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40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璃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看向远方。
  叠嶂万里,山峦起伏,近一些是刺眼的光,再远一点就是沉沉暮霭,耳畔是清徐风声,偶尔还有悉悉率率的声响,也许是不知名野兽前来探路的脚步声,也许是能致人性命的虫鸟蛇蚁。
  呼吸间倒是清洌的气味。有
  树木、有花草,还有陆东深临走时残留在她鼻翼间的气息。
  只要别是馥郁的香就好。
  在气味学中,恶臭的气味一定是有毒的,但在这原始丛林中、这般无人之境,香气逼人的东西往往致命。悬
  在胸腔的那口气轻轻叹出。
  山上一日人间百年,说的就是她此时此刻的心境吧。
  想来不过四天光景,她却觉得像是过了好久。有关天际酒店的事、有关沧陵利益之争等等此类,一时间竟觉得是上辈子的事了。
  就连原本应该是她的死对头陆东深,她从未想过能有一天跟他出入这无人境,历经生死。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她是如此清楚地知道此男人深不可测很危险,很清楚知道因为谭耀明的关系所以对他避而远之。可
  现在倒是觉得,在面对大自然的凶险时,这个陆东深还是极为可靠的,忘了他的步步为营,忘了他被人称作商场战神背后的杀伐决断,难道正如左时所讲,同类气味原则?手

  背微微刺痛。
  蒋璃低头一瞧,干枯的藤枝轻轻刺破了她的手背,没出血,却有感觉。
  顺势将手头的篓兜编完,一抻胳膊,牵了肩头的伤。背
  包里寥寥几棵草。在

  这一点上就不及天周山了,闭着眼睛随便一抓都是能敷伤口的草药。
  倒是没有多痛,只是觉得为了个邰国强在肩胛骨上留道疤太不值当了,可这点草药敷上去也起不了太多作用。
  心中哀嚎。一
  失足成千古恨。
  于是,万般不痛快的心思化作想骂人的冲动,低咒:陆东深,你大爷的……

  身后有人咳嗽了两声。
  故意之嫌。
  蒋璃肩头一僵,扭头。陆
  东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在准备生火,见她转过头,他不紧不慢地说,“背后不说人的道理不懂吗?”
  “你走路怎么没声的?”蒋璃也是觉得邪门了,前后两次骂人都被他逮个正着。
  陆东深堆起了篝火,香松木燃起的小火苗迅速蹿高,他又往里扔了根香松木,道,“不是我走路没声,是你骂人骂得太投入。”蒋
  璃见他嘴角似笑不笑的,真是瞧不上他这般气定神闲,支起腿,胳膊架上去拄着脸,“哎陆奸商,问你件事呗。”
  陆东深抬眼扫了她一下。
  蒋璃清清嗓子,“你跟你的陈瑜在一起的时候也这样吗?”

  “哪样?”陆东深淡淡问了句。“
  就是现在这样啊。”蒋璃上下比量了一下他,“居高临下的,说话的口吻会时不时来点命令的。”
  陆东深停了手上动作,看了她少许,然后说,“你过来。”
  “你看你看,就这副摸样,你家陈瑜能受得了你啊?”蒋璃虽嘴巴这么说,但还是起身上前,一屁股坐他身边,饶有兴致,“陆奸商,说说你和陈瑜的事呗,比如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谈恋爱的?在一起多长时间了?是不是要结婚了?”

  陆东深将一只篓往她面前一搁,“做鱼吧。”蒋
  璃一愣,然后拎起篓,朝里一看,抬眼惊喜地看着他,“行啊你。”小
  篓编得不怎么样,充其量就是拿藤条简单捆成了个容器,但篓里的东西可真是让人心悦,四条还在活蹦乱跳的鱼,随便一条拎出来都有三斤多重,这在她以为没了食物会吃糠咽菜的心思下突然见了荤腥,比中彩票还要高兴。想
  她早上就对付了一口面包,那还是狼留给她的最后一点面包,陆东深的背包里果然就跟他说的一样简单,装了些压缩饼干和水,许是还没饿到时候,蒋璃咽不下压缩饼干。
  “在哪抓的?”她拎出条鱼来,但鱼身太滑,一个窜劲就从她手里蹦出来了,她一个飞扑在地,压住了企图逃跑的鱼。“

  离这一公里外有个深潭,我看鱼质肥美应该能吃,所以钓了几条。”陆东深忍着笑将她拉了起来,在鱼蹦起之前大手一按,抓鱼回篓,“昨天吃了你的鱼,今天就当还了。”
  “你钓的鱼?”蒋璃惊诧,想他临走时两手空空,回来的时候也不见渔具,“怎么钓?”“
  潭边有些小动物的骸肉,再做个简单的渔具不难。”陆东深说。
  蒋璃一听,第一反应是反胃,第二反应是,“骸肉?新鲜的?”“
  新鲜的骸肉是最好的鱼饵。”陆东深知她的意思,“骸肉新鲜,说明潭里危险,我钓鱼的时候,潭里的确有几只看上去像是鳄鱼的东西浮在那。”
  “看上去像是鳄鱼的东西?那是什么东西?”
  “知道咸水鳄吧。”
  蒋璃点头,那是体长能排世界之最的鳄鱼,她之前见过一次。
  “潭里的东西比咸水鳄还要长,目测能有十多米,体型庞大,头生角。”蒋
  璃听他这般描述,后背泛凉,像是鳄鱼,又长着角,那是什么东西?“
  这山里有些奇珍异兽很正常,我们小心点就行。”陆东深轻声安慰。
  蒋璃看着他,脑补出了这样一个画面:几只看上去像是鳄鱼的巨型怪兽漂浮在水面上,他却慢条斯理地在潭边钓鱼。

  这男人的心理构造是怎么长的?轻
  叹一声,“这几条鱼来得还真是胆战心惊。”
  “不想它们夜袭,首先要管好你的伤口,听说水里的东西会顺着血腥味找过来。”陆东深从背包里拿出大把植物来。蒋
  璃定睛一看,竟是她一路沿途要找的草药,又是惊讶。“

  你是在找这种植物吧?我在潭边看着跟你一路采的有点像,就都给你摘回来了。”陆东深问。蒋
  璃点头,“浮木草,我找的就是它。”她
  怎么就没想到,那潭水危险,但很多小动物都要去那喝水,一旦被袭,重则丧命,就如潭边的那些尸骸,轻伤的动物都会寻最近的救命植物来食。浮木草不但生长山野,只要有水的地方就会生长。枝
  叶可入药,晒干可提香,用作熏最好,能调理五脏气血。

  陆东深什么都没说,起身拿过她的背包,将浮木草一并放了进去。蒋璃看着他的背影,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跟他道声感谢,可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所以,一时间也陷入沉默。“
  想怎么吃?”陆东深将浮木草放好后,又回她身边坐下。
  蒋璃没反应过来。陆
  东深将四条鱼从篓里拎出来,“鱼,想怎么吃?”
  蒋璃这才恍悟,果断做了决定,“两条炖汤,两条烤着吃。”
  “好。”“
  哎,是不是应该留两条晚上吃啊?”蒋璃为今晚的口粮犯愁。“
  不用。”陆东深口吻坚决,几下将鱼敲昏,抽出瑞士刀十分利落地收拾鱼,“晚上保证你能吃上兔肉。”
  蒋璃一听这话,心里泛暖,就如眼前篝火,徐徐热浪,素日在古城见惯了嘴巴抹蜜脚底抹油的男人,喝起酒来口若悬河,承诺之事更是信手拈来,像是陆东深这种一诺千金的人倒是少见,看来他也不是口出狂言,的确是能上山打猎下河抓鱼的主。入

  夜,麝香鼠出动时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