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38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听了道上的兄弟,没人知道这件事,谭爷,估计就是暗路子。”暗路子是他们道上的说法,在道上混的人就像是一张网,看上去挺散,但相互一打听也就知道对方是谁名谁、跟谁混的,这在江湖上就相当于有身份证似的,像是这种被叫做明路子,但如果对方身份查不到,那就不是在道上混的,这样的人就被叫做暗路子。

  在道上混,宁可得罪明路子不愿意去得罪暗路子的人,一来暗路子身份不明,你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哪路神仙,二来耗时耗力,不是道上的人那调查起来范围就大了。而
  遇上这种情况,一般道上的爷就作罢了,当然,这是在自家兄弟伤势不重的情况下,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谭耀明不行。
  他从来都不是认怂的主儿,势必是要将对方拎出来。关于这点,齐刚是最清楚的。
  果不其然,谭耀明闻言后,吐了口烟雾,阴沉沉说,“我不管他们是明路子还是暗路子,都统统给我查出来。见了我兄弟的血,我也得见见他们的血。”“
  明白了。”齐刚办事向来利落,不用谭耀明多叮嘱。
  “举报的呢?”谭耀明问。“
  正想跟您说这事呢,谭爷,举报的人查出来了,是龙鬼的人,叫天余,您应该有印象,就是总跟在龙鬼身边的那个年轻人,戴着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谭

  耀明想了半天,总算想起了那个小伙子。“
  有兄弟看见天余跟相关部门的人见了面,不用说,肯定是受龙鬼指使。”齐刚语气愤愤,“这几年龙鬼没少给咱们惹事,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谭爷,只要您说一声,我带兄弟们就杀过去,他们不是玩阴招吗,那我他妈的就跟他来明的,砸了他们的场子,砍了他们的人!”
  在沧陵有那么几个混道上的老大,但多数都不成气候,充其量就是小混混,大事不敢做,小偷小摸的倒是做得快。能跟谭耀明相提并论的就属龙鬼了,他是沧陵市老牌地头蛇,当初谭耀明还没坐稳江湖地位时,沧陵是龙鬼的逍遥地。那
  个时候沧陵还没彻底整顿,也没像现在似的四通发达蒸蒸日上,古城里的人尤其是做买卖的营生都不算好,却便宜了龙鬼这类人钻空子捞偏门。当谭耀明在沧陵暂露头角时,他就没少带人打压谭耀明,甚至有一次派人夜袭谭耀明的住所,明目张胆地差点要了谭耀明的命。
  那一年,谭耀明伤势很重下落不明,龙鬼出一千万暗花来买谭耀明的命。所有兄弟,包括齐刚在内,都以为谭耀明肯定过不了那一关了,岂料他回来了,身边就多了蒋璃。
  龙鬼接到谭耀明回沧陵的消息后就派人阻止,那蒋璃跟谭耀明一样能打,愣是披荆斩棘陪着谭耀明等来了前去救援的兄弟们,龙鬼的人元气大伤。而

  再次归来的谭耀明也开始变换生存游戏规则,他主动跟政府谈合作,主动去融资建企,垄断了本市大部分的商业营生,这些玩法是龙鬼想都想不到的,渐渐地,很多兄弟也不愿意跟着龙鬼打打杀杀,谁不愿意去过些安稳日子?所以很多兄弟就来投奔了谭耀明。
  谭耀明的势力日益壮大,龙鬼心生不满,就将主意打在蒋璃身上,趁着谭耀明出差之时派了几个壮汉生擒了蒋璃。蒋璃平日身边不喜跟人,起居出入也独行惯了,所以知道她出事已经是次日早晨。
  谭耀明得知后火速从外地赶回来,带着帮兄弟去要人,岂料,他们刚赶到龙鬼那时,就见龙鬼提着裤子从屋子里跑出来,见到谭耀明后反而一把揪住他,惊骇地指着里面说,“你女人、你女人她不是人!太吓人了!太他妈的吓人了!”
  后来,有人说起蒋璃被龙鬼抓住之后的事,说龙鬼想要她从了他,但她不肯,龙鬼就关了她一夜,并且让她尝了皮肉之苦。但毕竟蒋璃生得太漂亮,龙鬼色心起也不忍她受皮肉之苦,翌日就打算连哄带劝让她从了。
  没人知道龙鬼将蒋璃带进卧室后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龙鬼从那天起一提到蒋璃就胆战心惊,也是从那天起,道上的人都知道谭爷的女人惹不起。

  谭耀明这口气始终憋着,先不说依着蒋璃的本事肯定不能让龙鬼得逞,单是他看着龙鬼提着裤子的模样就恨得咬牙切齿,什么好言相劝,不过就是想霸王硬上弓而已。如
  果不是蒋璃拉着,谭耀明肯定就跟龙鬼大打出手了。
  现在,许是龙鬼知道蒋璃不在谭耀明身边,所以就动了鬼心思。齐刚狠狠地吐了口烟,别说谭耀明有气,他齐刚也早就想动龙鬼了。
  “是道上人干的那就照着道上的规矩来。”谭耀明吸了口烟,慢悠悠地吐出,青白色的烟雾笼着他眉间的倦怠,“让知情的兄弟把龙鬼的人给咬出来,有了证据,我们做什么都算是光明正大。”“

  知情人也是龙鬼那边的,要他当闲话说说还好,明面指征龙鬼的左右手,估计他也不敢。”齐刚道。“
  那就让他当闲话传。”谭耀明冷笑,“再给他点钱,告诉他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齐
  刚点头。
  谭耀明弹了下烟灰,语气沉凉,“这一次,除掉龙鬼。”
  齐刚心头一凛,他从谭耀明眼睛里看出一丝狠意来,道,“明白了。”天
  际一丝白,有光揉了进去,即将天亮。谭
  耀明沉默了许久后问,“有蒋璃的消息吗?”齐

  刚摇头。
  谭耀明却道,“这次幸好她不在。”齐
  刚看着谭耀明,心中五味杂陈。他们的谭爷,这次终下狠意,八成也是跟蒋璃有关,毕竟当年的那口气谭爷还憋在心里。
  忍不住暗叹,红颜祸水。

  **蒋
  璃的帐篷毁了,连同背包里的食物。
  在跟狼群的打斗中,帐篷成了最无辜的牺牲品,前仆后继的狼捣毁了能让她得以安生的住所,临退败之前,那群狼也不忘叼走她的食物。恨
  得蒋璃咬牙切齿,认定了这件事肯定跟狼王有关,然后又觉得放了幼崽简直是错误至极。

  不知感恩图报!这
  是蒋璃给那群狼的评价。
  陆东深跟她一路的义愤填膺截然相反,很是淡定地说,“说明你的手艺连狼都喜欢。”他
  说的这些字窜起来就是一句表扬的话,可蒋璃听着心里总是透着一股子不爽。
  黎明前的那席谈话让她对陆东深有了全新审视,或者说,更坚定了当初她对他的怀疑。弱
  肉强食是所有生物成长的规律,狼群凶猛,但再凶猛的动物一旦得知对方比自己强大也会选择避让。那头狼王在自己早已占上风的局面下选择撤离,是因为闻到了陆东深身上危险的气息,这气息会强大到令它们退避三舍。
  什么气息?
  只有吃过它们的同伴,它们才会害怕。
  这就是狼从陆东深身上闻到的气息。关

  于这种事还是左时告诉她的。
  左时是出了名的徒步狂热者,也因为他热爱徒步,所以总能发现各种各样可用来提取气味的植物,然后再作用于生活的各个角落。
  那还是个阳光不错的午后,左时同她窝在沙发上看动物世界,讲到狼群时左时就提及他有一次在户外被两只狼围攻,结果平安脱逃。当时她听了甚是奇怪,左时想了半天得出结论是,可能是因为吃过狼肉。
  那是一次挑战身体机能极限的野外生存,他找到了想找的原料,却差点断命于食物短缺,幸好当时有只被猎杀的死狼,他饿极了,就烤来吃,如此总算保住了命。
  她听了左时的结论后觉得荒唐,就算是吃了狼肉,那食物残留在体内的气味也不会经久不衰吧。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