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27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直在商场上打拼的人,自然就练得火眼金睛,虽说医院里邰家和陆家的保镖不少,但谭耀明的人那可是个顶个身上带着血腥味的,像是这种染了江湖气的人,打打杀杀起来都是奔着不要命去的。
  他扫了一眼桌上的花,这才明白邰梓莘脸色煞白的原因,笑了笑,“谭爷这么大的阵仗来,吓到姑娘家就不好了。”
  “我是来找你的。”谭耀明直截了当说。
  陆东深一伸手,“那谭爷,请吧。”
  医院的休息室成了军家重地,门口守着的有陆东深的人,也有谭耀明的人,面对面负手而立,各个都剑拔弩张。
  邰梓莘看着休息室的方向,几次想要上前都被两方的人给拦了下来。她靠窗而站,虽说表面上看没什么,可心里急得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谭耀明这个人看上去阴阳不定正邪难分的,休息室里究竟是个什么情况难以得知,她很担心陆东深的情况。
  休息室里,也没有外面的人想象的气势汹汹,不过暗波汹涌倒是真的。就连再大大咧咧的蒋小天都能感觉的到。他
  是唯一能陪着谭耀明进休息室的人,也将会是唯一一个见证休息室里发生了什么故事的人。心
  里早就把从小到大都认识的神仙拜了一遍,生怕这两人一个大动干戈,然后两帮人血拼。
  他不是胆小怕事的人,只是觉得现在蒋璃不在,谭耀明这边再出什么意外,那他就法跟蒋璃交代了。眼
  珠子瞄过来瞅过去,从谭耀明脸上扫到陆东深的脸色。两人看上去心平气和得很,陆东深怎样蒋小天不了解,但他了解谭耀明,这般大阵仗来找一个人可没叙旧那么简单,说明在他心头压了一团火。他
  主动充当了杂役,勤快地给陆东深和谭耀明沏茶打杂,就希望这两位爷可千万有话要好好说。
  那厢正烧着水呢,这厢谭耀明就开门见山了,相比刚刚在外的温风和煦,他的脸色看上去不大好看。“
  陆总,是你们酒店的问题,凭什么拉着蒋璃下水?”

  陆东深坐在他对面,“是酒店的问题还是你们的问题,现在一切都没有定论。”谭
  耀明冷笑,“如果蒋璃想害人,那邰国强就不单单是昏迷不醒这么简单了。”“
  看来你很了解她。”陆东深抽了一口烟,轻描淡写道。“
  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她。” 谭耀明一字一句,盯着他,“所以,她说是你的酒店出了问题那就是出了问题。”

  蒋小天在旁看着干着急,但也不知如何是好,谭耀明平日里都是冷静沉稳,就只有遇上蒋璃的事才会情绪紧张,是他大意了,之前的那通电话属实应该瞒着谭耀明。那
  还是在蒋璃临离开酒店之前,她千叮咛万嘱咐此次一行千万不能告诉谭耀明。蒋小天没去过那座山,但也知危险重重。就在他迟疑要不要将这事告诉谭耀明时,就恰逢了谭耀明来了一通电话,最后他实在绷不住了,就跟谭耀明说,蒋爷要去祈神山和抚仙湖里找东西。
  具体找什么东西蒋小天不知道,他只知道谭耀明当时在电话里就怒了。水
  吱吱地响,蒋小天忙倒水泡茶。
  这里不比酒店,也不比谭耀明的临客楼,茶叶自然也就没那么讲究。将两袋茶包分别扔进两个杯子里,迅速倒了水,茶杯的盖子一盖,然后上前奉茶。

  “谭爷,您喝口茶,消消气。”蒋
  小天将其中一杯茶搁置谭耀明面前,又颠颠地将另一杯奉上,“陆总,您也有话好好说,大家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奈何,陆东深压根就没卖蒋小天的情面,弹了弹烟灰,道,“然而,对于我不了解的人,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看证据。我是个商人,凡事都只看结果,跟谭爷本来就没办法在商言商,何况还是对天际有威胁的人,我没必要给谁开绿灯。”话
  说得清风淡雨,可话间力道如同刀子,嗖嗖地刮着脊梁骨。蒋
  小天有种不妙的预感,忙闭上双眼。
  果不其然,下一秒谭耀明拍案而起,冲着陆东深怒喝,“是,我谭耀明是对你们天际很不满,利益之争我乐意奉陪到底,但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啊,你冲着蒋璃使劲干什么?”“

  谭爷谭爷——”蒋小天就怕谭耀明动气,忙上去劝说,“您别着急上火,蒋爷办事您还不放心吗?她——”“
  滚犊子!祈神山是什么地儿你不清楚吗?”谭耀明本来就在气头上,一听蒋小天这么说更是怒火中烧,两眼瞪圆又冲着陆东深喝道,“我今天来不跟你谈什么利益不利益的,我就跟你谈蒋璃去祈神山的事!那座山没有人敢轻易上去,先别说狼群和毒雾阵了,光是在里面迷失方向就再也别想走出来!就这么跟你说吧,这三年来蒋璃把沧陵和周围市区能爬的山都爬遍了,能潜的湖也都潜遍了,什么原料在什么方位她闭着眼睛都能找到,但就是祈神山她从来没去过,因为她不敢轻易去招惹里面的危险,那是一个让人谈之色变的地方,她是个姑娘家难道不怕吗?如果真那么有把握,她就不会跟蒋小天说那些话了!”

  陆东深没理会谭耀明的冷声愤喝,转头看着蒋小天,“她临走时候说什么了?”
  “啊……”蒋小天忙整理了脑中,回答,“她跟我说,如果七天后她回不来的话,不允许任何人去找她,兹当她背信弃义逍遥快活去了。”陆
  东深面色一沉。
  见状,蒋小天忙解释,“陆、陆总,您千万别当真啊,蒋爷她平时就爱开玩笑,她说了她会负责这件事就一定会负责,绝对不会半路逃跑的。”陆
  东深没说话,夹着烟,眼里也是烟雾般阴沉沉的。蒋

  小天解释的话像是过眼云烟,耳边只有他说的那句“如果七天后她回不来……”他
  明白,蒋璃口中的“回不来”是什么意思。谭
  耀明自然也是明白,如果不是真心相待,蒋璃的一句“如果回不来”怎么能让他大动干戈?
  蒋小天又被当成了空气。

  谭耀明叉着腰来回来地踱步,发泄了一通焦躁后,内心也不见得有多平静,末了,将手里的烟头往烟灰缸里一摁,对陆东深说,“话我今天就撂在这,如果蒋璃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谭耀明这辈子都跟你没完!”
  桌上倒好的茶都没动一口。谭
  耀明临走的时候冲着蒋小天不耐烦地嚷,“还站那干嘛?赶紧跟我走!”
  蒋小天悄悄抬眼瞄了陆东深一下,支支吾吾地说,“蒋爷把我押这了……”谭
  耀明冷声笑,“我今天就要把你带走,我看谁敢动你!”
  “那个……谭爷。”蒋小天小脸抽成了核桃,可怜巴巴地看着谭耀明,“我想留在这。”“
  你抽什么疯?”谭耀明不悦。
  一直在沉思的陆东深也抬眼看他。

  蒋小天清清嗓子,“我是想啊,蒋爷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她既然能把我押在这那她就一定能回来,我……我就在这里等她,我在这,她肯定能回来。”陆
  东深微微一怔。谭
  耀明也没料到蒋小天会这么说,眉头皱了许久,愤愤来了句“随你便”,甩门离去。
  一切也都安静下来了。

  门外远去了一些脚步声,是谭耀明的人。蒋
  小天一直站在那没出去,半晌后,挠了挠头,凑到陆东深跟前,陪着笑道,“陆总,您多少喝点茶,给我个面子啊。”刚
  才他泡茶的时候紧张过度,没少烫手。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