像是在狼群中为自己拼一息生机,再如直接斩了像是鳄鱼的怪物,再如现在,在有可能面对危机时想到的直接动刀子……如果不是经历过大起大落的生与死,她不会狠到如此直接和通透。
  这样一来,陆东深对她的过往更感兴趣了。

  他没阻拦她的行为。在
  这种地方,危机四伏,而突然出现的人也许比兽还要凶险。门
  边的人却迟迟不进。门
  板上有声响,尖细,就像是门外的人正用指甲在划门。可这种动静维持不到几秒钟就停止了。没
  由来地安静。

  蒋璃死死地盯着房门,突然觉得这种安静很可怕,就像是那人也直直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正隔着房门注视着他们。
  依照她的脾气是按捺不住的,两方对峙,她习惯做主攻方。可
  刚要抬腿奔门边去,就听见空气中有了一声叹息。这声叹息幽怨绵长,竟是个女人的声音。
  蒋璃一听,手里抓刀子的动作更狠。

  陆东深将她的行为不动声色看在眼里,低笑,“如果门外是个女人,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蒋
  璃闻言抬眼看他,笑得不阴不阳的,“陆先生这是动了恻隐之心了?你瞧,人家不过是叹了一口气你就放下防备了,还说这女人不可怕呢?”
  陆东深被她这番歪理弄得哭笑不得。“
  史前怪兽都能遇见,还有什么是不能发生的?你以为外面站着的是个女人,说不准就是传说中的精怪变的呢,聊斋没看过啊?”蒋璃话里话外十分呛人,“你同情她,回头她把你精气吸干拆骨入腹你都不知道,墙上的骨头说不准就是美色当前的恶果!”陆

  东深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被怒火染红的脸,低问,“女人害男人的标配都是先吸干男人的精气吗?”
  蒋璃被他这句话问得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后耳朵就热了一下,刚要反驳,就听又是幽幽的声音。“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蒋
  璃噤声。
  那声音像是在空气中缭绕,空灵又飘忽,夹杂着轻轻的叹息声,像是在道无尽哀愁。
  出自李白的秋风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