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24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气得邰业帆直骂蒋璃,他怀疑这件事跟蒋璃、跟谭耀明脱不了干系。

  陆东深遣了些保镖给邰梓莘,护着她躲开记者驾着保姆车一路回了酒店。他跟邰梓莘说了蒋璃的推测和想法,并表示问题真出在酒店,那邰家的一切损失他来承担。
  邰梓莘闻言后用奇怪的眼神盯着陆东深,问他,“你让一个心怀叵测的竞争对手来证明是你的问题?陆东深,你是想提前退休了还是被人蛊惑了?”
  陆东深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能让你父亲醒过来。”
  “我绝对有理由相信我父亲的昏迷跟蒋璃有关,对她我会走司法程序。”邰梓莘十分坚决,“这是很明显的事,邰家和陆家倒了霉,谁从中获利?你不会看不出来。”
  “除非你不想让你父亲醒了。”

  邰梓莘看着他,心中五味杂陈,“陆东深,我看你是疯了,你就这么信任她?”
  信任她吗?
  陆东深久久没能回答。
  对于陆邰两家,这一天形同打仗。
  而对于蒋璃来说,这一天的夜晚才开始。在还没得到陆东深具体答复之前,她决定养精蓄锐,反正她觉得这趟上山下水是必然要去的。
  前提就是先要睡个好觉。
  泡了不错的鲜花浴,又做了脸,等回到床上时已经十点半了,随便一开电脑才知晓今天网络纷争。
  心中一惊,再去查看电话,手机上果然好几通谭耀明的未接来电。
  马上回拨了过去,才响半声那头就接通了。
  “怎么才回电话?”谭耀明的嗓音低柔,但有担忧。

  “手机调静音了。”
  谭耀明也没责怪她的意思,说,“邰国强的事你不要插手了,今天新闻闹得沸沸扬扬,我不想你搅合进去。”
  蒋璃脱口而出,“新闻是你发的吗?”
  手机那头叹气,“怎么可能是我?这么做会让你身陷囹圄。”

  蒋璃转念一想也对,“是啊,怎么可能是你,我问了一个蠢问题。”
  “收拾一下,我马上到酒店了,接你回去。”
  蒋璃微微一怔,马上道,“不行,我不能走。”
  “蒋璃。”

  “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谭爷,你要相信我,这件事我必须要查清楚。”
  谭耀明那边沉默。
  “你是知道我的,一旦做了决定就不会更改。”蒋璃说。
  她太了解谭耀明,就像谭耀明很了解她一样,末了,谭耀明也只能任由她去了,关于这点上她很感激他,这些年,但凡是她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他一概纵容,从未做出过强迫她更改意愿的行为。
  正因如此,谭耀明这个人才更值得她去保护和珍惜。
  通完电话,十一点多了。
  窗外沉沉的,夜色不明朗,“华灯初上”这四个字也成了无的放矢的修饰。
  蒋璃只觉得胸口闷闷的,看着网上的消息,没由来地一阵阵烦躁。
  又油然而生一种恐惧。
  这是始终活在她骨子里的恐惧,一旦有了苏醒的迹象,就成了万条细线控制着她的五脏和骨骼,让她变得跟牵线木偶一样身不由己和身心剧痛。
  是啊,她太清楚舆论的力量。
  那种漫天而至的流言蜚语,会成为一把把锋利的刀,剜得她痛彻心扉。

  注定是个失眠夜。
  她从黑色烟盒里抽出支烟来,点燃。
  那淡而清浅的香就成了温柔的手,伴着她的吞吐之间,一下又一下地安抚她的焦躁和恐惧不安。
  门铃却在这时候响了。
  手抖了一下,大截烟灰落地,蒋璃伸手将烟灰拂到一边,烟头往烟灰缸里一摁,起身去开了门。
  竟是陆东深。
  他站在门口,胳膊上搭着西装外套,白衬衫黑西装裤,最是简约不过的穿着,却被他流畅颀长的骨架衬得贵气非常,也干净得非常。
  只是,眉间少许倦意。
  衣衫上有淡淡烟草气,应该是处理了一天的公事。
  蒋璃没想到他会大半夜的登门造访,一时间有些懵怔,手控着门站在那。
  “不请我进去吗?”陆东深开口。
  这样的夜深,他的嗓音低低醇醇的,入耳好听,蒋璃觉得自己有点被蛊惑,但脑子空前地清醒起来,立马捂着胸口,脸一皱,“特别不方便,正胃疼着呢,恐怕没精力跟你围炉夜话。”
  漫天新闻在飞,他出现一准没什么好事,关键的问题是,她自己还没捋清楚来龙去脉呢。
  陆东深站在那看着她快皱成核桃的脸,十分平静地说,“那正好送你去医院,顺便聊一下今天的事。”

  “突然觉得胃没那么疼了。”蒋璃挺直腰。
  “那就好。”陆东深话毕,径直就进来了。
  蒋璃眼睁睁地看着他堂而皇之地登门入室,房门一关,他俨然反客为主坐在了沙发上。
  来者是有些不善,但大半夜的擅闯也不礼貌吧。

  她在他对面沙发上坐下,盘着腿,开始抢占先机,“陆先生,这是你的酒店不假,但房间现在是我住,你这样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陆东深自顾自地倒了杯水。
  蒋璃瞅着他哼笑,“三更半夜孤男寡女,你是不是见我长得漂亮,想占我便宜啊?”
  陆东深差点被呛着,放下杯子,愕然地瞅着她。
  她没穿酒店统一的睡袍,穿了自己的,一套青白色睡衣睡裤,看似简单的颜色,如果皮肤黑的姑娘就难以驾驭。她皮肤底子极好,也不知是衣服衬得肤色愈加白皙,还是皮肤衬得衣服更加柔和干净。

  样式虽说传统,但一字领设计就恰到好处,她有着美丽的锁骨,深浅适度如月牙般的窝,长头散落,似有似无地遮着锁骨,着实惑人。
  只不过,这般自恋又心直口快的姑娘他倒是头一次碰到。
  蒋璃见陆东深不说话只盯着自己瞧,心里开始发毛,“哎哎哎,你不会真对本爷有非分之想吧?你是人高马大不假,但也别以为我打不过你啊。”
  “挺漂亮个姑娘,别一天到晚把打打杀杀放在嘴上。”陆东深喝了口水,这水是无滋无味,所以他喝到嘴里也是无滋无味。
  想到下午时杨远的一通来电,那杨远说得也是不尽客气。
  “消息外泄这件事不排除是谭耀明的可能,说不定他就是有恃无恐呢。还有那个叫蒋璃的也不可信,毕竟是谭耀明的女人,她所想所做肯定是一门心思为了谭耀明,就像当年她为了守住谭耀明的场子,打得那些闹事的人骨折的骨折住院的住院,如果不是对他有情,她能这么拼命吗?”
  日期:2018-11-07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