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35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璃盘着腿坐在一垛香松木上,头顶上是大片星子,坠着天际,夜色太好,碎星就显得很近,似乎抬手可触。
  火光摇曳,她笑得狡邪,“受人恩果千年记,今天你吃我口粮,我也不需要你感恩戴德,就顶了你前后两次救我,咱们扯平了。”陆
  东深上前从她腿底下抽出条香松木来,她一晃险些从上面掉下来,他大手一扶,稳住她的身子,笑道,“不做商人可惜了,算盘倒是打得精细。”蒋
  璃看着他将那支香松木扔进火堆里,篝火又燃亮了不少,驱散了夜幕下沉凉的寒意,这么看着他,她突然觉得有些异样,心底深处也有种暖洋洋的东西在滋生。

  不似平时的高高在上,这样的陆东深让她觉得很有烟火气。
  她支起腿,一条胳膊搭在膝盖上,一副懒洋洋,“在这么个荒郊野岭,口粮可是救命的,这本来就是等价买卖,大不了明天我再让你蹭一顿我的口粮。”陆
  东深坐在篝火旁,四两拨千斤,“今天我吃了你的鱼,明天大不了打来还你,但你欠我的就是欠我的,抵不了。”这
  个人还真是油盐不进。蒋
  璃懒得跟他多费口舌,从香松木上下来,又从里面翻腾出四支较粗的枝干,一屁股坐在篝火旁,将浸了油的布头拿出来裹住枝干一头,一层一层压住捆紧。
  “这一路上凶残着呢,还不定最后谁欠谁的。”
  陆东深没说话,靠在旁边,借着火光看她。被

  他瞅得有些不自在,蒋璃将两支粗枝绑好后,一扭脸去洗漱回了帐篷。
  山林之中,落日而息。
  夜里寒气大,所以回到帐篷里是最明智的选择。蒋璃在帐篷里点了亮,将这一天的行程路线和所见所闻记录在记事本里,然后,十分自觉地将陆东深从记录中屏蔽了去。如
  果脚程没问题的话,明天就该到达主峰,尚且不说还有怎样的危险等着她,就单说抓麝香鼠就没那么容易。
  旁边的帐篷里有了动静,应该是陆东深也回去了。蒋璃突然想起他在酒店住的房间,整齐得近乎变态,心想着帐篷里不知什么样。
  想来不管什么样吧,肯定不如她帐篷里这般热闹。背
  包里的东西近乎被她摆了一帐篷,原因是要找笔。
  把该记的都记好了,她抻了个懒腰,这才觉得肩膀酸疼得很,负重太大的结果,许是破皮了。解了衣服拉链,打算瞧瞧伤势如何,可衣服褪到一半的时候她蓦地反应过来,紧跟着重新穿好衣服。回
  头,帐篷外黑兮兮一片。
  她只觉得头忽悠一下,心脏砰砰直跳,陆东深的帐篷始终没亮,那她刚刚脱衣服的影子肯定会晃进他的视线里,当然,如果他要是有心看的话。
  这两天她独自一人惯了,怎么就把他给忘了?旁
  边帐篷无声无息,蒋璃很有冲动想要闯进去揪住他脖领子问他刚刚有没有偷看,可这么想着又觉得自己真是矫情,想他陆东深那样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环肥燕瘦的还差她这一款?再说了,刚刚她又不是当着他的面脱光了衣服。不
  知怎的脸颊有点烫,蒋璃从一堆东西里翻腾出只小镜子,借着光亮一照,也不知道是不是外面篝火的缘故,她的脸色竟然绯红。
  她和他的帐篷,中间其实不过就是隔了两层防风布,间距不足一米,这其实跟睡在一起没什么区别。睡

  在一起……
  蒋璃清了清脑子里的杂念,她认为,自己想太多了。熄
  了头灯。彻
  底陷入黑暗之中。她
  钻进了睡袋里。
  已经充分蓬松的充绒升级版睡袋,一钻进去就跟躺在棉花里一样,舒服温暖。在户外,跟大自然搏斗了一整天,到了此时此刻能安稳躺在睡袋里实则是件幸福的事。可
  今晚失了睡意。
  不像前两晚,不敢睡却困得要死。
  翻来覆去。最
  后像只蝉蛹似的蹭到帐篷边,冲着空气咳嗽了两声。隔

  壁没动静。
  她把耳朵竖直了也没听见半点声,就像死人似的不见呼吸声。
  这男人是睡着了?她
  其实特别好奇他是睡着还是醒着。
  睡着的话,那他打不打鼾?
  醒着的话……
  蒋璃打了个寒颤。
  那他在干什么呢?
  挺尸般地又过了十多分钟,那边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蒋
  璃清清嗓子,头冲向他那边,“奸商?”没
  人回应。“

  陆奸商?”
  “干什么?”那头的嗓音听上去有点沉,似乎不悦。
  蒋璃听见他动静后心里总算踏实了,又裹着睡袋骨碌回原位,刚要阖眼,岂料那头开口了,命令口吻,“说话!”她
  双手扒着睡袋,说话?
  既然对方有聊的意愿,那她还真是一肚子疑问。
  “陆奸商,你真是来找我的吗?”“
  废话。”还
  真是……“
  你为什么来找我?”这是蒋璃在见到他之后想了大半天都没想明白的问题。担
  心她?别
  闹了,他跟她非亲非故的。
  那头沉默了。就
  在蒋璃以为他打算结束聊天了,不想他又开口,“你这个人在我眼里没什么信誉度,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果
  然!
  跟她估算的一样。
  “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怎么就没信誉度了?要不是为了邰国强,我现在能在这凄风苦雨吗?”
  “如果不是你装神弄鬼,你现在的确不用在这凄风苦雨。”他语气很淡,听不出什么感情波动来。蒋
  璃就知道跟这个人聊天一准没什么好结果,干脆也就不继续了,一翻身,有一点点的凉入了肩头,她把睡袋拉高,整张脸蒙了进去。过
  了好一会儿,蒋璃又探出脸来,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那头没声音。

  蒋璃又等了半天,还是没等到陆东深的回答,估计着这次八成是睡着了,可念头刚落下,就听他说,“你做的记号,瞎子都能看见。”冷
  不丁的出声吓了她一跳。这
  人是反射弧长吗?“
  所以,还说你没户外经验?如果没经验的话怎么能看得懂我留的记号?”她决定把他拉下马。
  然而,没能如愿。
  陆东深轻描淡写地说,“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懂。”

  夜半时,蒋璃蓦地惊醒。
  只觉得头皮嗖嗖地凉。不
  是寒冷。
  是一种危险正在靠近,直觉。像
  她经常游走荒芜的人,直觉往往比理智更重要。
  蒋璃一骨碌起身,冲着隔壁低语,“陆先生!”
  头半夜聊天聊得不愉快也就那样了,真遇上个什么危险她对他弃儿不理的,也不是她性格能办出来的事。
  可声音刚落下,就听陆东深的声音从帐篷外传进来,低低的,“蒋璃,赶紧起来。”这
  一声让她头皮发紧,三下五除二从睡袋里爬了出来,一掀帐篷,见陆东深早就坐在篝火旁,身边摆放着六支手工照明火把,其中两把是她临进帐篷前做好的,他这是又做了四把?也
  就是说,她睡着的时候他其实一直没睡,守在帐篷外做火把?见
  她出来后,陆东深将其中一把火把扔给她,道,“一会儿不论发生什么事,都必须在我身边。”
  这话向来是她对别人说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