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5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维成意味深长的说道:“有人会这没傻么?”
  何征当即就摊着手说道:“肯定有啊,为啥我这么了解呢?大圈在海外有不少的赌场,也有赌场的关系,我们就曾经为人洗过钱,嗯,这么说吧,手法还行,走的还是比较专业的,但我们有一点做的好,不认识的雁过拔毛,认识的就象征性的收一点手续费,都是朋友么,要交心的”
  “啪嗒”高维成手上的笔掉在桌子上,他笑道:“好像我和你们不是朋友吧”
  “以前真不是,现在也不是,但为了利益,朋友可以现交·····”何征往前凑了凑小声说道:“都是各有所需的事,暂时性的退一步,这叫什么?战略性后退,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洛杉矶,加州理工学院附近,有一家粤式餐馆开的老板是个潮汕一代的人,做的一手正宗的粤菜,老板姓温来到洛杉矶有几十年的时间了,一家三代彻底扎根在此。这天中午时分,粤菜馆的老板老温坐在吧台后面带着老花镜低头看着华文报纸,吧台正对面就是饭馆的大门,两个穿着身普通中山装的老人并排走了进来。
  “听说你们家的佛跳墙在洛杉矶做的挺地道的,不知道中午这个点能不能吃得上?”一个老人走到柜台边上,弯腰低声问了一句。
  老温头也不抬的看着报纸说道:“佛跳墙太耗火候,本店只有晚上供应,客官晚点过来吧”
  “呵呵,不知道你的习惯几十年了有没有变过,我记得以前你经常会半夜特意起来一次,熬上一锅佛跳墙准备隔天中午在吃的······”

  “唰”老温听到对方的话,愕然中有些惊讶的抬起头,对方说的他那个习惯,是几十年前在老上海的时候就有的的,那时身边不少人都得意他这一口,总是让他半夜起来炖上一锅佛跳墙然后睡醒一觉熬到隔天正好可以吃上了。
  张来旺和魏丹青背着手站在吧台前,老温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嘴唇哆嗦了好几次,才缓缓的说道:“来,来旺,魏爷?”
  魏丹青问道:“老温,我想你这一锅佛跳墙了,好几十年没吃到过了,想的很啊”
  “有,有,有的”老温连连点头,扶着吧台站起来后,走到后厨来到炉灶上,上面文火烧着一锅佛跳墙,已经溢出了香味。
  十多分钟后,粤菜馆楼上的一间小包厢里,老温亲自为张来旺和魏丹青盛了两碗佛跳墙,然后恭恭敬敬的放在了他俩面前。

  “噗通”把碗递过去后,老温突然双腿一弯就跪下了,埋着脑袋说道:“魏爷,我想你几十年了,我对不起你啊”
  老魏端着用汤勺舀起一块开花鲍鱼,品了一口后,砸吧着嘴点头说道:“就算不是你送上来的,我一尝都知道是出自你手的,还是那个味,一点没变”
  老温仍旧跪在地上,眼泪婆娑的说道:“魏爷,自从来到洛杉矶后,我就开了这家菜馆,我每天都会熬上一锅佛跳墙,我就想着你能再来吃上一口”
  “味不易变,人心容易变啊······”老魏忽然感叹了一声。
  粤菜馆楼下,附近的路边,一辆漆黑的车窗里,沈天德拧着眉头目视着楼上的一间窗户。
  魏丹青和张来旺住在洛杉矶的消息漏出去后,沈天养并没有选择去动他,多疑的性子让他不知道魏丹青来洛杉矶的目的,就让沈天德暗中跟了上来。
  “老魏,你到底这是要在搞什么呢?”沈天德叹了口气,一脸阴霾的嘀咕了一声。
  半个小时以后,老魏和张来旺从粤菜馆里出来,老温亲自给他俩送到了门口,分开的时候,魏丹青忽然凑到老温的耳边,低头和他说了几句话,老温瞬间就激动起来脑袋点个不平,抓着魏丹青的胳膊,就差点去抹自己的眼泪了。

  说了几句话后,魏丹青和张来旺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上车就走了。
  后面不远处,沈天德拧着眉头跟司机说说道:“小心点,跟过去,我先下去一趟”
  司机应了一声跟上了那辆出租车,沈天德在路边站了一会,抽了根烟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整了整衣领朝着粤菜馆走去。
  进到餐馆里后,老温的眼睛还有点通红,看见沈天德进来心里咯噔一下问道:“天德,你怎么来了?”
  沈天德随意的笑道:“办事路过到你这里来看看,老温啊我可是有段日子没吃你家的佛跳墙了,差不多中午的时候你前夜熬的那一锅也该出炉了吧,端上来给我尝尝”
  老温心里松了口气,沈天德这帮人平日里有时会过来他的粤菜馆吃个饭喝点酒,以前过来那还没什么,但刚刚魏丹青前脚走没多久,沈天德就进来了,他心里就有点怕是对方之前别是看见了魏丹青。

  “天德,不巧啊,之前来了桌老客,点名把那一锅佛跳墙给要走了,你来的有点晚了”老温摇头说道。
  沈天德眯了眯眼睛,打听道:“这得是什么老客,把你的私藏菜给拿了出来?”
  “常客,广东老乡·····”老温解释了一句。
  沈天德拉着长音哦了一声,又紧接着问道:“洛杉矶的老广东我可认识不少,是不是老朋友啊?”
  “那还真不是,他们不住唐人街也不是门内的人,就是我开餐馆的时候认识的”
  沈天德闲聊的问了几句之后就没在往下打听了,跟老温说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就告辞了。
  刚从餐馆出来,之前跟着走的司机就打了电话过来,告诉沈天德魏丹青和张来旺去了一处中医跌打馆,沈天德交代他继续跟着别动。

  “大哥,魏丹青到今天为止一共见了两个人,粤菜馆的老温,开跌打的许猛”沈天德跟沈天养打着电话,介绍道:“许猛那里我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我刚从老温这出来,我说要那一锅佛跳墙他告诉我给了一个老客······大哥,我用话引了老温好几次,想让他主动说出魏丹青来过的事,但几次他都把话给岔开了,似乎没有跟我坦白的意思,这是肯定打算要瞒着我们了”
  “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嘛?”沈天养问道。
  “他要不说,我肯定不知道啊!”沈天德皱眉说道。
  “那你再去跌打馆去看看,许猛是怎么说的·······”

  这一天,从魏丹青和张来旺出门开始,一直到临近晚上,两人奔波在洛杉矶的几个城区,一连见了好几波人,直到晚上天色将黑,魏丹青拿出那张个人名单的纸。
  前面两个是周坤和赵常德,名字被一道横线给划了下去,后面六个名字背后都划了个勾。
  魏丹青和这些人见过面之后,沈天养和沈天德就旁敲侧击的和这几人打听了一下,但没有一个人主动交代他们和魏丹青见过面。
  从早到晚,魏丹青和张来旺马不停蹄的一共见了六波人,时间长短各不一样,但聊的基本上都是同一个话题,我到洛杉矶了没事来看看你们,除此以外什么也没谈。
  晚间,见完最后一个人,魏丹青和张来旺打了一辆车往回走。
  车上,魏丹青额头冒着虚汗,眼眶子都凹进去了,透着浓浓的黑眼袋整个人看起来都疲惫不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