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37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才开口道,“谁跟你拜把子?这一劫能活命的话,你欠我的还是要还。”
  “那你松手,让我死吧。”蒋璃来了句。“
  你的命是我的,留着还债。”
  陆东深这边说着,那边就有狼群再次攻击。1
  3只狼,前仆后继,可想而知两人的处境有多难。陆东深和蒋璃身手都很敏捷,相互配合,可架不住狼多,它们可以替换喘气,可他们不行。
  很快,他们被狼群逼得退开了篝火,两人身上都有伤。其中几只狼也负了伤,蒋璃下手也不轻。
  这期间,陆东深一直攥着蒋璃的手,不曾松开,那群狼呈扇形排开将他们团团围住。
  “不管怎么样我谢谢你。”蒋璃已经没力气了,她拿刀的手都在抖,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换成其他人,压根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
  “这次我估计会挂在这,欠你的就下辈子还吧。”陆
  东深也累得够呛,再怎么着都是肉搏战,对面的毕竟是狼群,任他再怎么能打都架不住车轮战,但他始终没放手,闻言她的话后,道,“今日事今日毕,今生债今生还。”
  “陆东深!”蒋璃从牙缝里咬出声音,这一次终于骂出口,“你大爷的……我宁可被狼吃了!”
  “那你还不如被我吃了。”陆东深死盯着前方的狼,甩了句。蒋
  璃实在累得难忍,腿一软坐在地上,任由陆东深怎么拉都拉不起来了,她冲着他摆手,“你想把我拆骨入腹那得快点,要不然我就是狼王的了。”
  说着,她冲着狼群方向看了一眼。
  那狼王已经带着狼群再次逼近,经过调整,它们还有的是力气,而他们,已经注定是手下败将。
  “蒋璃。”陆东深低唤了她的名字。
  她肩头不知怎的就一抖,总觉得这个时候他这么叫她没什么好事。果不其然,他说,“狼会先护着眼前食物,一会瞅准机会你能跑就跑。”蒋

  璃身子一紧。
  她明白他口中的“机会”是指什么。
  这个机会就是他自己,当他成为狼群的食物时,就是她最好的逃生机会。不
  “我可不想欠你这么大的人情。”蒋璃心底迸生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似暖又似难受,揪着心脏疼。“
  要死就一起死。”她说。

  陆东深回头瞅了她一眼,忽而笑了,“放心,这次欠了也就欠了,不用你还。”“
  陆东深——”
  “还想骂我?”他轻声打断她的话。
  不,她不想骂他,一直都不想骂他,只是觉得,很累很绝望的时候,念到他的名字时多少会有点力气。她
  跟他对视,久久说不出这番话。
  直到,狼王逼到他们跟前。火
  把微弱的光终究灭了,唯一的一把刀这个时候也派不上用场。那狼王凑近了陆东深,只等嘴巴一张,锋利的牙齿一阖,他们就会成为它们的食物。蒋璃虽说绝望,但也害怕,紧张地攥紧陆东深的手。陆
  东深却将她推到身后,任她想要上前都于事无补,她看着那狼王张开血盆大口,想拼尽全力再去挥刀,可就在这时,令她震惊的一幕出现了。狼
  王凑近陆东深,半张的嘴巴又阖上了,鼻子在他身上闻了闻,紧跟着发出一声嚎叫。

  这嚎叫跟刚刚的不一样,但具体哪不一样蒋璃说不上来,就觉得它好像是害怕什么似的。
  只见狼王盯着陆东深,虽说还有些不甘,但开始缓缓后退,而其他狼听到狼王的嚎叫后也开始节节后退。
  只有那只幼崽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往前冲,还踉踉跄跄地冲不利落。很快它就到了蒋璃跟前,却也只会用鼻子蹭她,然后叼住她的裤腿使劲晃脑袋。
  蒋璃想到这一晚上的遭遇,气不打一处来,使出吃奶的劲朝着幼狼举起了刀,紧跟着不远处有狼在嚎叫,那小幼崽一愣,抬头瞅着蒋璃。

  这一眼就让蒋璃下不去刀了,搁在半空,迟迟落不下来,她觉得这哪像是头凶猛的狼啊,跟桑尼家养的小狗似的可爱。陆
  东深在旁喘着气,“放了吧。”
  蒋璃也是真心下不去手,末了手一松,刀子就落了地。那幼崽许是才明白过来刚刚的出境,一扭脸又踉踉跄跄地跑远了。那
  群狼渐渐退去,就像是来时一样悄无声息。蒋

  璃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全身像是被人抽了筋似的动弹不得,现在能活下来她还是觉得不大真实。陆
  东深也坐在原地缓了许久,然后伸手拍了她一下,“走吧。”蒋
  璃趴着不动,半天后道,“你掐我一下,我得先证明一下我不是在做梦。”闻
  言,陆东深有点哭笑不得,上前环过她的肩膀将她拉坐了起来。
  她也着实是一点力气都没了,头歪着靠在他的肩膀上,连眼睛都睁不开。陆东深转头瞅着她,她的脸皎洁如月,忍不住抬手,修长的手指即将触碰她的脸颊时微微滞了一下,然后初衷一改,掐了她的脸一下。蒋
  璃呼痛,这才睁眼。“
  咱们没死是吧?”她问。“
  是,命大。”陆东深仍旧搂着她。
  蒋璃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那颗早就以为不复存在的心脏又开始有规律地跳动了。
  夜风徐来,生凉。
  有了冷意,蒋璃这才意识到自己还靠在他怀里,而他也还在看着她,两人的距离从未这般近过,尤其是他的脸近在咫尺,英气非常,他的气息直往她呼吸里钻。她

  蓦地推开他,一脸的不自在。
  陆东深也顺势将身子斜栽一边,似笑非笑,“虽然说大恩不言谢,但你也不用这么快过河拆桥吧?”“
  不敢不敢,小恩小惠你都斤斤计较,要是欠你个大恩,那我这辈子还能好过?”
  嘴巴不饶人。陆
  东深嘴角隐着笑,起了身,冲着她一伸手,“起来吧。”蒋
  璃没把手给他。

  隔着夜色,她与他对视。他
  背后是大片星空,他的眼也似夜阑般深邃难懂,从她这个角度看着他,他高大如神祇。
  她收了吊儿郎当,问,“你吃过狼?”陆
  东深看着她不语。蒋
  璃始终与他对视,再次问,一字一句,“你吃过狼,对吗?”
  夜空下,陆东深收回了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一次他回答了,“是,我吃过狼。”
  **谭
  耀明被相关部门拉去问话,等出来时天际线半明半暗。黎

  明前总是最黑暗。齐
  刚等手下一直在外面候着,终见谭耀明从楼阶上下来后,倚靠在车旁抽烟的齐刚马上把烟头一掐,快步上前。谭
  耀明在临去问话之前一直在处理受伤兄弟的事,还有被封的几处场所他都要一一去跑关系,紧跟着就被带走问话,这一天一晚上下来心力憔悴。天
  明前气温低,有风。谭
  耀明却没穿外套,大衣搭在胳膊上,齐刚上前后接过他手里的外套,其他兄弟开了车门。“
  来根烟。”谭耀明没急着上车。
  齐刚从兜里掏出烟盒,抽了支烟出来递给谭耀明,又为他点了火。做完这些,又给兄弟们递了个眼色,他们便先退去了。“
  谭爷,天凉,您披上点。”齐刚将外套披在他的肩头上。然
  后,他自己也点了支烟,陪着谭耀明站在车旁抽烟。“
  闹事的人查出来了吗?”良久,谭耀明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