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46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兽竟发出一声嘶吼,剧烈的疼痛让它拼了命地翻滚,蒋璃被它晃得跟个纸片人似的。

  “小心!”
  陆东深的提醒刚落,就见蒋璃紧紧攥住刀柄,一咬牙一用力,泛着铮铮光亮的刀刃从兽头一路划到身躯,她竟硬生生地给那兽的后背划开了个大口子。血
  一喷而出。兽
  这一次发出了歇斯底里,巨型身躯拼尽全力一晃,试图做最后挣扎。奈何蒋璃死活不撒手,一手攥角一手攥刀。终
  于,兽抵不过伤势,轰地一声倒地。蒋
  璃骑在它身上直喘气,攥角的手都在抖。直到兽不再抽搐,她才松开手,又费力得将刀拔了出来,从兽身跳了下来。双

  脚沾地时,她只觉得两腿都在打颤。陆
  东深将瑞士刀插回腰间,走上前,看着蒋璃。大
  片漆黑的夜色凝固了她的身影,身后是被杀死的兽。她站在那,脸上和头发上都是血,还有些喷进了眼睛里,衬得她的眼角血红。
  是兽的血。在
  这么生死一线的情况下,她竟毫发无损,只手杀了那只庞然大物。这个过程极短,足见她的沉着冷静,也足见她的心冷手狠。这
  一刻陆东深就在想,究竟她是经历过什么才能这般狠绝?刚
  刚那一幕他是看在眼里的,杀兽时她的双眼不再柔和,有着比兽还凶的绝决,举刀落刀的干脆,那可不是一般女子能做到的事。
  现在这么看着她,眼里的那抹兽血,更像极了她杀红了眼,全身充满的也是一股子野性。
  蒋璃手里的刀猩红,兽的血成流地汇集在刀尖上一滴滴往下淌。她仰头看陆东深,说,“你的包还在它嘴上挂着呢,你去取吧,我没力气了……”话毕,腿一软。陆
  东深手臂一伸,及时将她接住,“一个包而已,你是不是傻?”
  就在刚刚的一瞬,他竟有些怕了,他怕她就这么没了,这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过的。这
  么想着,手臂忍不住收紧,将她圈入怀里。
  只是下一秒被蒋璃煞了风景,她龇牙咧嘴道,“哥、哥!疼!肩膀有伤啊喂……”陆
  东深先是一愣,然后松开手臂,看着她有点哭笑不得,又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的心境好笑,他差点忘了她是谭耀明的人。抬

  手擦了她脸上的血迹,说,“这里住不成了,收拾一下,我们连夜往回返。”杀
  了兽,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安然无事,相反,他们会更加危险。深潭里的兽喜血腥,蒋璃动了刀子,那只兽的血流得遍地都是,保不齐就会引来潭里的其他兽,到时候来的可不止是一只,所以当务之急,走为上策。蒋
  璃也知他的意思,点了下头。反
  正麝香液也取了,再在祈神山上耽搁下去也没了意义,这里危险重重,多待一秒就有多一秒的危险,虽说赶夜路也是危险,但好在是返程,她只要顺着来时的记号一路前行就没太大问题。*
  千城赋位于沧陵市角,是一处专供有钱人享乐的高端会所,从规模上来说虽无法跟沧陵数一数二的凰天会所相媲美,但胜在项目多花样多。千

  城赋背后的老板是龙鬼,出面打理生意的人就是跟在他身边的天余。早几年,千城赋绝对是响当当的会所,吸引了沧陵周边几省的有钱人纷纷前往,大家都冲着会所的头牌芙蓉来的。要
  说这芙蓉可谓是人如其名,出落大方又不失妖娆,据说她的魅是从每个毛孔里透出来的,男人只消看上一眼就迈不开腿。花
  魁自是有花魁的规矩,可不是随便什么男人都跟的,没有个摄人的身份哪会是芙蓉的入幕之宾?可如此一来,更引得不少有权势的男人千里闻风赶来,一掷千金。可
  随着凰天会所的成立,千城赋的生意就一落千丈,甚至凰天会所开业当天就挖走了千城赋的头牌芙蓉,一下子打了龙鬼个措手不及。凰
  天在规模上压倒了千城赋,就是在客源上也高于千城赋。千城赋是朝着有钱人打开大门,只要你有钱你就是千城赋的客人。凰天则不是,有钱人也分等级,小来小去的自然是如不了凰天的大门,有钱还要有权,权势之人才是凰天的重点客源。

  凰天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块肌肉男,一脸横肉,龙鬼认得他,道上的人都叫他伍哥,听说是雇佣兵出身,后来犯了案子关了几年出来了就做了凰天的老板。可
  还有人说伍哥只是个幌子,凰天背后的大老板是谭耀明。
  龙鬼相信道上的传言,谭耀明此人精明,很多生意都不露面,不显山不露水的就把钱给赚了。
  不过这几天千城赋倒是人满为患,原由是凰天停业装修,这么一来,龙鬼更相信谭耀明就是凰天的背后老板,怎么就那么巧,这些天他被查,凰天就停业装修?
  龙鬼这几天的气很顺,天余留了个包房给他,又命经理找了两个新来的公主让他过眼。所
  谓的过眼不过就是说辞。会

  所里但凡来了新人都要先送到龙鬼那里把关,长相平平的当天晚上就会被龙鬼赶走,被龙鬼看上眼的姑娘就被扣上一夜,等第二天再从龙鬼那出来的时候身上一准就是伤痕累累,然后才能在千城赋站住脚跟。
  来千城赋的姑娘们都知道龙鬼折磨人有多变态,被他糟蹋过的姑娘如果不是为了钱许是早就自杀了,也有的想要投奔凰天,可凰天要的姑娘条件太高,不但要长相漂亮,还要高学历高涵养,天南地北的话题都能聊,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也是多数姑娘们退而求其次的原因。新
  来的两个姑娘挺对龙鬼的眼,他左拥右抱,一张口满口大金牙就要往其中一个姑娘脸上亲,那姑娘许是受不了他嘴里的酒臭味,稍稍皱了下眉头,就被眼尖的龙鬼察觉了。
  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得姑娘从沙发上滚到地毯上,脸颊红了大片。包房里还有保镖在,见状上前,一脚将姑娘踹出老远,骂骂咧咧,“妈的,得罪我们龙爷你不想活了?”
  那姑娘疼得在地上直打滚,另一位姑娘吓得瑟瑟发抖,见龙鬼一个眼神过来,马上笑逐颜开,腻在他身上。天

  余进包房的时候,被打的姑娘正在受罚。赤身露体地跪在那,手举着托盘,托盘上摆满了一杯杯的酒,有保镖在往她身上滴蜡,只要她一动,洒了酒那就是一顿鞭子。天
  余将这幕看在眼里没说什么,这种情况早就司空见惯。他走到龙鬼身边,低下头在他耳边说了句话。龙鬼闻言后眉头一皱,“他怎么来了?”话
  正说着,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门
  口龙鬼的保镖被上门的保镖逼到了一边,前头是齐刚开路,推开包房的门后,保镖于两侧排开负手而立,谭耀明走了进来,一身黑色西装西裤,搭了件齐膝的同色系羊绒大衣,气场强大。
  走廊里全都是会所的工作人员和公主们,议论纷纷。

  包房门一关,隔绝了外头的目光。
  “原来是谭爷大驾光临啊。”龙鬼笑呵呵起身,心里却盘算着他此行的目的。
  谭耀明没迎合龙鬼的热情,径直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龙鬼早就习惯谭耀明不阴不明的架势,也没气恼,绕到对面坐了下来,给天余递了个眼神。天
  余上前主动为谭耀明点烟。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