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49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电话挂了,谭斯贵冲方长得意地说道:“心急啊,这家伙如果不是在外地的话,恨不得马上跳到我的面前来,老弟,哥哥可是帮你约好了,就明天晚上,我做东,到时候咱们好好聚聚!”
  “行,那就约在明天晚上吧!”
  等方长一答应,文静叹了口气道:“我还说今晚跟你吃顿饭呢,既然明晚约,那就定明晚,来,我把这个月的钱转给你!”
  说着,文静当着方长的面一下子转了二百二十多万过来,方长收到短信后,冲文静笑道:“谢了静姐,今天手里事多,我就不招呼你们了,明天晚上咱们好好聚一下!”

  文静活好不粘人,知道方长的心思都在这辆车上,就算想跟他多待一会,也架不住谭斯贵这灯炮太亮,白了谭斯贵一眼,马上叫道:“老娘真想让你自己走路回市区!”
  谭斯贵一听,哭笑不得,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方长今天心情不错,下午给自己放了半天假,美美地睡了一觉后,烧了一大盆开水,然后那只可怜的大公鸡扔进盆子里,左右一晃,烫得差不多后,把毛给拔了,就是这鸡毛的臭味让他有点难受。
  等鸡毛拔了光,开了火,把这只被脱光了的鸡放在火上一燎,没拔干净的毛桩子也被燎得一干二净,把鸡肝鸡心鸡郡鸡肠子一包给抠出来过后,那把重重的砍刀嗒嗒嗒地把这只鸡先竖着砍成段,然后再剁成姆指大子的鸡块。
  论分尸技术,还是方长最牛啊。
  盐、胡椒、料酒倒进装的鸡块的盆子里一和,腌上入味儿去腥,再切上几片儿大生姜扔进去,开始剥上一大碗的独蒜,左一拍右一拍地拍碎开来,最后再用剪刀把又红又干的辣椒给剪成了段儿,料就算这么备足了。

  最后再来打理那一包鸡杂,要说这东西,在没打理之前,那叫一个臭啊,不过做成菜之后再端上桌,那绝对是一道下菜的美味,谁都抵抗不了这道菜的诱惑。
  等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方长烧了一锅开心,把鸡块倒进去紧紧水,然后起了一油锅,油烧得冒青烟时,一盆子鸡倒过去,华啦啦,油花子霹雳啪啦地炸得吓人,紧接着就是一股子肉香飘了出来。
  村民自家粮食养的鸡味道就是香啊,养鸡场肉食鸡压根儿闻不到香味。
  一直将这锅子鸡给用油煸得金黄金黄时,再加两大盘的干辣椒段,那呛人劲儿一般人还真是受不了……
  等方长把两荤一素的菜摆上桌的时候,周芸已经像一个虔诚的教徒似的双手紧扣撑住下巴两眼放光地盯着盘子了,嘴里还不停地大叫道:“快快快,给我打碗米饭,天啊,这么大两盘子我怎么吃得完啊?”
  你特么把我无视了对吗?方长在心里忍不住吐槽,感觉这待遇就跟有钱人家的小保姆似的,主人吃肉,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周芸夹了一块被煽得外焦内干的鸡丁,放在嘴里一嚼,口感酥脆,香辣的滋味一下子在口腔当中散发开来,让周芸忍不住地叫道:“我的天啊,太辣了,怎么会这么辣!”
  “辣你别吃!”
  “你给我放下!”周芸瞪着眼怒视着想要把盘子端走的方长道:“再敢动一下,我把你手给剁了,滚一边儿去!”
  方长嘴一瘪,直接就不敢吭声了。

  事实证明,周芸还是小看了自己,那可是一整只鸡啊,盘子里除了干辣椒段,连屁都没有,就连那被煸得干香的蒜都被吃光了。
  “看什么看,把你那嘴给我闭上,再这表情,杂(揍)你信不!”
  哟!家乡话都出来了,看样子吃得挺美的啊!方长笑了笑说道:“吃饱喝足了,厂长,你看是不是把工资给我涨涨啊,我这给你又当爹又当妈的,成天被你训得给儿子似的,到头来一个月才拿了一千三百块工资,这可怎么活啊!”
  “滚!”周芸笑道:“哭什么穷啊,想要钱你就直说,闹什么闹,对了,泵头提成已经收到了,我正好想问问你,机加工一个班发五千块,汽修这边一个班发三千块,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啊!”方长说道:“年轻人也不能落下,你要是让这帮将来的骨干寒了心,青黄不接,咱们可玩不转啊!”
  周芸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看了看这个月青工的考核,发现他们的极积性显然比以往高出很多了,而且还有老师傅愿意带着他们出差,这收入一起来,感觉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啊!”
  “是啊是啊!”方长哼哼道:“也只有像我这样的人,拿着临时工的工资,还要操心几百人的生计,还给你当保姆,不公平啊,我要鼓励,物质没有,精神也可以!”
  “好好好,精神鼓励!”周芸俯着身子伸手拍着方长的头,跟摸狗似的。
  方长也贱,还真的把舌头伸出来了,因为领口里那凶残的双胞胎实在太饱满太水灵了,不自觉就像伸舌头。
  等周芸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下子就不摸方长的头了,捂着胸口坐了下来,咬着唇一句话不说,看样子是生气了。

  方长嘿嘿一笑道:“好了,有鼓励了,我也可以说正事了!”
  “呸,耍了流氓就想岔开话题?”周芸恨恨道:“我看你是皮又痒了,当心在你脸上再来个脚印!”
  方长一个激灵摆手道:“摆闹了,真的有事情,现在有一支勘探服务队,经济上可能出了些问题,他们想拿下一批特种装备来提高队伍的成色,好接一些大型一点的任务,我觉得这对我们是一个机会,如果我们提供一部份资金来帮助他们完全装备的租凭,兴许可以让这个服务队的老板转让一部分股份出来。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周芸有点懵,不过脑子飞快地一转,马上想到的问题是,“那么他们租的那些特种装备的维修保养我们可不可以接过来做呢,反正咱们以后也是单干,如果多接一些活的话,对大家都有好处啊!”

  方长笑了,冲周芸坚起大姆指道:“有一套,这都被你想到了,那么你能想想我除了找你拿钱之外,还想让你干什么事吗?”
  “哼?考我?”周芸嘴角一翘道:“既然是勘探服务队,那说白了干的活就跟野外作业处是一样的,只不过他们没那个资质,就只能接一下类似于野外作业处不愿意去的项目,你是想……想让我找孟常德要项目?”
  “人家都说胸大无脑,我觉得这句话不适用于厂长!”方长顶着挨揍的可能性哈哈笑道:“像厂长这样的应该叫做美貌与智慧并存才对!”
  明明被方长占了便宜,可是又不得不承认方长讲的就是事实,她本来就是又美又聪明,这死家伙嘴真欠,还不能收拾他。
  “方长,你小子心里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啊,这么快就把架式拉了出来,野心不小啊!”周芸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方长问道:“老实交待,你到底想干嘛!”
  方长一本正经地看着周芸道:“你哥让我明年年底带你回家,不捞点资本,我哪儿有脸去你家啊?”

  “你……”周芸一脸绯红,羞臊地一跺脚,扭着身子嗔道:“谁要带你回家啊,不要脸,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