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50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毒的是鬼八子,这鬼八子是山林间的杀手,平日没什么气味,遇潮湿才能挥发极淡的气味。气味倒是不能害人,可会左右人脑想象,像是之前我给你用过的幻草,可它所制造出的幻象会让人信以为真,分不清真假。”就
  像是她刚刚看到的左时,那么真实地出现在她眼前。
  她估计陆东深也是中招了,就不知道他刚刚看见了谁。
  话说间,呼吸间的奇香就更浓了些,蒋璃的脑子开始变得渐渐明朗,她盯着两株冷杉树间的以藤条圈封的小路,半晌后,毅然决然地走过去。
  陆东深一把将她拉住,“这条路不能走,也许会有野兽出没。”
  虽说祈神山上鲜有人走,也分析不出固定路型,但基本原则还是不会变的,有些路不是人能走的,例如眼前这条,目测过去,上半身会碰到藤条,脚踩之地却平整无藤,说明这条路经常有野兽出没,要立刻掉头返回。
  可蒋璃给了他其他理由。
  “气味相生相克,鬼八子气味极淡,不知不觉就会让我们沉浸幻像之中出不来,但现在鬼八子的气味被紫茸香和胆八香覆盖,这两种香气的浓郁分解了鬼八子的药效,而我们现在又能清清楚楚回到现实,说明这两种香气就是鬼八子的解药,山林之中就是这样,有一毒便有一解,这样才能维持山林平衡。”她朝着里面的小路指了指,“气味是从里面钻出来的,我得找到紫茸香和胆八香,这样以防再受鬼八子的毒害。”

  陆东深知道她也是为此一搏了,想了想,说,“我陪你。”蒋
  璃看着他,“你可以在原地等,万一——”
  万一里面真有野兽或其他危险,万一她判断失误,万一……
  “没有万一,我相信你。”陆东深看出她的忧心忡忡,朝着她一伸手,“走吧。”心
  生动容。在

  面临这种局面下,要么生要么死。如
  果这条小路真的通往未知的危险,那么陆东深跟着她进去也无非死路一条。理智如他,谨慎如他,怎会不权衡其中的危险?也许留在原地尚有一线生机,只要能等到瘴气散去阳光出,说不准就能走出困境。
  看着眼前的大手,有片刻是迟疑。可
  陆东深好耐性,一直没收回手,等着她上前相握。他的手指是极漂亮的修长,这应该是她见过男人中最漂亮的手型,骨节又分明得很,掌纹根根深刻遂长,足以见得此人做事鹰派和硬派。
  蒋璃将手伸过去,在指尖即将碰触他的掌心时,她没由来地想到了谭耀明,就转了念,手朝着他掌心一拍,只做击掌动作就收回了手,潇洒地一仰头,“走吧!”紫
  茸香是出自沉香,属于速香的一种,质地却非常薄腻,之所以被叫做紫茸,是因为此种植物通体紫黑色,以外形命名。胆八香的树形似极小的桂花树,叶子却为鲜红色,乍一看像极了秋天里的枫叶。
  这两种植物都不常见,所以识别的人并不多。
  蒋璃一路普及,陆东深也听得仔细,以便帮她一路寻找。小
  路越深,香气就越重。倒
  是没见着危险野兽,估计是跟天明有关,如果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八成他们就沦为野兽的口粮。
  因为这一路上有小动物的骸骨,骸骨上有抓痕有咬痕,野兽所为。就
  这样竟是走出了数里之外。眼
  前一片阔朗。

  虽也是有冷杉,可还掺杂着其他高木。又远远可见山形,这足以说明蒋璃刚刚的判断是对的,迷惑他们的就是鬼八子,将他们困在其中看不到回时的路。树
  影间竟有屋影。青
  泥为墙茅草为盖,无院落,只是孤零零的一处屋,不大,像是缀在郁郁葱葱间,屋南还有大片红彤彤的植物,远远一看宛若血色河流。
  雾影稀薄了些。
  两人离近了那小屋,蒋璃站在门口仔细打量,陆东深瞧着门前无杂草,思量了半晌,“照理说这种地方不该有人住。”
  没人会住在这祈神山的深处,哪怕真有避世之人也不会选择来这种地方。蒋璃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但也知道陆东深其实这话只是说了半句。
  她二话没说就推门进去了。屋
  子里的构造一目了然。一

  张石床,上面铺有草甸,一处围炉于屋子正中间,炉内无火,却有灰烬,陆东深上前捻了一指燃灰,又见燃灰中有零星没烧透的干枝。屋北的角落有张石桌,桌下是孤零零的圆形石椅。
  一处小窗,不大,在墙壁凿开。稀
  薄的光透过开口处钻了进来,落在对面墙壁上展开钉着的虎皮上。陆东深瞧着那虎皮是上了年头了,毛色很干稀薄,虎嘴处有一道十几公分的裂痕,裂痕上还沾有血迹。“
  看上去像是狩猎人落脚的地方。”蒋璃说了句。
  这种小屋在以前应该很常见。
  在经济还没那么发达的以前,很多村落的村民基本上都是靠山吃山,那么平日狩猎就是山民的重要工作之一。可随着社会发展,国家限制狩猎,狩猎行为已不复存在,哪怕有,那也是极落后的山野,像是沧陵这般重点城市是不可能了。
  更重要的是,谁会那么大胆在祈神山上狩猎?
  陆东深的目光不在那张虎皮上,他伸手摸了摸虎皮旁的枯骨,那枯骨是被处理过的,只截了一小段嵌入泥墙中,一头挑起破损的虎嘴。他静默少许,道,“这骨头,如果是人骨的话,那这里就很危险,不宜久留。”话
  毕,却见蒋璃站在石桌前,手指不知在捻着什么。他走上前,这才瞧见桌上有一简陋的石炉,很小一只,就跟个香薰炉似的,炉中有燃物,是细细的木屑,木屑上沾着油腻。“
  这是我们刚刚闻到的香味。”陆东深长指一探,炉内温热,他眉间一蹙,“刚刚有人离开。”
  “不知道对方能是谁,也不知道是不是凶恶之徒,但至少人家救了我们一命,不管是出于有心还是无意。”
  蒋璃将炉内的细屑捻了些在手心里,示意给陆东深看,“这就是我刚才说的紫茸香,上面沾着的油状东西是胆八香。胆八香是最适合调和诸香气的一种植物,选果实压油,能让紫茸的香气更纯粹。”陆
  东深不消凑前也能闻得到炉中沉绵的香气,却是不解,“我们刚刚离这里有段距离。”
  蒋璃明白他的意思,解释,“紫茸香是很特殊的香木,几步之外都能闻得到从树木间散发的香气,它是沉香中品质最优良的一种,如果拿来焚烧,那数里之外都能闻得到它的香气,再加上胆八香的调和,会让香气更加绵长。”她

  走到那处窗子前,朝外一指,“你看,那株就是紫茸香,在它身边依着生存的小木丛就是胆八香,竟然还有唵叭木,这里简直是处宝藏,可真是便宜了这里的主人。”
  陆东深在她身旁站定,因为窗子很小,所以两人就贴得很近,近到能让陆东深闻得到她身上的清香。想来也是奇怪,屋后有最浓郁的紫茸香,他呼吸入肺的就只有她的体香。顺
  着她的手指他只是扫过去一眼,然后,转头视线落在她脸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