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52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耿跃民心态崩盘了,双瞳一放,整个人失了神彩,发干的嘴皮子动了动,艰难地从牙缝当中挤出那沙涩的声音道:“我同意!”
  “不要,民哥,我们不能把公司卖了,你这么做,兄弟们会寒心的,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吧!”许松大叫道:“当初我们在一起,不就是看不惯那些官僚吗,想着可以自己做主,搞自己的事业,现在你要卖了公司,叫兄弟们以后怎么办啊?”
  耿跃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松啊,如果不卖,兄弟们家里就要揭不开锅了。陈元的媳妇在医院生孩子,七千多块钱还是他老丈人垫的。包子他儿子九月上大学的报名费到现在还没着落呢……比起公司,兄弟们的生计才是头等大事啊。现实啊,人啊总得向现实低头。方长……方总,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我的兄弟们啊!”
  方长笑了笑,说道:“干什么,这又不是生离死别,别这么悲情,别叫我方总,我只是乔山机械厂的一名临时工,你们的老板另有其人,不过我以我方长的名誉发誓,除了为公司整体发展向好的方赂提供战略指导外,公司的管理细节还得耿总你亲自来,毕竟那是你的兄弟们,外人插手管理不太方便!”
  “什么?”耿跃民以为方长要取他而代之,没想到人家根本对总经理这个位置没兴趣,耿跃民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方总,你这是跟我开玩笑的吧,你说的那个老板是谁啊?”
  “我没开玩笑,你们的老板也是我的领导,过阵子你就会见到她了。”方长认真地说道:“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今天先送一份见面礼。”
  说着,方长拿出电话来,将先前找到的号码给拨了出去,接通之后,只听电话里一个有些疲倦的声音问道:“哪位啊?”
  “孟总啊,我是乔山机械厂的方长!”
  这番自我介绍后,方长自己都感觉后颈窝子在冒凉气,千万别来句“不认识”,那特么就尴尬了。
  正当方长有点小紧张的时候,就听到对面的孟常德喜道:“小方啊,你好你好,哎哟,你要是不给我打这个电话啊,我都不知道天黑了!”
  方长总算是松了口气,暗叫一声好险时,笑道:“孟总还是得多注意一下身体,野外作业处大小事都得你亲自把关,你可要好好保重才行啊!”
  “好小子,哈哈……怎么了,突然来这个电话,是不是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既然是这种态度跟语气,方长就没必要再客气,张口道:“我听说咱们公司在龙山区块以东的万安气田,准备打包承包出去?”
  孟常德笑道:“消息挺灵通的嘛,是有这么回事,我们也在试着打一些资质不错的私人服务公司来承包,毕业万安是低产区,用咱们的设备和人员去那边干,成本太高,干一次亏一次,完全没必要啊。”
  “嘿,孟总就别为这事情操心了吧,我这不是给你排忧解难了吗?”方长厚着脸皮道:“咱们省内有一家永发勘探服备公司,员工都是从国能集团出来的,刚刚从中汉五星油服设备厂整了十台特种装备,完全具备这种承包的条件,你看是不是考虑一下,如果你们有合适的考虑了,那我也就不再问了。”
  孟常德哈哈一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也没找到合适的,那就交给永发勘探公司来做吧,不过你得让他有个心理准备,我们给出的费用肯定不会太高啊!”
  “这个当然,我一定会转告他的!”
  “好,那就让人明天直接过来吧,反正甲方那边催得也紧,我正为这事情烦呢!”
  时间一敲定,方长挂了电话冲满含期待的耿跃民说道:“万安一线,野外作业处决定全部包给你们公司来做,耿总,这活,你们接吗?”
  “接,我们接!”耿跃民老泪横生,离席冲过来一把拉住方长的手叫道:“方总,你真是我们公司的救命恩人呐,以后我们永发上下就跟着你干了!”
  方长一脸苦笑道:“都说了,我不是方总,叫我方长就行了,老板另有其人,以后见了面你们就知道了!”

  其实方长心里明白,万安一线的井对野外作业处来讲算是鸡胁,对他们是鸡胁对私人老板就不一定了,那也许该叫作排骨。自知之名方长还是有的,如果不是看在周芸的面子上,孟常德不会行这个方便,又或者说是如果没有周昊的点名照顾,方长说话,孟常德卵都不会卵他。这就叫人情世故,这就是现实!
  耿跃民和许松久久都无法从震惊与狂喜当中缓过劲来,这样的大落到大起,就像从地狱的门口一下子上了天,这样的刺激,他们不想再来一次,因为那样的话,他们不知道还能不能抗住这种压力。
  面对这样的情况,第一杯酒下肚的时候,耿跃民的手还抖得跟筛子似的,许松则在他的旁边一个劲的傻笑着。
  “怎么样,谭哥,今天这钱没让你白花吧,下次改地方吧,去吃路边摊,省得你肉疼!”
  谭斯贵老脸一红,叫道:“有你这么说老哥哥的吗,快快,自罚一杯!”
  “我不喜欢喝酒的!”方长摇摇头道:“你还是抓紧时间把车先定下来,咱们可以讨论一下租金的事情了。”
  “嘿,这个你放心,受了你的启发,昨天晚上我就跟人已经把事情谈妥了,估计明天凌晨,这十台车就能到洪隆!”谭斯贵一脸得意地说道。
  方长倒是对谭斯贵另眼相看了一些,这老小子看不到甜头一般不动手,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下定决心,方长笑了笑道:“这批装备成交价是多少,方便透露一下吗?”
  “这个……”谭斯贵犹豫了,价格这东西属于商业机密的范畴,他怕方长按照的车价来定租金的价格,这对谭斯贵来说不算什么好事,在一番挣扎过后,谭斯贵一脸豁出去的样子说道:“告诉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共三千二百万,老哥我这次可是下血本了!”
  三千二百万?方长伸手找谭斯贵要了手机看看那些特种装备的照片,说实话,这三千二百万花得挺值,六台固井用车载设备,三台压裂车,还有一台混沙作业车,这一批设备如果交给野外作业处的装备部来采购,最少也得八千万,这当中的门道真是无法描述啊。
  看到谭斯贵哭丧个脸,方长笑道:“行了,谭老哥,你也别在我的面前装了,三千二百万你肯定不会一次性付的,可怜巴巴地演给谁看啊?”

  谭斯贵吓了大跳,是自己暴露了什么吗?为什么他连这个都看出来了啊?于是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喝了一口酒,道:“先给了一千六百万,剩下的分两年付清,这是我们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法,老弟,这可不是你跟哥哥砍价的理由啊,哥哥给你交了心,你可得多替哥哥想想吧!”
  方长摇摇头道:“这么算起来,我现在应该算是永发公司的合伙人方代表,跟你是对立面,一切当然得从永发勘探的利益出发啊!”
  一听这话,谭斯贵哭了,耿跃民和许松顿时来了精神。
  “方老弟啊,你这方向盘甩得太急,我腰受不了啊!”谭斯贵苦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