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28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东深倒也给他了面子,将烟头摁灭,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放下,然后淡声问,“你还有事跟我说?”蒋
  小天搓搓手,“那个……是。”“

  坐吧。”蒋
  小天别别扭扭地坐在了谭耀明刚刚坐过的位置,抬手摸了摸鼻子,想了半天措词也觉得不妥,干脆罢了,“我直说吧,陆总,请你帮帮我家蒋爷。”陆
  东深挑眉看着他。
  “抚仙湖我一点都不担心,因为我家蒋爷潜过好几次了,最危险的是祈神山,前几年发生过好几起失踪案,那些失踪了的全都是挺资深的徒步探险家,外面都在传敢走罗布泊的人都不敢登祈神山,所以,蒋爷只身前往肯定会遇上危险。”
  陆东深朝后一靠,胳膊搭在沙发扶手上,看着蒋小天,“其实你很清楚,一旦蒋璃遇了险,就算你在这也没用。”蒋

  小天张了张嘴巴,半天掏出句话来,“我……就是想讨个吉利。”“
  你绕过谭爷来求我帮忙,目的是不想谭爷冒险吧。”陆东深一语中的。蒋
  小天噎了一下。这
  是他第一次跟陆东深谈话,就像蒋璃说的,陆东深长了双带着毒箭的眼睛,一些个弯弯绕绕的都逃不过他的那双眼,以为侥幸逃过的,结果都会被万箭穿心。既
  然被他看穿,蒋小天也就交了实底,脊梁骨微微一挺,“是,蒋爷入祈神山,谭爷一定会亲自上山去找,但这个时候,他不能出事。”陆
  东深饶有兴致,“哦?为什么是这个时候不能出事?”蒋
  小天语塞,半晌后深吸一口气,说,“再过不久就是商会会长换届选举的时候,三年为一任,我们这群兄弟们都想让谭爷连任,因为有谭爷在,沧陵才能安稳,其他那些人做商会会长我们谁都不服。商会会长是冬祭的主祭人,是能为沧陵带来好运的人,这个人非谭爷莫属。可如果谭爷这个时候去找蒋爷,这个时候离开沧陵,那对他地盘虎视眈眈的人就有机可趁了,说不定会出什么损招阴招害谭爷呢——”

  说到这儿,又怕陆东深误会,忙解释,“我的意思是这些年一直跟谭爷争地盘闹事的人,不是像陆总您这样的生意人,那些人都是混江湖的,煞气得很。”陆
  东深笑而不语。
  “其实吧,这些闯江湖的人里头,就属谭爷最讲义气。”蒋小天打开了话匣子,“谭爷手底下不少歌舞厅、餐厅这些的,员工从来不招外地人,就是给沧陵本地很多找不上工作的人提供就业机会,不会没有关系,那些个出去学习本事接受培训的人,他们的学费哪一个都不是谭爷掏腰包?他虽然被叫做地头蛇,也总说收古城商铺保护费什么的,可哪一次是真正收了?都是这手收着那手又找个机会给还上了。还有一次,有个兄弟被边境那边的人抓了,放话要谭爷金盆洗手,谭爷为了不连累大家愣是一个人去了,为了救那个兄弟,他捅了自己五刀,流了一路的血带着兄弟回来的。陆总,您说说看,这样一个谭爷,我们能不为他卖命吗?”说

  到这,蒋小天见陆东深始终神情淡淡,吧嗒了两下嘴,“所以,蒋爷不能有事,谭爷也不能出事……”陆
  东深这才有了反应,探过身摸了烟盒,点了支烟。“
  你讲的故事很感人。”他吐出烟雾,眼前青白色的雾化竟让他想起那晚蒋璃的特制烟,似乎又能闻的到那抹浅香。“
  但是,我为什么要帮你?”他话锋一转,“我的手下也是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他们的命就不是命?”蒋
  小天一怔。

  “这么说吧蒋小天,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你们在江湖上混,是生是死最后拼的都是一个义字。”陆东深夹着烟,“商场上也有义,但前提是在利益的背景下,我敬佩你们谭爷的胆识和有情有义,但,跟我无关。”几
  句话把蒋小天顶得无话可说,许久,憋得满脸通红的他喃喃了句,“可……蒋爷是因为你们酒店的事啊……”
  总得负责吧?
  后半句话,他没敢说出来。
  陆东深回怼了句,“酒店的事也是你们搞出来吧。”蒋
  小天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豆腐上。

  怪他笨嘴笨舌了,就连蒋爷那么得理不饶人的人都会被陆东深气得直骂人,他这点伎俩怕是成了炮灰。
  陆东深弹了下烟灰,又品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说,“不过,要我派人支援也可以,除非,你来帮我做件事。”*
  *沧
  陵一天比一天热闹了,因为冬祭的日子要开始数着手指头来了,家家户户都在为冬祭那天做准备,这是一次不输于过年的热闹,是沧陵的大日子,连大街小巷都开始挂上了冬祭的宣传辐条。北
  京这边依旧干冷,未下雪的城市,总会让人心生浮躁,跟沧陵相比,就少了挺多人文乐趣。
  杨远没去过沧陵,自然感受不到信仰的力量,他现在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半晌,气得一锤桌子。刚
  要抓起桌上的座机,不料座机响了。

  按了电话键,不耐烦道,“说!”
  电话那头急声,“股价再跌,董事会那边刚出的结果,调任陆起白来京,陆振扬放弃了一票否决的权利。”杨
  远咬咬牙,盯着窗外阴沉沉的天色,“知道了。”*
  *陆
  起白高调亮相于记者会,就调任北京一事接受记者采访。

  全场到会人员各个西装革履,唯独他在台上一身休闲,在回答各方问题时也风轻云淡悠然自在。
  记者们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此行北京是否将陆东深取而代之上,陆起白回答得滴水不漏,表示大家想多了,他经董事会同意,这次不过是去为陆东深打下手。又
  笑谈目前中国市场处于高速发展阶段,活力和竞争力也远胜于其他国家,他去中国主要是学习。
  谦和文雅风度翩翩赢了媒体们的好感,各个感叹陆家儿郎有着出众能干的基因。
  记者会时间不长,加上提问环节总共也就半小时,但这对于向来不愿跟媒体打交道的陆门来说,已经是难得可贵了。回
  了休息室,遣了秘书。从酒架上拿了两只杯子,分别衔上冰块,烈酒的温度就被稀释了,杯壁上快速铺了层冰霜。酒

  喝三成的时候,手机响了。他
  接起。那
  头直截了当,“你什么意思?”陆
  起白手里转着酒杯,“什么什么意思?”
  “调任北京。”
  “我去北京不好吗?”陆起白笑。
  “你就那么心急?”对方不悦。陆
  起白道,“不是我心急,是陆东深办事不利,股东们自然担心自己的钱包瘪了,总得做出些调整才行。”
  陆振名打点好参会人员后进了休息室,推门就见陆起白在讲电话。他没扰他,踱步到了吧台拿了陆起白一早为他倒好的酒,抿了一口,酒杯一晃,琥珀色液体中融成了半块的冰块轻轻撞击了一下杯壁。等
  陆起白讲完电话后,他问,“那个人信得过吗?”
  “信不过。”陆起白收好手机,一手端着酒靠在窗子边,“但如果捏死了对方的弱点,对方只剩下乖乖为你卖命的这条路了。”
  陆振名笑了。
  “只是大伯他未必能咽得下这口气。”陆起白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