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31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临客楼被人砸了,几个兄弟受伤,其中一个伤势严重,手筋差点被人挑断,齐刚生怕耽误病情先叫了救护车才去通知的谭耀明,所以等谭耀明赶到的时候,只瞧见楼内一片狼藉和地上的血迹。来
  闹事的人背景不详。
  据临客楼的服务生说,之前是来了一拨客人,点名要茶楼里最好的茶叶,结果上了茶,对方其中的一个人嫌茶不好,咬死了茶楼里贩卖质量不过关的茶叶。茶楼里有谭耀明的手下,是专门守着茶楼的治安,见对方的人对茶楼里的服务生推推搡搡的就上前制止,结果两拨人就打了起来。对
  方动了刀子,一看就不是善茬。见
  了血,就会有丨警丨察。谭
  耀明前脚刚到,后脚丨警丨察就来了,只是那伙人在闹完事后就散得干净,这做法可不像是简单的江湖打斗。做了相关笔录,又排查了现场,又询问最近跟什么人结了仇惹了事等。
  谭耀明对丨警丨察没什么忌讳,只是一心惦记送往医院的几个兄弟,所以笔录过程都是齐刚代劳。可
  临客楼这边的情况刚压下,齐刚又接到了电话,然后面色凝重地跟谭耀明说,酒吧和歌厅、饭店那边也都出事了。这
  一次不是被人砸场子,而是惊动了检察厅和税务局和扫黄组的人。谭
  耀明被人举报行贿、偷税漏税和公共场合下涉黄等几项罪名,一时间谭耀明的地盘多地起火,分身不暇。但
  对于谭耀明来说,这些事都差不多是这几年的常态了,做他这行的,能爬到这个位置得罪人在所难免。幸

  得这几块的人他都认识,能说得上话,大家也算是给他几分薄面,末了,税务局的人跟他交了实底,“这几年你的情况我们该查的都查了,也知道你是老狐狸我们找不出证据来,但这次怎么着也得走个程序提溜你几天,给你提个醒,怎么就单单这个时候被人举报了?还不是商会选举快到了,你自己心里有个数。”谭
  耀明心里明镜的,不用提醒他也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闯江湖的这些个人也不见得各个讲义气,为了上位什么招数没有?
  忙让齐刚好生招待这几块的人,他也乖乖做良好市民接受调查。
  心里自是焦急也没办法,再派去其他人也未必有本事找到蒋璃。如

  焚心境,却只能任其燃烧。*
  *祈
  神山这边又是一副光景。
  蒋璃被困藤蔓阵已经个把时辰了,大正午的阳光已经开始在渐渐偏移,她开始心生绝望,如果太阳落山之前她还无法逃脱,那最后只有两种结局,一是会被晚上出动的毒虫野兽蚕食,二是被捆在这里活活脱水而死。不
  管怎么想,死相都会很难看,这对一个十分在意自己容貌又十分爱美的姑娘来说是场致命打击。

  手腕、胳膊、脚腕等被缠住的地方都不过血了,这是她拼命挣扎后的结果,那些藤蔓像是触角一样甚至勒紧了她,她在想,也许她还有第三种死法,那就是全身血液不通肿大而死。蒋
  璃越想越觉得这趟来得不值,想过祈神山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很危险,那对于她来讲或许危险系数就能降低些吧?这几天一路走到现在,结果横竖还是个死,太糟心了。早知道这样,她还不如在刚上山时就被那变态的树给弄死得了,起码能死得渣都不剩,也好过死的时候全身肿得跟猪一样。陆
  东深你大爷的!
  她在心里愤愤咒骂,最后干脆朝天大吼,“陆东深你大爷的!你大爷的陆东深!陆东深——”
  “差不多就行了。”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了出来,“骂人骂上瘾了?”

  蒋璃一愣,误以为自己是出了幻觉,嘴巴张了张,想再骂一句试试看,就见树影间走出来一道男人的身影。
  下一秒瞪圆了双眼,冲着那个身影欢呼,“啊!奸商!是你吗?”
  是陆东深。蒋
  璃使劲眨了眨眼睛,这才确定自己看到的不是什么海市蜃楼之类的幻象,可这个陆东深就这么出现在她面前,总让她觉得恍恍惚惚似做梦。
  陆东深打老远就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然后一句你大爷接着你大爷的,想来除了她也没什么人敢这么咒他。这会子终于瞧见她了,见到眼前这幕一时间觉得好笑,又很认真地问她了句,“我怎么得罪你了要你这么骂我?”“
  我真不是在做梦啊?”不
  远处的男人逆光而站,落下大片颀长的影子。他没了平日的西装革履,黑T恤配了件皮夹克,一条黑色休闲裤还是显得腿老长,脚上踩了双黑色登山靴,背着挺大的军绿色背包。这
  种背包是沧陵户外用品店的标配,结实耐用,主要兜多,功能强。见
  惯了他平时的模样,现在看着这样一个他还多少有点不习惯,少了商人的精明,多了徒步者的潇洒。
  陆东深摘了太阳镜,随手挂在胸前领口上,看起来风尘仆仆,却是目光含笑,“看见我很奇怪吗?”蒋
  璃马上道,“不奇怪不奇怪,我知道我这个人一向福大命大,肯定能有人来救我。”陆

  东深忍着笑,打量着被缠的跟只蝉蛹的她,“你这是阴沟里翻船啊还是真没两把刷子?”蒋
  璃愤愤,“被只猩猩给耍了。”陆
  东深状似了悟地点点头,却不着急救她,说,“如果我不来,你今晚就能命丧于此了吧?”蒋
  璃也不瞒他,“是,这种植物本身没毒,但就是做了那些毒虫野兽们的鹰犬了,又或者就是能让人血流不通而死,总之还有欠研究,你先别问那么多了,快救我出来。”
  “让我救你也行,怎么报答我?”陆东深好整以暇。
  蒋璃诧异地看着他,“你不就是来找我的吗?”既
  然如此,救她出险境也是应该的吧。虽然说她很诧异他会出现在这,因为在她认为,就算真的有人来找她,那最有可能出现的人是谭耀明,而不是眼前这位口口声声并不信任她的陆东深。
  等等,是因为不信任,所以他来了?这是什么狗屁和不要命的理论?陆
  东深双臂环抱,看着她笑,“我是来找你的,但没想到还没见到人就被骂得狗血淋头,所以,我有理由相信我这趟进山是进错了。”
  蒋璃觉得他有点小心眼,至于吗,她就是骂他了,他还能少块肉还是断条胳膊?想来还真是奸商本质,一点亏都不会吃的。“
  我要是出事了,邰国强这辈子都别想醒过来,到时候倒霉的可是你陆先生。”这
  话说的有理有据,搁平常人也会觉得在理,可陆东深不走寻常路,闻言后竟笑了,饶有兴致地问,“你这算是威胁我?”“
  威胁你谈不上,就是要告诉你一个血淋淋的事实,我现在是你唯一的救星,我不能出事。”陆
  东深眼里依旧有笑,不紧不慢道,“还有什么消息能比沧陵巫医死在这里更劲爆的?到时候八成那些记者们也没空搭理天际,这一来一回的时间空档,正好方便我处理天际不利舆论。”
  “陆东深你——”大爷的,这三个字硬生生被她咽下去了,再开口风轻云淡,“那行吧,你想我怎么报答你?先说好了,违背原则的事我不做。”“
  例如?”“
  例如杀人放火。”蒋璃没好气,“再例如陪睡和以身相许。”陆
  东深哑然失笑,由衷道,“你还真是个奇女子。”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