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39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时告诉她,有一种气味叫做同类反应气味,是存在于同类间的气味,很微妙也无法科学解释。就

  好比狼能闻出你有没有吃过它的同类,比如其他动物像是猫狗一般都不会跟吃过它们同类的人太过亲昵,再比如屠夫身上都有着一股子煞气。蒋
  璃对左时的说法始终持有怀疑,直到昨晚经历的那一幕,她终于相信左时所说的同类反应气味。这
  世上万物都有气味,闻不到,并不代表气味的不存在。陆
  东深吃过狼。所
  以,狼王对他深深恐惧,然后逃散。他
  为什么会吃狼?她
  绝不相信是他百无聊赖让厨师弄只狼来做各种美食烹饪。
  那他到底经历过什么?只
  可惜,在陆东深仅仅承认他吃过狼后,她再多的疑问他都不再作答。
  逃过死劫后,天际就微微放亮了。蒋
  璃也没时间多想,简单收拾一下就继续往主峰赶。这一路上倒是顺畅,也没遇上太大的危险,许是上天垂怜,也没弄点天灾人祸之类,但也源于蒋璃的户外经验丰富,有些小来小去的危险她就自动规避了。只
  是她肩头的伤会时不时窜疼一下,想来那一爪子抓得狠。陆东深问及她的伤势,她轻描淡写带之,解释说不过小小划伤。可
  沿途她一直在找去腐生肌的草药,想着入夜后用清水洗过敷上。陆

  东深身上的伤大多露于表面,皮外伤,伤势不重,她原本担心伤口会发炎,但他大开大合,途径泉水后简单处理即可。
  蒋璃瞧着那泉水清澈入口甘甜也就放心了,大抵这种纯自然无污染的水源才是清理伤口的最佳良药。她
  顺势灌了满壶,留着路上喝。陆
  东深更是直接,单膝支地手捧泉水喝了几口,然后脸扎水里,再抬头时用力甩了一下头,抬手抹了把脸,整个过程利落豪爽。蒋
  璃在旁看着这一幕,不知怎的又把他和那狼王联系在一起了,尤其是甩头时水珠四溅的样子。
  两人启程早,所以,到了主峰之后刚刚中午。
  主峰多山崖峻岭,林木就远比来时少了很多,又多溪河深潭,风景甚好,只是,潜在的危险也不少。
  寻找麝香鼠的踪迹不易,毕竟是漫山遍野,不像是在养殖场似的随便抓来便是。这一路上蒋璃一直盯着地面不放,两只眼睛跟雷达似的,陆东深问及,她回答说,找麝香鼠的屎。
  有排泄物就证明有麝香鼠在附近活动。皇
  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片靠近潭水的山地让她发现了麝香鼠的排泄物。“
  死耗子够狡猾,靠水这么近,看来方便没事的时候出洞找水喝。”蒋璃叉着腰,脚底下是一小撮草丛,草丛下有个不大的圆洞。
  陆东深走上前一瞧,问,“鼠洞?”“
  是。”蒋璃蹲下身,从包里取出一次性手套,戴上后,捏了洞口的一小撮泥土来,手指捻了捻,又凑到鼻子前闻了闻,然后说了句“老天”,紧跟着身子一歪倒地。陆
  东深见状一惊,大步上前,蹲身下来,见她阖着眼,伸手在她脸上轻轻拍了一下,“蒋璃?”
  蒋璃没动静。
  陆东深探了一下她的呼吸,一切正常,然后手指一绕,大掌按在她的颈动脉上,紧跟着就见蒋璃缩了一下脖子,笑道,“痒死了。”见
  她没事,陆东深这才暗自松了口气。蒋
  璃一骨碌坐起来,盯着他笑,“不错啊,没急着把我拉起来,怎么你们从商的还要学习急救常识吗?”陆
  东深见她笑得发贼,他也笑了,清风淡雨却有故意之嫌,反问,“你是打算在这捉麝香鼠了对吧?”“
  当然。”蒋璃两只眼睛发亮,戴着手套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分泌很旺盛的麝香啊,这下可被我赚到了,这种野生麝香太珍贵了!”
  陆东深顺势握住她乱晃的手,唇角上扬,“你这么兴奋,原本不该打击你,但有句话不得不说。”
  蒋璃一愣,“什么话?”一时间倒忘了抽回手。陆
  东深笑容更炽,“别忘了,你的帐篷被狼给毁了。”
  没错。
  她的帐篷被狼毁了。关
  于这个血淋漓的现实,在陆东深十分故意地提醒她之后,她就盘腿坐在地上跟入定了似的思考了十来分钟。意

  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运气好的能找棵靠谱的大树把睡袋悬挂,自己像蝉似的窝在里面竖着睡,但这种地方,哪怕是看似慈和的树木都有危险。又
  或者……
  蒋璃扭过头一瞧,不远处已然搭好了帐篷。是陆东深的,连帐篷的颜色都跟他素日喜好的颜色一样,黑色的,毫无花色,就通体的黑,像极了他那个人,纯粹的……让人捉摸不透。
  瞥见他的身影后,蒋璃马上又转过头来,不知怎的心脏就跳得厉害,也不知道自己想到了什么。

  她蒋璃自持傲骨,还没沦落到接嗟来之食的地步,再不济,狼还给她留了个睡袋。一
  门心思用一路收集来的藤蔓编织篓兜。抓
  麝香鼠倒是难不住她,只要找到了它的老巢,用上这篓兜就能如愿,估计是这一路上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上天体恤,让她很快找到了麝香鼠的老巢,就希望祈神山的麝香鼠也别像是那群狼似的成了精,再耗上个两三天,她非疯了不可。正
  想着,头就被人摸了一下。蒋
  璃一扭头,是陆东深,大手还像是摸狗似的摸她的头,俊眉微微一蹙,头一偏。

  陆东深居高临下,见状笑了笑,收回了手,跟她说,“别乱走,我一会就回。”正
  是阳光最浓。
  他逆光而站。光
  落在他宽拓的肩膀上,挡住了大半,落下的阴影恰巧就能将她罩住。从她的角度看过去,他眼里的颜色依旧深邃,唇角的笑浅而淡。像
  是温润的男子,却有着惯了的强势。

  可她怎么就偏偏觉得他的笑容有些惑眼了呢?等
  反应过来的时候,陆东深已经转身走了。
  干什么去啊?
  这话都没来得及问出口。
  掂量着手里的篓兜,估计十来个就够了。刚刚她探过一番,洞口有麝香味的也就那么几个,把其中一头洞口用篓兜兜住,也算是天罗地网了吧,就算时运再差总能抓上一只。邰
  国强的情况,一只麝香鼠的麝香足够,赌的就是她判断是否正确了。蒋

  日期:2018-11-08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