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来到家里之后》
第295节

作者: 郑释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刘长青突然感觉鼻子里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他还浑然不觉。
  “嘎——”
  谷双双的舞姿突然停了下来,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怎么了,怎么不跳了,太好看了,快点继续啊!”刘长青抗议道。
  “你,你流鼻血了。”谷双双说道。
  “啊——,哎哟,还真是,没事没事,捏一下就好了,双双姐,你实在是太美了!我觉得,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的舞姿。”
  谷双双笑了笑,最后还是将一支肚皮舞跳完,这才捡起衣服重新围上。
  “怎么会流鼻血呢?你也太夸张了吧!”她拿来纸巾给他擦。
  “不能怪我啊,谁让你跳的这么好的,只要是男人看到,肯定都要流,不流的不是男人。”刘长青说道。

  谷双双道:“就没见你这样的男人,好了,不跳了,我怕再跳你都要送医院了。”
  “哪有那么夸张,再跳一个呗,真的很好看!只是……要是经常跳这个舞给别人看的话,很容易招惹一些男人的骚扰吧,就好像上次那样。”
  “就算不跳舞,也有骚扰啊!就好像上次我只是客串下迎宾员,就被你盯上了,还说要包我一夜呢!好了,真不跳了,要不换一种……你会跳舞吗?交谊舞会不会?”
  刘长青当然不会。
  谷双双道:“那我教你吧!”
  刘长青看看她穿着内衣裤诱人模样,赶紧道:“那你先把衣服穿好,不然我怕跳着跳着,我就要流血过多而死了。”
  “要不要这么夸张?”谷双双无语,当然还是穿好了衣服,然后教刘长青跳舞,交谊舞学起来当然不难,只是要配合上谷双双,就要花一些时间了,加上一只手搂着谷双双那完美腰身,刘长青脑子里就总会浮现出她刚才跳肚皮舞的绝美画面,一时间心猿意马,把她的脚都踩了好几下。
  “我……我是不是很笨啊?”刘长青不好意思的说。
  “你不是笨,你是色。”谷双双抬起眼皮,笑着瞪他一眼,“好了,这次集中精神,不准再胡思乱想了,再来一遍,可不可以?”
  “好,我尽量。”刘长青回答。
  谷双双无奈的笑了笑,这时候忽然踮起脚,嘴唇在他的脸上印了一下,快速的挪开,笑着说:“这下可以集中精神了吗?”
  “呃——,这个,还差一点点。”
  “你……你怎么这么贪心?可以了,开始吧!”
  只是两人刚刚摆开姿势,卫生所的大门就被重重的敲响了,外面传来一个声音:“二狗哥,在不在里面?开门啊,我是包子!”

  “包子?”
  刘长青微微一怔。
  而谷双双听到外面的声音,不由轻笑起来,居然还有人叫包子的。
  她放开了刘长青,道:“看来不能继续跳了,下次有机会再教你吧!”
  她想了想,走进了针灸治疗室。
  刘长青撇嘴看了看被拍的邦邦响的大门,无奈叹了口气,因为手机音乐还在放着,门又是反锁的,想装成人不在里面都没有办法。
  “吱呀!”
  一声响,大门打开。
  门口站着一个年龄看起来跟他差不多大的男生,皮肤有点黑,头发很短,触目惊心的是,他的脑袋上包着纱布,还鼻青脸肿的。
  看到刘长青开门,纱布男咧嘴一笑:“二狗哥,我回来了。”

  只是这一笑,牵扯了伤口,他顿时一阵抽气。
  刘长青看了他老半天:“你真是包子?”
  “当然了。”
  “可是一点都不像包子啊!”刘长青说道。
  “我都被打成这样了,当然不太像了。”包子指指自己的脑袋。
  “我是说,你都瘦成皮包骨了,包子可是个小胖子,呵呵。”刘长青当然还是认出来了,至少声音没变化,“你这脑袋是怎么回事?在外面坑蒙拐骗被人打的?”
  包子是眼前这货的外号,全名叫刘十八。
  没听错,这是真名,因为小的时候长得白白胖胖,所以得号包子。
  包子比刘长青小一岁,两人扯上个三四代,还能算是远亲关系,所以私下里关系很不错,发小,铁哥们。

  这家伙从小不爱读书,成绩是那种垫底的类型,所以到小学毕业就辍学了……也不是说不爱读,就是读不进书,对刘长青这种学霸级人物,向来敬为神明;不过包子虽然读书不行,杂七杂八的事情却很拿手,什么下河摸鱼、上山套兔子、爬树掏鸟窝,钓鱼钓黄鳝,都算是牛家村的小能手。
  甚至,偷看王寡妇洗澡,还是他带着刘长青去的。
  不过,他两年前就离开牛家村,到外面打工去了。
  没想到今天回来了,还这么一副德行。

  包子听到刘长青是坑蒙拐骗被人打的时候,脸上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刘长青眼神一闪,道:“不会真被我猜中了吧?”
  包子支支吾吾道:“也不算是,这个……就是做了笔买卖!不说我了,说说你啊,你怎么也不上学了?我怎么听说大狗哥……出了意外?怎么会这样的啊?”
  他在外面打工,跟家里联系也不多,所以直到回来牛家村才听说刘长青家这边发生的事情,知道他不上学在卫生所,就赶紧找过来了。
  “哎,就是意外!”
  刘长青想起哥哥就伤心,更不想跟别人提他是因为半夜去盗墓被石头砸死的,“你的伤口我看看,这包的纱布都黑了,还不知道换换啊?我给你换下。”
  “呃,你可得轻点,别弄坏了。”包子不放心的提醒。

  在刘长青给他重新处理伤口的时候,包子才不好意思的说出一脑袋伤的原因,原来他这两年去了阳光市,也不是在某某工厂打工,而是在阳光市里做美团快递,就是送餐员;他这也是没办法,年龄小,还没到十八岁,外面很多工厂都不要,只能做了这一行……但是送餐员的收入还是可以的,勤快点的话,赚钱比在工地打工多多了。
  说起他这个伤,事情透着戏剧性。
  他前几天接到一个订单,订单的客人是个漂亮的女人;包子像往常一样送过去,结果那女客人一见他就说:脱光衣服进房间,假装是她的情人,事后给他三万块。
  包子一见那女的穿着暴露,容貌娇媚,又有三万块钱拿,这事能拒绝吗?当场就答应了,结果看见房间里还有个男人在穿衣服;原来那个男人才是女人的真情人,而她的老公已经赶过来抓奸了……就在包子脱了衣服,男人躲起来后,她老公带着人踹门进来,把包子一顿好打。

  刘长青听得一阵眩晕,道:“这城里人的套路可真深啊,那你拿到钱了没有?”
  包子道:“必须的啊,不然我这顿打不是白挨了,玛德,她老公打的可真凶啊!差点没被打死,拿三万块都算是少的。”
  刘长青呵呵笑了起来。
  伤口还没处理完,治疗室里响起了手机铃声,然后还传来了谷双双的声音,包子一愣:“二狗哥,你这里还有女人啊?”
  刘长青拨了下他的脑袋:“别乱动,那是我病人。”
  包子无比惊讶:“你这什么时候学医了啊,还能给人看病?”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