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51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耿跃民很愁,愁到茶不思饭不想,应该好多天都没睡过好觉了。许松,很暴躁,但是他的暴躁应该不是性格使然,而是长时间奔波,四处碰壁,诸事不顺之后的怨气所导致。而他此时看来的不客气和身体的轻微晃动,正说明他试图以这种不耐烦的气势想在这饭桌上占得先机,但是又过于紧张,正疯狂地抖着腿。
  观察到这一幕之后,方长对两人基本上已经有所了解,还没开始谈,他就已经赢了一大半。
  对于许松的不耐烦,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就在耿跃民想要圆场的时候,方长脸色一变,声轻言重地说道:“谭老哥是个生意人,有着生意人的精明,今天晚上这顿饭他请的是我,如果没有我在,跟你们……充其量是个火锅店又或者是去一家羊肉汤馆子。作陪要有个作陪的样子,我拿你们当客人,你们拿我当棒槌?”
  卧草!
  果然是方长的风格啊,谭斯贵的脑子快炸了,怎么他自己在想什么,方长兄弟完全能猜到啊,这也太神奇了吧。
  而文静却不管方长有多神奇,是他这种气势实在太有魅力了,悄悄地伸手去放在方长的腿上,爱不释手地抚着,这小子真是太对胃口了。
  而同一时间,耿跃民和许松的脸色已经难看得不能再难看,压着一股子邪火瞪着方长,感觉就快要炸了。
  方长笑望着他们,笑道:“你们肯定在想,老子们走南闯北的遇到那么多老板,虽然事情没办成功,人家还不得客客气气的,今天居然被一个嫩货欺负成这个样子,草特么的!对不对?”
  两人神色一松,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几吧人真是神了啊!
  “耿总、许师,二位刚从中汉回来,如果事情进展得顺利,今天晚上根本不可能有这一场饭局,依二位的性子恨不得两巴掌把谭斯贵给呼死,又怎么会愿意跟他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呢?”方长看着满脸惊讶的两人道:“谈事求人,就得有个谈事求人的态度,没必要弄得草木皆兵跟我玩心理战,我就问你们服不服?”
  服了!耿跃民和许松是真的服了,许松不过说了一句话而已,就被这个年轻人给呛得完全回不了嘴,还敢不服。
  耿跃民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方老弟好本事啊,许松跟在我身边久了,脾气如果不强硬一点的话,镇不住人啊,大家千万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我也是为了那十台固井设备啊,这半个月我来打了六七百通电话,来回跑了三千多公里,每天都在路上奔波着,吃方便面吃多少吐多少,看着这满桌子的好东西,我是真的流口水,可是又食不知味,这件压在心头的大事情如果不解决掉,那是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啊!”

  方长见耿跃民终于放下架子,而许松也把头低了下来,语气一缓和,说道:“耿总,有什么难处你直说,这么着急要这批固井车是为什么呢?”
  耿跃民也没有保留,把现在他们这家服务公司的情况都简要地说了出来。这一这公司所聘用的员工也是十几年前那次大裁员当中的受害者,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被耿跃民招了回来搭了这个班子接勘探服务项目,为后期勘探任务进行保障性工作。前几年还好,能接到的项目可以维持运营,可是这几年随着项目的难度所增加,对装备的要求越来越高,他们能接到的项目就变少了,这严重影响了公司未来的发展。耿跃民说自己是个有想法的人,他想把永发做大做强,所以想再进一批新装备,增加一定的市场竞争力,可是手里的资金要维持基本运行,不能用于采购装备,所以才到处求人。

  听到这简要的情况后,方长几乎不加思索地说道:“耿总,今天是来谈合作的,所以我不怕你生气地说一句,你不是要拿资金维持基本运营,你是连基本运营的资金都没有了,恐怕你手底下的兄弟已经一两个月没发工资或者是只发百分之五十,甚至更少的工资,我说的对吗?”
  耿跃民先是一惊,全身发凉地看着方长,终于像泄气的皮球一样,满脸苦笑地点了点头。
  许松的火一下子就窜上来了,冲方长吼道:“你是不是觉得你很了不起,什么都猜得到,你这么几儿牛批你怎么不去算命啊,装逼!”
  方长被喷了,没有生气,反而是笑咪咪地看着他们,直到把耿跃民看得全身发毛时,他终于沉不住气地问道:“方长小兄弟,一看你就是个本事人,永发快撑不住了,如果你有办法,请你拉我们一把,我耿跃民是个记情的人,这辈子也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
  方长点点头道:“叫你们过来,就是有能力解决你们眼前的麻烦,车你们买不起没关系,谭老哥可以将十台车买回来,租给你们用,给不起租金没关系,我可以替你们给租金,这样一来,你们不就有资质去接大项目了吗?”
  耿跃民的神色变得轻松起来,禁不住地兴奋,甚至与许松对视一眼时,已经激动得全身想要发抖。
  只是过了这股子劲,耿跃民一下子冷静地看着方长,问道:“你想要什么?”
  方长没工夫跟耿跃民绕弯子,开门见山道:“我要你的永发勘探服务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嘿,虽然你们不是股份制公司,说白了就是把你们公司一半多一点分给我,就这一个条件,满足,车、钱、装备,马上到位,如果不答应,吃完这顿各奔东西,以后见面还是朋友!”
  “你……你这是趁火打劫!”许松砰地一声拍在桌子上,一下就跳了起来,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方长,这个人怎么可以在别人这么困难的时候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这特么跟畜牲有什么区别?
  方长挑了一眼许松,淡淡地说道:“许师,你别上火,我所以叫你许师,是因为你手上的老茧应该长期跟那些专业的设备打交道,应该是公司里一线队当中技术过硬的骨干。不过今晚这场谈话不是一项生产任务,你可以把它当成生意来看。所以耿总应该明白,生意就是盈利为目的的行为,你问问你们耿总,他在接项目的时候是不是先讲价钱?你可以说我是趁火打劫,不过我却觉得在救你们的命,如果我和谭总不管你们,再过半年,不对,再过三个月,你们的公司自己就散伙了,不是吗?”

  “你放尼玛的屁,满嘴喷粪的东西!”许松继续发泄道:“我们可以抵压资产,去贷款,你以为逼得死我们?”
  “不不不,你别误会,我跟你们都不熟,怎么是我逼你们了?”方长笑着纠正了一番后,说道:“银行如果肯贷款会你们,你们还用得着在这儿跟我们废话,只怕银行的人连你们的电话都不接吧?你硬要说我逼你们,那我也可以逼一个试试,谭总买下这批车,租给你的竞争对手,你猜结果会怎么样!”
  日期:2018-06-29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