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29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大伯现在恐怕也是有心无力,坐在那个位置上,也不能太偏袒自己的儿子。”陆振名说,“因为天际的事,陆门股价就跟坐船似的起伏不定,如果沧陵那片地传不出利好消息,那你大伯就不是放弃一票否决权那么简单了。”陆
  起白微微一笑,“天时地利人和,上天始终是关照我们的,听说谭耀明要面临商会会长改选了。”
  “谭耀明?跟他有什么关系?”陆振名不解。陆
  起白将杯中酒饮尽,说了句,“您别忘了,饶尊也是个厉害角色。”

  “饶尊?”陆振名恍悟,然后哈哈大笑,“没错,他可不是个省油的灯。现在想想,一个陆东深,一个谭耀明,再加上一个饶尊,这三人一个牵制一个,想想还真有意思。”
  陆起白道,“所以,接下来的戏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杨
  远一个电话打到沧陵时,陆东深正好开完会回到办公室。

  “我想你也接到通知了吧,这群王八蛋。”杨远直接在电话里开骂,“还有你那个老子,怎么回事啊?弃权?怎么想的?他是陆门集团的主席!主席!”
  陆东深当然知道他在骂什么,他这个老同学什么都好,做起事情来也是雷厉风行,但就是脾气暴,点火就着,所以,在接起电话的下一秒,陆东深就十分明智地把手机拿到一边,等杨远嚷嚷完了,他才把手机拿过来。
  “都快人近中年了,怎么脾气说上来就上来?”陆东深心平气和,一手接过景泞递上来的文件,翻看。“
  什么人近中年?我现在正是三十四而立的年龄!再说了,就像你跟我不是同岁似的,说我不是说你自己啊?”杨远说到这又“哎”了声,“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别转移话题,你现在还坐得住呢?都被人夺权了!”
  “哪有那么夸张,陆起白不是说了吗,到京是来辅助你的工作。”陆东深笑了笑,通着电话,却丝毫没影响看文件的速度。

  杨远冷哼,“是辅助我的工作还是来盯着我们的?然后就等着你在沧陵的那块地成了泡影之后将咱俩一锅端了!”
  陆东深手头的文件很快审完了,签了字,递给景泞后又接过另一份,对着电话说,“沧陵这边有家神仙饮,常年爆满,听说有专门缓解抑郁暴躁的,你要不要飞来沧陵尝尝看?”
  杨远那头正在急头上呢,一听陆东深这么说,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后冲着手机嚷嚷,“你丫还有心情开玩笑呢?我都替你急死了!我走了没关系,大不了我跟我家老爷子认个错乖乖回自家公司上班,你呢?你要是被架空了,你们家这一脉可就别想翻身了。咱不说别的,就单拎你家这一撇的人啊,南深不用说了,人压根就对做生意不感兴趣,你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陆北辰天天跟死人打交道,现在又因为萧雪的案子跑来中国,陆北深呢还下落不明,兄弟四个,就你一个还在陆家硬挺着,人脉凋零啊。”

  “我谢你的提醒啊。”陆东深翻了一页文件,“你不帮我这么捋顺一次,我还真以为自己身后百万雄师呢。”
  “你身后只有我!”杨远哼笑,“言归正传,你到底怎么打算的?沧陵那片地有没有把握?”
  “没什么打算。”陆东深道,“做生意就跟谈恋爱一样,强求不来,所以,一切顺其自然。”“
  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是吧,您老当然不用强求了,姑娘们一个个都恨不得黏在你身上,你还用费心?”杨远重重叹气,“不过听你这么一说啊,我更没把握了,你说我要不要投靠陆起白?”
  杨远跟他多年交情,所以说话也从不避讳,陆东深在外沉稳肃穆,在杨远面前也时不时学得毒舌。陆
  东深笑,“你的面子和里子我都了解的差不多,你想易主也得有点利用价值,你以为陆起白傻?”杨
  远被怼得在那头顿了顿,转了话题,“突然想起一件事。”“

  说。”“
  前两天我跟一位专家见面,无意间聊到了蒋璃,你说巧不巧,我朋友竟然知道蒋璃。”陆
  东深签名的动作一顿,“什么专家?”“
  研究梦境分析的,叫素叶,在赫赫有名的联众任职。”杨远告知,“她说,她跟蒋璃是不错的朋友。”等
  结束通话后,陆东深的耳朵里还回荡着杨远的声音,失了神,直到景泞在旁连唤了两声,他这才意识到手下的文件只签了一半的名。

  补上签名后,景泞接了文件,走到办公室门口时迟疑了一下,转头看着陆东深。
  “还有事?”陆东深问。
  景泞想了想说,“陆总,陆起白这次的调任不简单,您不能掉以轻心。”“
  我知道。”陆东深看着她,“但是,你想说的应该不是这句话。”
  “是。”景泞如实道,“我想说的是,陆起白对沧陵这边的情况有点了解过头了。”
  “所以,你怀疑有内鬼?”景
  泞点头,“是。”
  蒋璃走的第二天,谭耀明就再也坐不住了,一大早就吩咐了手下备齐上山的东西,这期间他没少接到手下电话,大抵都是询问什么该买什么不该买。沧
  陵是个旅游发达城市,尤其是古城风光和大自然山水吸引了不少背包客,所以沧陵市区不少户外装备店。
  可谭耀明虽说是土生土长的沧陵人,但对户外旅行没太多经验,仅存的那点户外知识还都是蒋璃教的,所以,当手下的电话一遍遍打过来后,谭耀明一声令下,“把能给我买的都买了,不清楚的就问老板,什么装备适合在徒步用!”没
  人知道蒋璃入祈神山的事,这是谭耀明的习惯,他们在江湖上行走的最忌讳就是把危险示人,以免将自己陷入囹圄。所以,他对外声称蒋璃还在酒店,而他也不过是去趟天周山排查一下冬祭场地的情况。
  就这样,快近中午的时候所有装备都齐全了,谭耀明整装待发。

  手底下有弟兄看来实在是憋得不行,问了嘴,“谭爷,这种事以前都是蒋爷做的,您要不要等蒋爷回来让她去啊,背这么重的东西,万一您再磕了碰了的——”
  “瞎操心什么?说的就像我跟温水花朵似的,别一个个都跟参加追悼会似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谭耀明大声豪气地说。他
  虽说没什么野外经验,可这么多年闯荡江湖也没少经历险恶,所以他并不在乎祈神山有多险峻,只要能找到蒋璃,他就能保她安全。
  想找蒋璃倒也不难,他知道蒋璃的一些户外习惯。

  可就在谭耀明准备出门的时候,齐刚从外面急匆匆跑进来了,一推门,不曾想跟谭耀明打了个照面,愣了一下,紧跟着说,“谭爷,出事了!”*
  日期:2018-11-07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