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21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许久清清嗓子说了句,“是天际集团的副总杨远,正经的时候很正经,不正经的时候的确没个正形。”
  所以,他是在跟她解释些什么吗?蒋璃有点懵,一时间没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
  接下来,两人有近半分钟的沉默,一时间气氛有点怪。
  “那……”蒋璃一心想着正事,看了一眼时间,“陆先生要不要给你的情人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既然是她负责的,除虫剂的成分她一定清楚,虽然说现在的确有点晚了。”
  心里忍不住嘀咕,先是一个有婚约的邰梓莘,现在又来了个情人陈什么的,眼前这个男人看上去清风徐来,不曾想也是万花丛中过啊。不过想想也是,像他这种男人,身边少不了女人。
  陆东深看着她,一直不说话。
  看得蒋璃浑身发毛,“事态紧急啊陆先生……你情人少睡一会没关系的。”
  陆东深低叹了一口气,却细不可闻,“好。”他开口道,似笑,笑中又似无奈。
  他便拨了一个号码,这次是用手机。
  那边很快接通,这倒是让蒋璃挺意外的,房间安静,就算是对方使用手机,她还是隐约听见了一声似惊似喜的女人声,“东深?”

  声音绵软好听,不用见其人也能想象的到是位温婉女子。
  陆东深起了身,踱步到了别处,隐隐地听到他低问,“怎么还没睡?”
  蒋璃被这嗓音迷得不行,陆东深声线低沉,平日里她听着就觉得是醇音入耳,不曾想面对情人时的声音更是低柔动听。
  她算了一下时间,心中暗忖,这情人间夜话怎么着都得照着半小时打底来吧,岂料慢品了一杯茶下肚,陆东深就回来了。
  前后不到五分钟。
  “这就聊完了?”她诧异。
  “聊?”陆东深似乎不满她的用词,“不过是问了一下成分,需要很长时间吗?是你说的事态紧急。”
  “啊?啊……”蒋璃嘟囔了句,“做你的女人估计也没啥意思。”

  声音很低,但还是被陆东深先听到了。
  他笑,“你又没做过我的女人,怎么知道做我的女人没意思?”
  这话说着正常,听着就暧昧了,促使蒋璃的心忽悠一下,像是被人抓起来抛高一样,不知怎的,竟觉得脸颊有点热。
  “那个……你情人怎么说?”

  陆东深给她倒了茶,“她叫陈瑜。”
  “好,陈瑜怎么说?”蒋璃剜了他一眼,叫啥不都是你情人?
  不过这个陈瑜挺厉害的,应该不会年龄太大吧,像是陆东深这种成功人士,双眼都是盯着年轻漂亮的姑娘看的。那么她有此成就着实厉害。
  处理气味空间也是调香师的工作范畴之一,事实证明,气味会跟一个人的记忆相关。一个空间,或商场或酒店有了自己独特的气味会更让消费者记得住,越是大型商场、店铺和酒店就越是有自己象征性的气味,这气味就跟品牌效应一样至关重要。

  有的气味不是很明显,甚至会让消费者闻不到,可置身其中就觉得温暖愉悦,下次还有光临的欲望,这就是调香师调香的最高境界。
  “除虫剂里的成分跟你描述的一样,里面含有藒车香、艾纳香和白千层。”陆东深说回正事,“只是,你怎么确定这里有对邰国强过敏的成分?”
  “艾纳香的全草主要成分含有5个,白千层的全草成分含有39个,这两种植物的叶、茎都可提取香氛,或经过提炼后都有驱虫和防腐的效果。艾纳香和白千层因为还具有镇痛等药用价值被很多调香师、芳疗师甚至是中医青睐,使用广泛、栽培也普遍,性温,所以几乎不会有人对这两种植物有反应,唯独藒车香。”蒋璃顿了一下。
  陆东深抬眼看她,“藒车香很特殊?”
  “是。”蒋璃如实相告,“事实上,藒车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植物,大多出现在古籍中,别说大众,就连很多专业研究植物学的人都未必有幸见过,或者就算见过也不认识。这种植物气味很淡,黄色叶子开着白花,主要芳香就来自白花。花跟叶脉经过晒晾再蒸馏提香,如果封存泥坛数月再拿来制成香丸,清淡的香气能维持一周多,蒸馏出的水能起到最好的除虫效果。”
  “所以,就是因为它不常见,你才怀疑它会导致过敏?”
  “我只能用排除法。”蒋璃道,“艾纳香和白千层的成分都在大众能接受的范围内,引起过敏的话也不该是邰国强的那种状况。”
  陆东深高大的身子朝沙发上一靠,看着她,“我需要切实的证据。”
  “我知道我这么说空口无凭。”蒋璃深吸一口气,“其实想查清楚这件事并不难,一是要排查一下邰国强的过敏史,二是我知道克制藒车香毒性的东西,如果邰国强用了之后能醒,那就可以证明他是因为除虫剂过敏而导致的昏迷。”
  “换句话说,邰国强还是要做试验对象。”陆东深一语中的。
  蒋璃态度明确,“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我知道你们有能力去请些专家来会诊,但是,他们叫不醒邰国强。”
  陆东深的手搭在沙发扶手上,手指敲了两下,问,“你想让我做什么?”
  “给我时间。”
  “多久?”

  “七天。”
  陆东深闻言,眉间染了少许严苛,看着她,许久后探过身,手臂搭着腿,两手十指交叉,“蒋璃。”
  蒋璃心中一凛。
  从认识到现在,他都是礼节性地唤她蒋小姐,从未像现在似的连名带姓地叫她,而在整个沧陵,敢连名带姓叫她的就只有谭耀明。
  “你要我给你七天时间,你知道,七天的时间意味着什么?”陆东深的目光深沉有力。
  蒋璃从容淡定,“意味着酒店的声誉随时毁于一旦。邰家兄妹来势汹汹,邰国强一天不醒,天际就多一天的信任危机,而陆先生你,会在这场信任危机中彻底丧失主动权。”
  陆东深顺势从烟盒里摸了支烟来,起身踱步到窗前,点了烟,吸了一口,窗子上就盛开了朵橙亮的花。
  他注视着窗外的夜色,而蒋璃注视着他的背影,夜色下,他的背影异常挺拔伟岸。只是,他的沉默让她的心里七上八下。
  许久后,陆东深才开口,“26岁那年,我筹备了几个月,打算对一家娱乐文化公司进行强制性收购,收购的前一晚,那家老总沉溺温柔乡乐不思蜀,等他第二天再飞回公司后才发现董事会已易主。”
  陆东深转过身,朝着她这边过来,绕到她的身后,双手撑在她两旁的沙发靠背上,探身下来,微微侧脸,薄唇近到她的耳,“不过才一晚,他辛辛苦苦打拼的江山就被我给吞了。七天,蒋璃,你来告诉我,我应不应该信任你。”
  他的气息太近,似凉又似暖,还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落在她的耳畔纠缠着她的呼吸。她脊梁挺直,眼角的余光还能瞥见他夹烟的大手,就那么搭在一旁,这姿势让人遐想。
  “七天是我找原料的时间。”她明白他话中意思,商场如战场,多一分多一秒都会瞬息万变,他给了她时间,就意味着扛起了所有风险。“现在你只能信任我,别无选择。”
  陆东深手一伸,扳过她的脸,捏起她的下巴,“你是怕我找谭耀明的麻烦。”
  语气十分肯定,一语中的。
  是夹烟的手,那烟头离得她脸极近,近到她的脸只需要偏移一点点就能被烧个血窟窿,这般动作,既危险又诱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