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25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末了,杨远还十分婆婆妈妈地提醒了他一句:看照片那个蒋璃长得还不是一般的漂亮,就不知道你这个冰山大少爷能不能过得了美人关。你想脚踏两只船我倒是放心,你要是被迷了心我才担心。
  杨远说得跟绕口令似的,但他听得明白。
  蒋璃自然不知道短短的几秒钟他脑子里已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清清嗓子道,“我这个人很讲道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斩草除根。”
  说得正欢实时,瞧见陆东深拿过茶几上的那枚黑色金属烟盒,没来得及阻止,烟盒盖就被他打开。
  里面还有八支烟,顺带的,盒盖上的照片也落入他眼。
  “过分了啊。”蒋璃不悦,伸手就夺了烟盒。

  陆东深似笑非笑,“你还抽烟呢?”
  “不行吗?”蒋璃没好气,可最不舒服的,就是被他看了照片。
  陆东深没提照片的事,朝着她一伸手,“我的烟落办公室里了,来一支。”
  “我这是女士烟。”
  “偶尔试试也不错。”

  “我的烟很贵!”蒋璃没打算给他。
  更重要的是,她一直在揣摩他登门的用意,这个人从坐下来到现在就没说正事,挺奇怪的。
  陆东深却是好耐性,掏出钱夹,拿出几张大钞来放在茶几上,“买你支烟总行吧。”
  谁跟钱有仇?
  下一秒茶几上的大钞就被蒋璃给收了,从烟盒里拎出支烟来,冲着他晃了晃,“一支的价钱啊。”
  燃了烟。
  烟丝幽幽,清香入肺,这香,是独一无二,就像是今晚缠着她衣衫上的气息,还有那晚的留香。
  原来都跟这烟有关。
  这香,牵扯了他记忆深处的那个气息,像,又不像。
  “这烟也是特制的?”他问。
  蒋璃看着那支细长的烟杆夹在他修长的手指间,总觉得看上去挺不和谐的,抓过抱枕搂在怀里,下巴抵在抱枕上,“特制烟草这种事可不是你那位心上人的特权,是那个叫陈瑜的姑娘吧,看得出来,她挺爱你。”
  “这烟的气味更好,清新淡雅,让人安神。”陆东深像是回答了她的问题,又像是没回答。
  蒋璃没抬头,懒洋洋道,“那是,原料在市面上都买不到。”
  “所以,治疗邰国强的原料你也必须要找到。”陆东深弹了下烟灰。
  蒋璃“蹭”地抬头,来了来了,终于说到正题上了。
  “你同意给我时间了?”
  “像你说的,我还有其他选择吗。”陆东深慢条斯理。
  “我以为……”
  陆东深吐了一口烟,抬眼瞅她,“你以为我会找你算账,因为今天的新闻?”
  “你相信不是我们做的?”蒋璃问。

  陆东深哼笑,“不相信。”
  蒋璃一愣。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现在只能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不相信她,但还要求助于她,这什么人啊?
  “不怕我跑了?”蒋璃没好气。
  “所以我采纳了你的建议。”陆东深浅笑,“把蒋小天留在这,七天之后你回不来,蒋小天倒霉,会倒大霉。”

  蒋璃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喷血,当时她不过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清白的据以力争,不曾想这家伙动了真格,如果被蒋小天知道是她出卖了他,非得抑郁而终不可。
  可也着实领教了他的不动声色,谈笑风生间藏着锋利和狠辣。
  “你放心,就算我落个半残,用爬的我也能爬回来。”
  “好。”陆东深很快就抽完了那支女士烟,摁灭,起了身,“你需要什么直接跟景泞提,我已经跟她打过招呼了。”

  想得还真是周全,蒋璃哼哼,抱枕扔到一边,起身送他到了玄关。
  玄关昏暗,没开灯,只着了厅内的一些光亮,落在陆东深挺拔的后背上,影影绰绰。
  她刚要为他开门送客,他却突然止步,转过身来看着她。
  这般光亮,她只瞧得见他眼中的遂深,没了刚刚的轻松,似凝重。
  他开口,“如果治不好邰国强,你必然会惹上邰家的官司。蒋璃,你确定你一定要去?”
  能说服邰梓莘让蒋璃离开不是件容易的事,在没有确凿证据下,她不会相信蒋璃的无辜,如果蒋璃失手,那邰家必将疯狂反扑。

  蒋璃有些不解陆东深说这番话的目的,“如果是这样,你不是万事大吉了?正好你们酒店不用担责任。”
  陆东深微微皱了眉,眼里似有无奈,“虽说无奸不商,但我还还不至于让个女人替我背锅。”话毕,他开了门。
  “哎——”
  他转头。

  “那个……谢谢你。”蒋璃有些不自然地说。
  这场舆论纷争,谁都不可能是赢家,她扛起来自邰家和陆家的威胁,但他陆东深又何尝能全身而退?现在给她时间,那就是挡住了一切压力护她周全,至少在这七天里她能安然度过,也不管他究竟还有其他什么打算。
  陆东深许是没料到她会道谢,微微一怔,少许后说,“你的行程我会对外保密,你自己也不要对外张扬,以防万一。”
  “我又不傻。”蒋璃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蜿蜒一丝异样,别管他出于什么目的,这种做法还是考虑周全的。
  不见他动弹。
  她抬头,不解打量他,“还有什么叮嘱的?”
  “没什么。”陆东深低叹了一声,末了轻声说,“安全回来,我等你。”
  翌日,又是纷争的一天。
  主流的一些媒体声音是压下去了,但还有其他渠道的声音冒出来,来势凶猛,不比主流媒体发声的力度弱。
  只是,舆论的导向又落在酒店中邪一说上了,大抵还是说有些东西不信邪不行,又有众多网友纷纷扬扬说这次邪祟太厉害,如果酒店再不做措施的话,可能会殃及周遭。
  照理说像是这种商界新闻再热闹都不会引发群众围观,可这次事件独独就多了闹鬼中邪、适合众乐乐的八卦色彩,一时间热度不减也成了正常。
  邰家的情况不见得好到哪去,虽说他们是受害方,可邰国强作为长盛集团老总轰然倒地不醒,就相当于整个集团失了主心骨,虽说民众对邰家的新闻不关心,但圈内传得沸沸扬扬,董事局更是一天几遍电话打到邰梓莘那。
  邰梓莘又不是温室里的花朵,自然明白坐在董事局那一张张皮椅上的股东们的心思,只是不明白远在海外的董事局怎么就对这边的情况知根知底。后来一调查方知,原来是她那两个哥哥,利用公司职权竟许了股东们不少好处,如此一来,股东们所有的反弹都压在了邰梓莘头上。
  让邰梓莘寒心,不过,的确像邰家人做事的风格。
  专家们一批一批地来,又一批一批地走,都对邰国强的情况束手无策。
  陆东深又拨了不少保镖给邰家兄妹,方便他们进出,在顶住陆门总部的施压后,也会到医院来瞅瞅邰国强的情况。

  “知道卫薄宗吧?”
  医院休息室里,邰梓莘倦怠地靠在沙发扶手上,看着陆东深问。
  “你们集团高薪聘用的气味构建师。”陆东深忙活了一整天,夕阳西下时才稍稍松口气,也顺带的将与股东们周旋一天的邰梓莘解救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