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33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要夺包,却见陆东深将她的包往肩上一挂,弯身拎起自己的包,“走吧。”蒋

  璃怀里继续抱着他的外套,于心不忍,“那个……陆先生,你这样很让我诚惶诚恐啊。”堂堂陆门的太子爷啊,她就这么任由他大包小包的跟个背山工似的,是不是有点大逆不道啊,万一哪天这位太子爷登基成了正主,依照他素来“精打细算”的性子,她不得被诛九族?
  陆东深没管她脑子里的这些弯弯绕绕,说了句,“赶紧找到原料赶紧撤,找不到原料我掐死你。”得
  ,又恢复了高冷状。蒋
  璃觉得,这人是不是分裂啊。
  **邰
  梓莘一进病房就看见邰业帆来了,一身的酒气,双手拄床身子还有点晃,低着头跟床上的邰国强喋喋不休。
  “爸,赶紧醒过来吧,这个鬼地方太没劲了,玩得都不尽兴。”

  “那个谭耀明,还有那个什么什么璃的,早晚有一天我弄死他们替你报仇。”说
  完这话他又嘿嘿直乐,“那个叫什么璃的先擒来玩玩,直接弄死了有点可惜,长得挺漂亮的。”
  邰业扬在沙发上坐着看杂志,没理会邰业帆的疯言疯语。倒是这话听进邰梓莘的耳朵里了,转头看了秦弈一眼,秦弈会意,返身去关了门。
  她上前,一把将邰业帆扯离了病床,面色清冷,“我警告你,这些话你最好只在病房说说,说过就给我忘了,否则出了什么事,我可不会再给你收拾烂摊子!”
  “烂摊子?你还嫌咱们邰家烂事不够多吗?”邰业帆喝了点酒就开始口无遮拦,“他陆门算个什么?还真当我邰业帆怕了他们啊?妈的,这笔账我一定会跟他们算!”
  “就凭你?”邰梓莘冷笑,“你有什么本事跟陆门斗?先别说陆门了,单是一个陆东深就能拔掉你一层皮。”

  “我没本事?那你有本事?你的本事就是抢自家哥哥的生意踩着自家哥哥的肩膀往上爬?”邰业帆醉眼圆瞪,“邰梓莘,你可真是有本事啊,以前我怎么就没看出你有这么大的野心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就是被陆东深甩了你拉不下来脸吗?你以为你在商场做大做强就能让陆东深回心转意?你给我记住了,咱们邰家不需要求着谁巴着谁,你也别给我犯贱去招惹那个陆东深,你——”邰

  梓莘抬手一个耳光扇过来,掴得挺狠。掴
  愣了邰业帆,也让始终将自己当成局外人的邰业扬抬了头,惊愕地瞅着邰梓莘。
  “醒了吗?”邰梓莘冷冷地说了句。
  “你有病啊!”邰业帆说着就抬手过来。
  巴掌没落下来,被秦弈拦下了。邰业帆怒了,冲着秦弈嚷嚷,“给我滚蛋!”
  邰业扬看不下去眼了,起身上前,“差不多行了,一家人闹成这样有意思吗?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倒不如想想接下来怎么办。”邰
  业帆虽说性格乖张,但始终还是不会忍心打自家妹妹,手一甩,转身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我还是那句话,现在邰家处于敏感时期,因为父亲昏迷不醒,上个月刚谈成的能源项目现在随时都会面临变动,一旦有变动,董事局那边怎么交代?还有,沧陵这边的地皮一直是父亲的心愿,我们必须替他完成。”邰梓莘嗓音清冷,思路清晰。
  邰业帆没出声,倒是邰业扬开了口,“能源项目我会继续跟进,沧陵这边原本父亲是要交给也帆来做的。”话
  说得很明显,邰梓莘语气沉凉,“你觉得他有那个本事跟陆东深抢地吗?”
  “我怎么就没本事?”邰业帆一听这话又急了,“我大小都是集团的副总吧。”“
  是啊,邰副总,你能坐上这个位置凭的是什么你心里最清楚,你说你有本事对吗?行啊,趁着现在陆家也被舆论压着,你倒是把地皮的合同给我拿回来,去跟谭耀明谈,去跟当地政府谈啊。”“
  我他妈现在就去!”邰业帆说着就起身,踉踉跄跄地朝门口走。“
  晚了。”邰梓莘冷冷甩了句。

  邰业帆脚步一顿,转头看她,“你说什么?”邰
  业扬也不解地看着邰梓莘。邰
  梓莘一字一句说,“官阳区那片最有价值开发的地皮,陆东深已经先下手为强了。”
  近傍晚的时候,陆东深和蒋璃两人终于找到一处适合落脚的地,林木少却从外瞅进来视野较隐蔽。陆
  东深负责搭帐篷,先堆了不少枯叶垫底,一搭一建都十分娴熟和专业,蒋璃看在眼里,心里有些明镜,却什么都没说,从背包里拿起水壶就走了。

  等陆东深将两个帐篷都搭完后这才发现蒋璃没了踪影,原以为她不过就是附近转转拾些柴木,岂料压根就不是。正
  想着,就见不远处林间的缓坡处摇曳着一个女人身影,他的眉头稍稍松开,是蒋璃回来了。
  蒋璃还真是拾了不少柴木,不知从哪找的干藤蔓充绳捆紧背在后面,怀里抱着只水壶。等走上前,将柴木往地上一放,瞧着一前一后的两只帐篷乐了,“你搭得挺快啊。”
  而且将她的帐篷搭在他的帐篷之后,躲开风口,这么一瞧还挺有绅士风度。“
  你去哪了?”陆东深的声音有点沉。
  “我?”蒋璃朝着柴木一踢,又示意了一下水壶,“找水,生火。”这
  还用问?陆
  东深看了她少许,脸色看上去有点难看,但也没多说什么。蒋璃觉得他有点奇怪,刚要开口问,他就接过她手里的水壶,开口,“你跟我说一声我去找就行。”蒋
  璃抿嘴乐。陆
  东深瞥了她一眼,将水壶搁一边,开始拾掇柴火。“
  你知道在这种地方怎么找水吗?”蒋璃蹲下身来,偏仰着头瞧着陆东深。

  陆东深没搭理她。蒋
  璃耸耸肩膀,这人怎么阴晴不定的。干脆席地而坐,帮着他一同架柴木,但出于同行之谊,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跟他普及一下,“走户外的都遵循‘走脊不走沟’的原则,山沟多荆棘,又有隐藏的危险,山脊就不同了,因为地势较高,所以可以避免一些隐性危险,最便利的就是找水源,一路朝着地势低的方向走就一定能找到水源。”陆
  东深拿了打火器,也不知是听没听进去,火苗一窜,烧在柴木上很快就浮游了淡淡松香。
  “这是香松木。”蒋璃在旁等着火苗慢慢升起,“如果能在野外找到这种树,那证明是老天垂爱。这种香松木油性好,可以拿来做火把驱走野兽,也能维持篝火两天两夜不灭,而这种植物的根、茎、皮都可以拿来入药,不过最好的就是拿来制香,在汉武帝时期,有外藩进贡香料,其中有一种叫做迭鸾香的,里面就是加了这种香松木的气味,不过香松木提取有用气味也不是很简单,得把一部分油性成分去离,保留松的清雅之味才行。我个人是觉得古代的气味分离技术肯定不如现代,所以那味迭鸾香也未必有传说中的那么好闻吧。不过香松木在迭峦香里也只是其中一道气味,像是牛角花啊卷丹什么的肯定也会有,不然怎么能催情呢?”

  说完这话后,见陆东深转头看着她,她马上解释,“你千万别紧张啊,放心放心,单单只是香松木的话绝对没有催情效果。”
  篝火起来了。香
  松木果然就是如蒋璃所说油性极佳,那火苗烧得匀称,又没有呛鼻的味道,入呼吸就是绵长的清香。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