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1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计算孙女怀孕的时间,可不就是在黄海期间吗?
  当时她一个月难得回次京都,京都那个圈子里的公子哥们都不可能,她也看不上眼,因此经手者只能在黄海。
  绕了半天,方晟居然是臻臻的亲生父亲!
  想到白家,白翎为他生了个儿子,鱼小婷为他生了个女儿,一个委委屈屈至今无名无份,一个隐身于江湖不敢抛头露面!樊老爷子气打不出一处来,恨不得拔枪将方晟格杀当场!
  可看到跪地哀哀哭泣的孙女,樊老爷子心又软了。

  十多年了,孙女过着有名无实的婚姻生活,而这一切就是自己造成的。无数次家庭聚会,每当看到郁郁寡欢的孙女,樊老爷子就恨不得把宋仁槿一枪干掉!
  放着好端端的漂亮媳妇不要,偏偏喜欢大老爷们,不是存心找死么?
  樊老爷子心乱如麻,脑子里翻滚搅动无数个念头,呆呆伫立四五分钟,叹道:“起来吧红雨,让爷爷想想。”
  樊红雨起身挽住樊老爷子胳膊,梨花带雨道:“我也是没办法的,几年前要不是他还有鱼小婷,姓宋的早已身败名裂……”

  “还有这等事,我怎么不知道?”樊老爷子吃惊地说。
  樊红雨遂将邱家当出头鸟运作的光碟事件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樊老爷子听得很仔细,还问了几个细节,如白翎是否知道樊红雨与方晟的关系,是否知道鱼小婷与方晟的关系,光碟到手后白鱼两人有无立即销毁、有无复制等等。
  “邱家势力分崩离析,自身难保,还插手京都家族之间纠纷,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樊老爷子恨恨道,“你应该早点告诉爷爷,爷爷出手把邱家那帮兔崽子收拾了,免得留下后患。”
  樊红雨泪汪汪道:“爷爷一世英名,何必为姓宋的跟邱家闹翻?我是想以最小的代价,隐秘地解决问题。”
  樊老爷子又坐回椅子,颌首道:“能这样想,说明红雨成熟了,是啊,小不忍则乱大谋,但身为军人,有时就是控制不住火气……”

  说着又陷入沉思。
  樊红雨知道爷爷已接受方晟是臻臻亲生父亲的事实,在考虑是否答应助黄将军一臂之力。
  这不是一个上将名额的问题,而是牵涉到樊白两大军中巨搫是否站到同一阵营,通过方晟结成共同利益体的重大历史抉择。
  换在五年前,不,哪怕一年前,都不可能在樊老爷子的选项之内。但时过境迁,风水轮流转,眼下京都波谲云涌、错综复杂的形势使得樊老爷子必须得作出重大战略性调整。

  人走茶凉,这四个字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都是适用的。
  樊老爷子退下来后,军委已经换了两茬,人在人情在,以前手把手带出来的兵陆续到了二线的时候,新兴势力虽说对老一辈仍保持敬重,但说话的份量、效果明显大不如前。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去年驻守樊家大院的警卫连长想晋升上尉,人前人后找樊老爷子说了好几回,论条件和资历,警卫连长早就符合晋升条件,但每次都因为名额少、竞争激烈等原因败下来。樊老爷子觉得是小事一桩,便让秘书给相关部门打电话。未料竟碰了个软钉子,那边客气而严肃地说晋升军衔侧重老少边穷和一线军官,对于驻守老首长住所的标准相对从严。
  言下之意不予考虑!
  樊老爷子听说后暴跳如雷,直接打到军委办发了通火,惹得办公室主任亲自登门赔罪,顺便也解决了警卫连长的晋升问题。不过临走时一句话让樊老爷子很窝心——

  办公室主任说相关部门的答复是没问题的,人家也是按规矩办事!
  樊老爷子忍了又忍,到嘴边的话又咽回肚里:规矩都是老子当年订的!
  一叶知秋,从这件小事就反映出昔日军方大佬的樊白两家已越来越边缘化,再隔几年恐怕打电话都没有理睬了。
  小事如此,大事更甚。
  今年以来闹得沸沸扬扬的换届新方案事件,刚开始樊老爷子根本不知道,还是消息灵通的老部下来拜访时虚心请教,才知道居然发生这么大事儿。
  樊老爷子是旗帜鲜明反对新方案的,也知道白老爷子等传统家族势力都竭力反对,然而沿海派等新兴势力的实力远比想象强大得多,这份明显不合理且具有倾向性的方案,正反两派竟争执不下,难分高低。
  难道我们这些老东西真没用了?
  夜深人静时樊老爷子也想过这个问题,既然说话都没什么份量,势力日薄西山,干嘛还惦记着历史上的恩恩怨怨缠斗不止?
  樊红雨守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静静等樊老爷子足足考虑了半个多小时。
  “此事涉及面甚广,事态重大,爷爷不能随便做出决定,”樊老爷子道,“你先回梧湘,有消息再联系。”

  樊红雨深知能努力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至少解决了一个大问题——臻臻的出身,至于黄将军能否如愿以偿,那得看他的运气。
  当天下午,樊老爷子接到一个消息:于老爷子和白老爷子相约在白海公园钓鱼!
  地位尊贵至这些老爷子,举手投足都具有非常深的政治意义,不会随便跟人吃饭,不会随便去哪儿游玩,更不会随便去哪家拜访。
  樊老爷子立即判断这是传统家族势力联手的一个信号,同时也是对日前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回应!
  当晚还有个不太好的消息:宋老爷子陷入深度昏迷!
  此次扩大的扩大会议,老一辈领导干部都应邀出席,作为政治待遇,凡在京都的能动的悉数参加,哪怕被四五个警卫抬进会场,只有宋老爷子缺席。
  当时樊老爷子就预感情况不妙,又不便打听。在中国,退下来的领导干部的健康状况如同女人的年龄,都属于绝对**和高度机密,万万打听不得。
  倘若宋老爷子彻底倒下,则意味樊家在政坛最亲密的盟友就此完结!想到这里,樊老爷子倒吸一口凉气。
  面对老爷子惊愕万分的目光,樊红雨鼓足勇气道:
  “双江军区黄将军想竞争上将,委托我向爷爷求情……参与竞争的中将有十多个,其中也有爷爷的老部下,如果他俩肯主动退出……”
  樊老爷子缓缓站起来,面色严峻:“事关切身利益,哪个肯主动退出?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次不算再来一次,中将们熬到这个程度都老大不小了,不进则退,就算我不帮他们,他们也会设法争取。”
  “可是爷爷有一票推荐权,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啊。”

  “很难说,”樊老爷子双手负在背后,“想必姓黄的也知道三个上将名额实质只剩下一个,我有一票固然不假,姓白的也有一票呢……”
  “白家已经同意支持他。”樊红雨脱口而出。
  “噢?”樊老爷子陡地转身,目光充满严厉,“那他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
  “爷爷,我……”樊红雨嚅嗫着说不出话来,这才发现要坦诚错误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姓黄的虽然跟白家有些渊源,算不上嫡系,只是外围势力而已,突然间获得姓白的青睐,必定有人从中做了工作……唔,方晟,一定是方晟!”樊老爷子猛地大步站到她面前,喝道,“小丫头,是不是方晟找你帮忙?你俩什么关系?你为何明知困难还肯出面帮他?”
  日期:2018-08-01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