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47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耀明却没接,朝着齐刚一侧头,齐刚将烟奉上,他接过,斜叼在嘴里,齐刚摸出火机,又为谭耀明点了烟。烟
  雾缭绕,雾化了谭耀明刚毅的脸。坐

  在龙鬼旁边的姑娘悄悄瞅了一眼对面的谭耀明,大名鼎鼎的谭爷,任哪个姑娘看了心里都痒痒的。
  “龙鬼,这家会所经营得还不错。”谭耀明淡淡开口。龙
  鬼是老江湖,不管他现在地位如何,道上的人见着他还是称一声“龙爷”,谭耀明比他年轻,从来都直呼他的名字,这让龙鬼十分不爽但也无可奈何。
  龙鬼闻言哈哈一笑,“小门小户,哪赶上凰天气派?听说现在的凰天一天流水就近千万,可不是我这千城赋能比得了的。哦,说到这我倒是想起来了——”他身子微微探前,“凰天怎么就这么巧停业装修了呢?难道这家店的老板也跟谭爷一样最近忙得不可开交?”

  谭耀明这几天被相关部门吊着,虽没被抓住什么切实证据,但几家场子也没像以前似的大张旗鼓,做足了规避的架势,只营明面的实业,这倒是给了龙鬼喘气的机会。
  谭耀明吐了一口烟雾,似笑非笑的,“凰天不停一停,千城赋怎么透口气?怎么,你这是被凰天压习惯了?”
  龙鬼被谭耀明说得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但也不好当面掀桌子,顿了顿,眼瞅着旁边受罚的姑娘,嚷嚷着,“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呢?爬过去伺候谭爷去!”那
  姑娘战战兢兢地放下托盘,也没敢起身,就这么一路爬到谭耀明的跟前,半跪着给他倒酒。
  “新来的雏,不懂事,让谭爷见笑了。”龙鬼接过怀中姑娘递上来的酒杯,一只肥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掐来掐去,“小姑娘长得不错,谭爷看好没?看好尽管带走好好调教调教。”
  受罚的姑娘刚开始知道进来的是谭爷,一直没敢抬头瞅,趁着敬酒的空档这才敢抬眼看,一眼瞧见张英俊面容,心中的委屈着实就少了,妙龄身段顺势贴了上去。
  可酒杯还没碰到谭耀明的手,他就给制止了,齐刚冲着龙鬼喝道,“让我们谭爷帮你调教姑娘?龙鬼,你活腻了是吧?”
  龙鬼面色一冷,眼中明显有怒气。天
  余看在眼里,上前一把将姑娘的头发扯住拖离了谭耀明,骂道,“你他妈的!笨手笨脚的惹得两位爷都不高兴,来人给我拖出去,好好收拾收拾!”

  屋子里有龙鬼的人,闻言上前一把薅住姑娘的头发就往外拖。那姑娘大力挣扎,叫得歇斯底里,拼尽全力挣脱开来,爬到谭耀明脚下不停地磕头,“谭爷您大人有大量,就绕了我吧!”“
  吵死了,给我拖出去!”龙鬼动怒。
  保镖刚要上前,谭耀明开口了,“龙鬼,出于江湖道义,我今天来是知会你一声,我要你手底下的四个场子,望江楼、千禧汇、乐都还有现在的千城赋。”“
  什、什么?”龙鬼一愣,也忘了让保镖去收拾姑娘了。齐
  刚在旁道,“我们谭爷话不说第二遍,要你四个场子那就是要定了,你哪那么多废话?”望

  江楼是酒庄,千禧汇是地下赌场,乐都是歌舞厅,除了千城赋,这三家也都是龙鬼的产业,而且还是经营不错的产业。
  这相当于挖去了龙鬼的大半江山。“
  谭耀明!”龙鬼怒了,拍案而起,“你他妈的当我龙鬼好欺负是吧?我混江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吃谁的奶呢!我多少都算是你的前辈,你就一点面子都不给?说要四个场子就要四个场子?凭什么?警告你,做人别太过分,给别人留条路那就是给自己留口气!”
  谭耀明用手指慢慢地捻灭烟头,扔到了烟灰缸里,起了身,看着龙鬼说,“原来你也知道给别人留条路就是给自己留口气的道理?有意思。”龙
  鬼眯着双眼,“你这话什么意思?”
  “三天。”谭耀明语气淡凉,“三天后我看不到转让合同,别怪我不客气,到时候就不单单是没了四个场子这么简单了。”
  话毕,转身离开。龙
  鬼气得脸直哆嗦。保
  镖们鱼贯而出,齐刚走在最后,看了天余一眼,抬手拍了拍他的脸,挺用力,笑得阴沉,“你就是天余?小子,走着瞧。”
  等一行人离去后,这边龙鬼掀了桌子,“他妈的什么意思?谭耀明蹬鼻子上脸是吧?”天
  余给旁边的保镖递了个眼神,保镖上前冲着两个姑娘喝道,“都滚出去!”两
  个姑娘巴不得赶紧离开,其中那个受罚的姑娘见捡回了一条命,连衣服都来不及穿赶忙逃窜了。
  包房剩下的都是自己人,天余也就开门见山了。“
  龙爷,这次谭耀明来势汹汹有点不对劲啊,您可得防着点了。”“
  怎么?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拿我怎么样!”龙鬼拉硬,“商会那边只要把他撤下来,他以后见了我连个屁都不敢放一声!”天
  余沉默,心事重重。
  龙鬼刚才也不过就是嘴硬,这几年他不是不知道谭耀明的势力版图有多大,甚至他的生意都做到了部分沿海城市,那些富到流油的港口他都不少插手,能走港口说明什么?正规生意倒也正常,如果是偏门生意呢?那他还能有恃无恐,要么就是势力太大,要么就是有后台撑腰。巨
  额利润之下,站在谭耀明身后的力量那就更多了。龙
  鬼这么想着就总觉得后悔,想来这几年光是胡搞瞎闹,眼见着比自己小这么多的谭耀明骑在了头上自然是着急上火,擎着沧陵商会的老成员都是跟他同期打江山过来的,要论交情那当然是胜过谭耀明,这么想着,龙鬼多少心里有点底。

  可瞧见天余的神情,心里那点底气就不见了,捏了只雪茄在手,点燃,“你说说看,什么意思?”
  “咱当时栽了他一耙,无非就是想让他在商会折了面子,商会会长被查,别管因为什么那都是给商会抹黑,这事儿再传到民众的耳朵里,谭耀明的威信也就毁了。可这谭耀明很奇怪,怎么就主动把自己的场子给关了呢?”
  谭耀明底子有多厚谁都不清楚,但他们知道,单凭着举报是动不了谭耀明的根,并且他们也没想过能动谭耀明的根,只要他能乖乖从商会退出去就行。谭耀明有自己的实业,还有些见不得光的场子,可就算如此,他的那些场子也没人敢动得,哪怕是凰天,在一次次扫黄中都能安稳度过。
  龙鬼抽了口雪茄,狠狠吐出烟雾,良久后说,“妈的,这只狐狸,对自己还真够狠,关了自己的场子来做良民?”说到这儿冷笑,“他谭耀明转性了?什么时候怕起那伙执法的了?”“
  也许……不是怕。”天余一脸担忧。
  龙鬼一愣,对上天余忧心忡忡的双眼,不知怎的,背后陡生寒凉。

  祈神山,黎明时。陆
  东深和蒋璃一刻没停歇,简单收拾了行囊就踏上回程的路。
  那兽锋利的牙齿划破了他们唯一赖以避风的帐篷,临行前蒋璃蹲在地上打量着防风布上的那一道道大口子,最长的口子近乎两米,呈一条条锯齿状的弧线彻底报废了帐篷。
  陆东深见她看得入神,问她在想什么,她拄着下巴抬眼瞅了他半天,很认真地问,“你能做最原始的弓箭抓兔子,缝帐篷应该也难不倒你吧?”
  陆东深见她话里没个正形也没搭理她。她
  跟在他后面,挺能撩闲,“你试试蚕丝织线啊,技多不压身啊。”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