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8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让张安衾彻底的放松心情去开心,萧晋特意把两个人的手机都关掉了,飞机降落在夷北的时候才打开。
  夷北机场到达大厅里,看到站在接机口表情黑如锅底的张君怡,张安衾的小脸儿就红了,低着头像个不敢见人的新嫁娘一般磨蹭过去。
  “你还知道回来啊?!”张君怡压抑着怒火道,“我以为再见你的时候,辈分能提高一个档次呢!”
  “小姑!你瞎说什么呢?”女孩儿低头顶着她的肩膀撒娇,“人家只是跟大叔去耕丁玩了一下而已,什么都没做。”
  “幸亏你们什么都没做,否则的话,你见到我的时候就不是现在,而是昨天晚上了!”
  “啊!你跟踪我们?小姑你说话不算话!”张安衾的小脸儿更红了,立刻就使出了女人的天赋攻击之一——倒打一耙。
  这种技能在男女情侣发生争执的过程中相当有效,一旦使用出来,瞬间就能将男方所占据的所有优势都化为无形。然而可惜的是,张君怡是个女人,还是个搞特务的女人。

  抬手将女孩儿硬憋出来的恼怒脸庞扒拉到一边,她鄙夷道:“少跟老娘玩儿这套,机票和民宿都是你的证件订的,要找你很难吗?去去去,你阿公就在外面的车上等你,自己老老实实的过去请罪吧,这次别想我帮你!”
  “你还告诉了阿公?”这下张安衾是真的有点恼了,跺着脚道,“小姑你怎么能出卖我嘛,我们可是一条战线的欸!”
  “那是以前,自从你喜欢上你身后那个混蛋就不是了,老娘现在恨不得把他打出屎来!”
  张安衾愁眉苦脸的回头,萧晋对她笑笑,柔声说:“放心去吧!你爷爷就算生气,也肯定只会找我的麻烦,至于你姑姑,嘿嘿,我不还手她也打不过我。”
  女孩儿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大厅,意外的是,单独面对萧晋的张君怡并没有像她所说的那样动手,甚至连怒火都消散了不少。
  “你总是这样为所欲为的吗?”她问。
  萧晋耸耸肩:“我可是在严格执行你前晚的要求,让安衾开心。”

  张君怡叹息一声,转过身和他并肩向外慢慢地走。“能看得出来,安衾确实比我想象中要开心的多,让我都不知道是该骂你还是谢你了。不过,总的来讲,你这个人还是蛮讲究的,订票和酒店都用她的证件,是你故意的吧?!”
  萧晋微笑:“擅自带走你们张家的姑娘,总要让你们放心才行。其实,突然决定去耕丁,倒也不全是为了给安衾留下一个快乐的回忆,我自己也想好好的放松一下,最近麻烦太多了,再招惹你们家老爷子,实在得不偿失。”
  “想不招惹也不行了。我父亲专程到机场接安衾,就是为了要见你一面。”
  张君怡停下脚步,抬头深深地看着他的眼睛说,“对了,姓萧的,你这翻云覆雨的手段可是够厉害的,亏得我还以为你把核弹的事情泄露给夷州当局是为了救我不得已为之,没想到你是为了你自己。”
  萧晋摊开手,一脸无辜的说:“如果你没有被谷同光抓到,那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在当时那种状况之下,只有那一种办法才能为你争取一线生机。既然损失不可避免,我要是不把可能的利益做到最大化,也太蠢了点。”
  张君怡又深深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一笑,双手插兜,洒脱的说:“算了,你救了我,还避免了我流亡异乡都是事实,让你得点好处也是应该的。
  最最关键的是,前天晚上谷同光和陈立生一起出了车祸,死无对证,当局又绝对不会公开承认有关于核弹事件交易的事情,你已经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了,我就算是想告发你,也完全找不到地方下手呀!”
  张乐山的座驾是一辆深黑色的雷克萨斯LS,虽然也是豪华车,但比起顶级还有不小的差距,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算是相当的低调了。
  离开机场时,张安衾被赶到了张君怡的车上,换成萧晋坐在他的身边。
  平心而论,单从长相来说,张乐山跟谷同光差了十万八千里,吊眼,塌鼻,阔口,完全可以算进“丑”这个行列。萧晋甚至下意识的就开始琢磨起张君怡的血统来。
  “萧先生,久仰!”张乐山率先开口。

  萧晋例行谦虚:“不敢当,张公客气了。”
  张乐山摇头:“不,我不是在跟萧先生客套,而是真的久仰,从你以裴易安的身份来到夷州的第一晚,我就开始注意你了。”
  萧晋一点都不意外的微笑:“关于当时利用安衾的事情,我要向张公说声抱歉!”
  张乐山摆了摆手:“囡囡看事情太过天真,小小的吃点亏也没坏处。再者,当时萧先生不过是在借势,并没有要害她的意思,不是吗?”
  萧晋挑挑眉:“张公大度,倒让我有些无地自容了。”

  张乐山呵呵一笑:“我也是生过气的,特别是从君怡那里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之后,当时一度曾想把你绑了丢回内地,还是君怡劝住了我。”
  萧晋讪讪的挠头:“能够理解。如果是我的孩子被人牵扯进那么危险的事情,做的可能会比张公更加过分。”
  “你能这么想就好。”张乐山点点头,“不过,你利用了囡囡,却也实实在在救了君怡一命,说到底,我还是应该感谢你才对。”
  “哪里,君怡帮过我不少忙,救她是应有之义,更何况,说起救命,还是安衾先救了我才对。”
  “好吧!这件事就算我们互不相欠。”张乐山给事情做了注脚,然后话锋一转,问:“听君怡说,萧先生还是位不世出的华医奇才,如今市场上销量火爆的‘玉颜金肌霜’就出自你的手?”
  “小打小闹,让张公见笑了。”
  “呵呵,海雅生物创建才刚刚半年,市场估值就已经达到了四亿,如果这也算小打小闹的话,那这世间岂不全都是庸碌之辈,再无雄才?”

  “呃……张公您言重了,海雅的创建者是诗咏国际和凝海实业,也不是我在经营管理,玉颜金肌霜虽然为它开了一个好头,但也仅此而已,晚辈可不敢把功劳都算在自己的身上。”
  张乐山淡笑:“谦虚是好事,只是别谦虚的自己都信了就好。”
  萧晋闻言,慢慢的就皱起了眉。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张乐山见自己是有所求的,看在安衾的面子上,刚刚在“救命”的事情上他已经主动的送出了台阶,可这老头儿竟然视而不见,云山雾罩的试探起没完了。
  他最不耐烦跟人打机锋,吧嗒了一下嘴,索性直接说道:“张公,晚辈无礼。这次夷州之行,我亏欠安衾良多,一直都不知该如何弥补,所以,如果您有什么吩咐的话,敬请直说无妨,但凡晚辈能答应的,就一定会答应。”
  张乐山完全没料到他会突然这么直来直去,愣了一会儿才肃容道:“你和囡囡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我张乐山虽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江湖人,但还没有沦落到要出卖和利用自己孙女感情的地步。”
  萧晋有点傻眼,茫然的问:“那您找晚辈是想做什么?”
  日期:2018-07-01 0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