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48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阎君冷冷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这是真的以为我行将就木了……以为这样的猫猫狗狗也能了结我这个阎君?”
  “或者说这是有人想要尝试一下,就像阎君你说的这样,这样的猫猫狗狗有的是……”归不归说了一句之后,转头看向已经死透了的尸首。随后继续说道:“死了也就死了,只要做的巧妙一点,查不到幕后主使之人,凭什么不试试看……这个倒霉鬼也没了一魂二魄,我们什么也查不出来。”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阎君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归不归再次说道:“既然这个人那么想了结我,那就随了他的心愿……”
  “阎君你能把自己舍出去,老人家我可不敢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摇了摇头对着阎君继续说道:“就算你用作饵,幕后之人也不会是再派几个猫猫狗狗过来。一个不够就俩,阎君你现在身体尚未复原。现在来作饵还是勉强了一点……”

  阎君原本想用自己做饵,来引出那个幕后之人。不过现在给归不归两句话便打消了念头,当下它不在言语,盼着自己身体的伤势早些复原。等到它回到地府重掌大权之后,派出阴司鬼差就算挖地三尺也要将这个幕后之人挖出来。
  “傻小子,你辛苦一下,将这尸首扔到城外荒山上。不能让这个死鬼打扰我们……”归不归说完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盘腿坐好。随后再次闭上了眼睛,对着面前的空气说道:“老人家我看你还有多少猫猫狗狗,我们继续休息。晚上吃了晚饭之后,再启程出发……”
  虽然明知道外面还有人还在等着刺杀阎君,不过这个并不影响没心没肺的百无求和小任叁休息。运用妖术遁法将死尸远远的扔了出去之后,百无求回来继续躺在了地板上,和小任叁一起呼呼大睡了起来。
  最后两只妖物还是被活活饿醒的,睁开眼之后,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夕阳西下。归不归还是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而阎君睁大了眼睛躺在他床上,盯着天花板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要不是老子差点饿死,都了忘你们俩是不用吃东西的。”百无求从地板上爬了起来之后,对着已经睁开了眼睛的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是老子带着任老三去外面找家酒肆吃点什么,还是咱们一起走,吃饱喝足了之后好一起上路?”
  “一起上路……”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那我们就一起出去走走,吃饱喝足之后好一起上路。阎君,给老人家我个面子,一起出去走走透透气怎么样?”
  阎君在这间客栈里面闷了整整一天,心里也巴不得归不归说出来这样的话。不过挨着身份还是皱了皱眉,翻身下床之后说道:“看在归不归你的面子上,我就跟你们出去走走。顺便看看还有没有不怕死的猫猫狗狗……”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这个古怪的四人队伍结了客栈的店钱之后,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们上了马车之后,百无求驾驶着马车在县城里面转了一圈,最后挑选了最大的一间酒肆。由伙计带进了里面的雅间,随随便便点了一大桌子当地的特色菜之后,两只妖物开始大吃大喝了起来。
  归不归和阎君都是不用吃喝的,百无求和小任叁吃喝的同时。他们俩凑在一起,开始商量起来到了金陵城之后,应该如何将阎君安置起来。毕竟如果它在金陵城的消息走漏之后,会引来地府几股势力的抢夺,再伤害到无辜的金陵百姓那就大大的不妥了。
  十六年前因为吴勉的缘故,妖王带着妖兵妖将屠戮了一番金陵城的百姓。这件事成了吴勉、归不归的一块心病,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第二次。

  归不归的意思,是让阎君到了金陵城之后,住在金山上的一座别院当中。这间别院是几年前归不归为了广悌建造的,原本想让这位女方士住在里面享享福,不过广悌的性格刚烈,不肯白受老家伙的恩惠。自打别院建成之后,她一步都没有迈进去过。不过这些年来归不归都定时找人前去打扫,不远处就是广悌方士的洞府,阎君现在住进去再合适不过了。
  说起来,当年还是判官时候的阎君和大阴司崔玉的私交甚好,看在化为虚无的崔玉份上,阎君这边真有什么事情,广悌也不好看着不管。而且到时候,忠于阎君的阴兵也可以在这里掉配,也算是个再合适不过的地点了。
  就在归不归用酒水将别院和金陵城的地图画出来的时候,突然听到大街上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随后,店伙计挑帘走进了雅间,有些尴尬的对着他们四个说道:“四位老爷,真是对不住了。小的我猪脑子,忘了这件雅室已经定给了县老爷家的公子……您几位看小的可怜,能不能高抬尊步到外面吃喝?小的上有流失岁的老娘,下有个还在吃奶的孩子。这份工是我们一家子的口粮……您几位老爷就当可怜可怜穷人……”

  “你就是让个座吗?看你着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此时,百无求也吃喝的吃喝的差不多了。吃饱喝足的二愣子善心大涨,随着店伙计说道:“也不用搬到外面了,爷们儿吃饱喝足了,找那个老家伙结账……”
  店伙计急忙凑到了归不归的身边,正要把刚才对百无求说的话再说一边的时候。老家伙已经摸出来了一颗金锞子扔给了伙计:“剩下的钱就当请你孩子吃奶了……把我们的马车牵过来,老爷们要出城了。”
  这店伙计想不到客人竟然会如此的阔绰,差点就给归不归跪下了。当下千恩万谢的带着这四位老爷走出了酒肆,正在等着其他的伙计牵过来马车的时候。突然看到从另外一家马车上下来三四个人衣着华贵的年轻人,为首的一个十八九岁的男人指着归不归说道:“你们是哪里人?要到哪里去?有路引没有?是公差还是私游……”
  莫名其妙被人盘问,百无求的火“腾”得一下就上来了,二愣子斜着眼看了一眼这几个年轻人之后,说道:“老子是你老家的人,是来找我儿子、你爸爸的。老子来看儿子、孙子要什么路引?从你爸爸那里论应该是寻亲吧……”
  这年轻人就是刚才伙计口中县太爷家的公子,今晚他在酒肆请客。听说最好的一个雅室给了几个外地人,他的火气便不打一出来。将酒肆老板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之后,让他将雅室给自己让出来。
  看着伙计没说几句,雅室里面的几个外地人便结账走人。这位衙内少爷以为他们都是怕了自己,后来又看到那个老家伙竟然用金子付账。当下心里便有了寻个事端,讹他们十两八两的金子花花。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黑大个子竟然敢对着自己骂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