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2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最大的阻力在许书记……”
  方晟开门见山道,然后细述了纪委双规储开山后掌握的材料,许玉贤不愿深究,指示尽快结案的经过,同时暗示自己派人在省城那边寻找当年涉案者,已有不少收获但目前遇到些麻烦等等。
  茅少峰听得瞠目结舌,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再次上前深深地方晟握手,感慨道我虽然为老朋友打抱不平,因为投鼠忌器仅仅停留在口头上,你跟牛德贵素无交集,连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但默默做了这么多事,真是汗颜呐!
  只有帮牛德贵翻案,红河圈地事件才会彻底了结,仿佛它将是银山的一颗毒瘤,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蔓延开来。方晟说。
  但我真没想到许书记会反对……茅少峰久久不语,然后诚恳地说,如果方部长觉得为难那就算了,不过务必把审讯记录复印给我,接下来我会帮牛德贵奔走讨回公道!
  方晟道开弓没有回头箭,案情已查到这一步,叫我收手是不可能的!
  茅少峰眼睛一亮,说方部长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本来就是我委托的事,这个节骨眼上绝对不会退缩!
  好,我就需要茅秘书长这句话!方晟深沉地说。
  愿闻其详。茅少峰听出来他话中有话,赶紧问道。

  方晟道需要时间布局,还得等省城那边的消息,总之我们要拿出背水一战的勇气,否则……毕竟省纪委办的铁案,想翻案很难很难。
  全听方部长调遣!茅少峰态度坚定地说。
  就在两人达成共识之际,孙玉良也来到罗世宽办公室。自从市纪委对储开山采取双规措施后,罗世宽一直心神不宁,千方百计探听消息。无奈郑丰达被贬后,许玉贤和方晟对市纪委展开过数轮清洗,原先能说上话的、办知己事的或调离,或调整到边缘部门,居然打听不到半点内幕。
  邵卫平同样惴惴不安,拐弯抹角找到参与办案的人员,只说了一句话: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再问,人家表示上头有交代,不敢多说。
  这句话尤如重磅丨炸丨弹将罗世宽和邵卫平炸得遍体生寒。
  罗世宽心中有数,几年来经储开山转手收了多少好处,不算不知道,粗略统计下来竟是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庞大数目,按刑法量刑标准,大概不判死刑起码也是无期,后半辈子肯定得在狱中度过。
  邵卫平则担心储开山乱咬乱说,揭开牛德贵的冤案,继而查出红河开发区圈地真相。那些开发商伙同邵卫平,采取串标、托标、陪标等方式,低价拿到地皮后,没忘了“重重酬谢”。眼看开发商们倒的倒,逃的逃,倘若为了自保而供出他来,麻烦可就大了。
  邵卫平晚上跑到罗世宽,经过密议,决定为安全起见必须稳住孙玉良。一方面销毁集团历年账簿和银行流水账;一方面尽快变现,弄点钱暂时离开双江。
  出人意料的是,罗世宽把牌摊开来一说,孙玉良却表示反对。
  孙玉良的理由很简单,当年牛德贵清理圈地行动时向新耀集团砍出第一刀,之后赵安、于双城等人密谋陷害牛德贵,孙玉良担心目标过于明显,没有参与。事实证明这个决定非常正确,因为牛德贵被捕后第一反应是新耀集团打击报复,省检察院将集团和孙玉良本人查得天翻地覆,结论是可以排除打击报复的可能性。
  孙玉良觉得凭省检察院的结论足以置身于度外,眼下叱咤风云的省城开发商大鳄们被打压得所剩无几——李莱逃到外省,于双城失踪,赵安下落不明,其他开发商也纷纷收敛而低调,正是新耀集团抢占地盘、拓展业务的黄金商机!
  “黄……”
  只说一个字对方便明白:“黄将军,蛮不错的人,人缘挺好,不过嘛……”

  “不过什么?”
  “缺乏支持力度呀,”对方说,“和平时代大家都没有军功,那个才硬呢,所以嘛……啊呀不对,你家老爷子好像有属意的人,不是黄将军。”
  “我就想知道爷爷没有正式表态?”
  “没,目前没到最后摊牌的时候,一切都在私下交流、酝酿,所以一切都有可能。”
  “白家呢?”
  “也没开口呀,不过,姓黄的跟白家沾点边,只要工作做得到位有可能获得支持……奇怪呀,你跟他有什么渊源,关键时刻站到樊家对立面去了?”
  “一言难尽,”樊红雨含糊道,“反正替我关注着,有消息及时通知。”
  “好咧,我办事你放心。”对方俏皮地说。
  挂断电话,樊红雨长长吐了口气:还好,没到最终决战的时候,事情还有挽回的希望。
  其实她并不在乎黄将军能否晋升上将,她在乎的是方晟。从黄海到现在,她还没帮方晟真正做一桩事——鱼小婷的事她只是牵线搭桥,真正接触的是方晟和樊伟。
  能打通这个电话,就是家族子弟特有的人脉和关系网。那个女人在军委办,不算多显赫的干部,但处的位置非常关键,几乎掌握所有信息。她跟樊红雨没有利益攸关的联系,也非某个共同的派系等等,仅仅是小时候大院里一起玩耍的闺蜜,正如徐璃和鱼小婷。这样的关系足以让樊红雨随便什么时候打电话,随便问任何机密问题,而她有问必答,根本不会藏着掖着。
  而这些问题,即便贵为军区司令的黄将军等人,削尖了脑袋也打听不到。这就是特权,属于京都家族子弟圈的特权。
  两人通电话时,于老爷子和樊老爷子正坐在后海边一家民舍二楼凭栏眺望。
  民舍没有茶楼招牌,也不张贴招揽生意的广告,光秃秃只有个门牌号而已。表面看这只是家普通民舍,院门正好能容车子开进去,进门一堵影壁将里面遮得严严实实。

  其实进去才知道里面别有洞天:七进深的院子,古亭长廊,假山池塘,藤巷深巷,还有一块团花锦簇的小花园。
  民舍主人是位妙人,这么大的四合院按说摆十几个包厢绰绰有余,他偏只开茶舍,每天从下午一点营业到晚上九点,其余时间自个儿遛狗架鸟钓鱼,好不快活。
  于老爷子拈了块糕点细细咀嚼,叹道:“整个京城就这家做的杏仁茶是大铁锅现熬,又热又稠里面还有点桂花,跟满大街卖的杏仁霜有天壤之别,味道完全不对。”
  “于老,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我在家吃甜品是受管制的,所以不管正宗不正宗逮着就吃。”樊老爷子道。
  于老爷子仰头大笑,指着他笑道:“我们这些人年轻起反压迫反**,结果年纪大了还是落得被压迫被**,几十年仗白打了。”
  樊老爷子摇头道:“上次看望老宋,躺在床上说现在吃块豌豆黄比长征时吃个馒头都难,唉,年纪大了就图个口福,偏偏子女们从健康角度出发不让吃……”
  “老宋……”于老爷子流露出沉溺于往事的神情,“三十年前为土地政策跟我拍桌子,我说咱俩可能有一个对,也可能两个都错,等到十年后再回头看,谁错谁在全聚德请客。”
  “哦,还有这事儿,后来呢?”樊老爷子饶有兴趣问。
  日期:2018-08-02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