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8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过一顿并不正宗但味道还不错的鱼片打火锅,萧晋来到主卧阳台开始打电话。
  跟裴子衿简单汇报完情况,他又一一给家里的女人们、丁夏山以及陆熙柔、董雅洁她们分别报了下平安,一通电话打完,时间已经来到了凌晨。
  他点燃一支烟,抬头望着因为光污染而不怎么明亮的星空,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和疲惫。
  从最开始的翠翠受伤昏迷,到贺兰艳敏离家出走,再到劳新畴这个名字出现,以及最后牵扯出来的核弹危机,就像是扯线头一样,一拽拽出一大嘟噜的麻烦事。仔细想想,最近这一周之内的经历可谓险象环生,危机四伏。

  好在,他的运气让他结识了张安衾,从而解毒并活了下来;他的智慧和勇气又让他仅凭一己之力就力挽狂澜,避免了一场足以毁灭千万人幸福的世界大战。
  在这一切都终于画上句点的那一刻,他绝对有资格骄傲,但他却只想回家,在家里的床上睡他个天昏地暗。
  责任不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背上了它,就等于背上了沉重的压力,如果人生原本就是一场修行的话,那么,拥有太多责任感的人就是最悲苦的苦行僧。
  萧晋天生爱享受,他不想当苦行僧,只是很可惜,性格决定了命运,他的未来,早在小太妹死去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

  “有没有兴趣喝一杯?”
  身后传来张君怡的声音,他转过身,就见这姑娘长发披散,素面朝天,上身只有一件运动背心,雪白纤细的腰肢下则是一条牛仔热裤,很眼熟,似乎就是张安衾这两天穿的那一件。
  接过姑娘手里的啤酒,他说:“我昨晚特意从便利店买了两套女式睡衣,干嘛还要穿你侄女的衣服,就不怕给人家撑破么?”
  白他一眼,张君怡转身走向客厅。“认识了这么久,你居然还没看出来安衾的身材比我要好很多,我现在真正相信你确实没有打她的主意了。”
  闻言,萧晋仔细回想一下,再跟眼前的满月对比,顿时就好笑道:“还真是,安衾的月亮居然比你还要圆,你这个姑姑当的一定压力很大吧?!”
  张君怡无语的叹了口气,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问:“你平日里说话都是这么讨人厌么?”
  “算是吧!”在她身边坐下,萧晋抿着酒说,“只有不熟悉的人才能见到我一本正经的样子。”
  “那我倒真有点好奇你是怎么得到那么多女人的青睐了。”
  “这个啊!问你侄女去,在夷州,她对这个问题的发言权绝对最大。”
  张君怡摇头:“遇上你,真是那孩子的劫难啊!”
  萧晋沉默了会儿,目光温柔的说:“能遇到她,是我的幸运。”

  “不错!”张君怡拍拍他的肩膀,“就冲你这句话,明天你们的约会我就不跟着了。”
  萧晋挑起眉:“大半夜的找我喝酒,就是为了这个?”
  “不然呢?那可是我当妹妹一样疼的侄女啊!”张君怡翻个大大的白眼,“你要是个不混蛋的单身人士,她喜欢上你,我倒没什么意见,可现在眼睁睁看着她注定要心碎却无计可施,这种焦灼的心情,你是体会不到的。”
  萧晋苦笑:“我可能确实无法体会,不过,要是联想一下未来我女儿要谈恋爱时的场景,多多少少也是能够感受到一点的。”

  张君怡笑了起来,侧过身看他:“对了,记得你说你妻子怀了孕,男孩?女孩?”
  “不知道,”萧晋摇头,“家里是在我来了夷州之后才发现这一点的,到现在还没有三个月。不过,我奶奶把过脉,说八成的可能是儿子,着实让我松了口气。”
  “怎么?你重男轻女?”张君怡瞪起眼。
  “正相反,我最喜欢女儿了。只是就像刚才说的那样,一想到未来会有一个臭小子抢走、甚至伤害她的心,我就一阵阵的难受。为了不遭这种罪,我宁愿老天给我的都是儿子。”
  “哈哈,活该!”张君怡幸灾乐祸的笑,“让你花心,现在知道我们当家长的心情了?”
  萧晋撇撇嘴,无话可说。
  “OK!”过了一会儿,张君怡将喝完的啤酒瓶放在桌子上,拍拍他的肩膀起身道,“早点休息吧!明天好好陪安衾,让她玩的开心一些,我允许你们拉手或者拥抱,但仅此而已,敢越界,老娘就阉了你!”
  萧晋翻个白眼:“要越界早越了,用得着你威胁?”
  张君怡莞尔一笑,扭着不怎么大的满月走向客卧,到了门前却又停住,回头说:“萧晋,谢谢你让我能继续光明正大的留在夷州生活。”
  “能换一个和你侄女的亲吻么?”萧晋问。
  “白日做梦!”

  “现在可是晚上。”
  回答他的是关门的声音。
  一夜无话,第二天醒来,他打着哈欠出门,见张安衾已经坐在客厅里,连妆都化好了,长发梳成了一个简单的马尾辫,清清爽爽,充满了年轻少女的明媚与活力。
  “呃……妹子,你这个样子让我压力好大。”他抠着眼屎说。
  张安衾给他一个元气满满的笑容:“早餐我已经买好了,就在厨房,你快去洗漱吧!”
  萧晋愣愣的走进卫生间,片刻后又探出头来,小心翼翼的问:“我昨儿个是只答应了陪你玩儿一天,没答应别的吧?!”

  女孩儿高高的噘起嘴,嗔道:“再说这种话,我哭给你看哦!”
  嗖的一下,萧晋乱糟糟的脑袋就消失了。
  女孩儿笑了笑,但很快表情就又黯淡下去,慢慢低下了头。
  萧晋也很惆怅,坐在马桶上思考今天该怎么办,但想来想去,最终的结果都是看张安衾会怎么办。过分的亲密肯定是要坚定拒绝的,但一点点接触和情感的表达,也要界限分明吗?这样可就很难达到张君怡“让她玩开心”的要求啊!
  想到这里,他郁闷的叹息一声,起身提上裤子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小便竟然是坐着解决的。
  这可太恐怖了,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老子至于吓成这个样子么?

  因为夷州曾经被岛国和大陆溃军连续统治过近百年,所以真正纯本土的东西已经很难见到,特别是食物。比如张安衾买回来的早餐,竟然就是豆浆、油条、蛋饼和小笼包之类的,跟萧晋在内地吃的一模一样。
  他问两个姑娘这里特色的早餐是什么,俩人都被问住了,什么汉堡、早茶、甚至牛肉汤说了一大堆,通通都是外面的舶来品,让他好一顿嘲笑,最后还是张君怡摆出长辈的架子,教训一声“食不言寝不语”,这才算完。
  没办法,今儿个他是张安衾的“男朋友”,还真生生比张君怡矮了一辈儿。
  说是约会,可出了门,还不等萧晋问要去哪儿,张安衾就拉着他直奔地铁站,等他终于反应过来得时候,已经站在了一座大门前。
  看着眼前“国立夷州大学”的字样,他问:“你在这里读书?”
  张安衾重重点头,脸上写满了骄傲:“法学院大一生,过完暑期就大二了,夷州当局好几任总统都是人家的师兄师姐哦!”
  日期:2018-06-30 07: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