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7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向缺领着人全到了之后,局势几乎就呈现一边倒走了,本来沈北林这边就有点人心涣散的意思了,看见兵强马壮的大圈脑袋都“嗡,嗡”直响。
  “我带来的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你们都是马仔起家,拿啥跟我们比?”向缺语气,态度双重嚣张的喊道:“五分钟时间,不他么缴械,我就全都给你们突突了!”
  “嗒嗒嗒,嗒嗒嗒·······”枪声震天,大圈士气如虹。
  沈北林完全是身体支配脑袋的往后退了两步,在他的行事准则中,战乱区遭遇到不可抵挡的攻击,第一方式就是撤离,不能硬抗,毕竟活可以再接,但是人命没了,就啥都没了。
  一个队伍,就是个整体,领头的就是大脑,沈北林退的这几步,如果是在自己的团队里,意味着的是战略性撤退,但在这,旁人的感觉则是他不行了。
  这个影响,从他的身上往下蔓延,其他人瞬间也蒙生出了后退的心思,这种事是有感染的,一个传两,两传染三,真不夸张。
  另外一头,于占北开车带着老魏出来后,就停在了路边。

  魏丹清在车里,慢条斯理的卷着一根孔塘烟,几分钟后前方忽然有大灯闪了过来。
  “魏爷,前面有车过来了·······”于占北回头,轻声说道。
  魏丹清就轻轻的嗯了一声,多一个字都没说,片刻后对面车队开了过来,停到了他们。
  “咣当!”
  车门推开,老李和司徒一同下了车,两人的目光同时望向车内没有下来的魏丹清,而这时候老魏手里的那根烟还没有卷完。
  司徒的目光望向车内,看见了一个苍老的老人,头发花白,穿着身粗布衣裳。
  老魏抬了抬眼皮,看向车窗外也没有吭声。

  司徒静静的站立着,良久后才主动上前,拉开车门说道:“大哥········”
  “啪”老魏吧烟丝点上了,扭头笑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叫我这一声大哥呢,司徒你老了”
  司徒木然一愣,低着脑袋说道:“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我们哥几个,大哥,我知道你怪我很多,但我真的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知道的,我姓司徒,有些事就不是我能够左右的”
  “对,我知道,所以我从来都埋怨过你什么”老魏推开车门,和司徒四目相对,良久后才轻声说道:“你叫我这一声大哥,我就知道你来是为了什么了”
  “咳咳,咳咳······”老魏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他眯着眼睛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你来就行,你能来我就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了······”
  司徒连忙搀着老魏,说道:“大哥!”
  魏丹清拍了拍他的胳膊,说道:“我知道你接下来要说什么,但你说什么都没用了,人之将死你觉得和我说什么,我能听的进去?
  “唰”司徒当即就愣了。
  老魏接着说道:“我这一辈子,就靠着一个念头活下去了,司徒你叫我一声大哥,就别往下劝了我,我和沈天养必定得有一个倒下去········”
  向缺对峙着身沈北林,眼神轻蔑的扫着他,说道:“送你句话,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回头看看你身边的人他们的眼睛里眼神是啥状态,你再不跪下喊服,我马上给你来个血染的风采”
  沈北林牙咬的嘎吱直响,不用回头他都察觉到了人群中透露出来的浓浓忌惮的味道,其实到这地步了他也知道自己这边没啥可挣扎的可能性了,他们的队伍就是一条苟延残喘的老狼,四周全是虎视眈眈盯着他们的虎豹,再挣扎那面临的下场就是,自己会被很彻底的撕个粉碎。
  但沈北林的性子是极其阴狠毒辣和倔强的,他都敢混迹在战乱区当亡命徒,那他就绝对是宁可趴着死也绝对不会跪着生的,不管是谁人性里都有闪光的地方,沈北林就是个不屈不挠的战士。
  四周的枪声开始逐渐减弱,灯光依旧闪烁。
  有一首歌词唱的是最怕空气忽然安静,用在这个时候绝对是恰到好处的,安静了就说明交火面临着尾声了。
  “哗啦”沈北林把手里的枪扔在地上,闭着眼睛说道:“输了也没啥,沈家这么多人我不信你们全都敢给灭了······”
  “都这时候了,你还和我谈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呢?”向缺挥手让人把对面的枪全都给下了,然后迈步走到沈北林身前,手指戳着他的胸口说道:“你们姓沈的也就你是个人物,沈天养是头狐狸,你俩都完了以后还指望谁为你们报仇雪恨呢?指望你后面这些人啊?朋友,别太天真了,这世上谁是为谁活着的啊,没了你们他们照样不得吃饭拉屎么,忠诚这个词也得看是咋回事,你和沈天养都活着呢他们忠诚的可能让你感激涕零,但你们没了还希望人家继续保持着这份初心?呵呵,古代的皇帝死后那些被殉葬的哪个是心甘情愿的,都他么是被逼着进皇陵的,你啊别天真了”

  向缺说的很残忍,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也说的很现实,当沈天养倒下了他这些肯拎着枪为他冲锋陷阵的门徒,有哪个还能再挣扎着为他们继续征战啊,那是扯淡呢。
  人为你忠诚的前提下是我有利益可图的,你都不存在了,我的利益找谁去要?
  沈北林刚把枪放下,身边的人全都齐刷刷的扔了手里的枪,那种迫切的姿态让他心里为之一寒,这个仗根本没个打。
  向缺不屑的撇着嘴说道:“我们大圈哪怕是战死到最后一个人,手里的枪也不会扔了的,你们不行······”
  “咣当”向缺朝后面摆了摆手,李奎拉开车门,把沈天成从车里拽了下来。
  沈北林顿时惊愕的叫道:“三叔公,你?”
  “踏踏踏,踏踏踏”不远处安邦和小林光还有沈天养等人朝着这边走来。
  “小文,你先找个地方躲着别露面”安邦捂着耳麦让在小林光眼睛里已经被崩出脑浆的陈小文赶紧离开,他要是活生生的出现,小林光肯定得炸。
  人群里的陈小文嗯了一声,悄然退了出去,上了一辆车躲在里面。
  “天成!”沈天养看见沈天成,端着的心里顿时放下了,沈天成哆嗦着嘴唇说道:“大哥,我,我还不如死了呢”
  沈天成要是死了,沈天养受制约的因素就少了一个,他这位大哥就是再狠,也不可能视若无睹的把几十年的袍泽之情给扔下。

  沈家三兄弟,沈天德被小林光用枪打死了,就剩下沈天养和沈天成了,知道老三没死沈天养悲凉的心态略微好过了一点。
  沈天养眼神扫了眼人群,轻声说道:“老魏人呢?我都认了,要杀要剐就随他便吧!”
  “魏爷说让我们等会,他去接两个人过来”向缺解释道。
  “接人,接什么人”沈天养皱眉问道。
  “唰,唰”这时候,几束车灯从远处忽然透了过来,刺的人眼睛一片白茫茫的。
  片刻后,几辆车依次开到附近停了下来,于占北扶着魏丹清从一辆车里下来,前后不过是十几二十分钟没见,老魏走路的时候尽管有人搀着,但两条腿还是步履踉跄,略微佝偻着身子,一张脸上全都是沧桑和疲惫。
  日期:2018-11-22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