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18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28 21:25:33
  第312章 他乡故知
  鸭屎站起身来,示意小七、小军往后站。小男孩的目标是小七,对鸭屎没有什么兴趣。他绕过鸭屎试图去砍小七,鸭屎一低头,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这孩子并没有丝毫的害怕,而是用傣语叽里呱啦说了半天。
  旁边的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手里都拿着刀,但是并没有鸭屎怀里的孩子凶狠。另一个男孩将刀插入刀鞘,也用傣语说了几句。小七翻译道:“那个孩子要你放了手里的这个孩子,不然他就叫家里人了。”

  鸭屎笑着说:“你们是谁家的孩子,会不会讲汉话?”
  鸭屎手里的孩子用浓重的山东口音说:“不会讲。”
  鸭屎笑着说:“不会我就把你的屁股打成两瓣。”
  这孩子原本并没有拿刀针对鸭屎,如今鸭屎这么一说,他抡起刀就朝鸭屎的腿部砍了过来。鸭屎伸手在他手腕上捏了一下,轻轻把刀顺到了自己的手上,随后扔到了地上。
  鸭屎把孩子放在地上,笑着说:“你小小年纪,就这么凶残,这样不行。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小男孩眼里含着泪,但是泪水并没有流出来,他丝毫不害怕,极为傲娇地说:“那人偷了我家的木瓜,我要砍了他。”

  鸭屎从男孩的口音、相貌早已猜出,他就是野狐田的孩子。
  另外一个小男孩子走过来,也用山东味儿的汉语说:“我们不要木瓜了,也不要砍他,放了微山吧。”
  “微山?”鸭屎笑着说,“你叫微山,谁给你取的名字?”
  鸭屎怀里的孩子,憋得脸通红,不再搭理鸭屎,而是努力想挣脱鸭屎的双手。然而,鸭屎的双手如钳子一般,他怎么都挣脱不了。
  孩子转过脸,用山东话大声说:“鸭蛋,去叫我爹。”

  他的这一声,立即把鸭屎震惊了,他万万没想到,旁边的这个孩子就是鸭蛋。鸭屎抱着微山,朝鸭蛋身边走去。鸭蛋并没有出去叫人,而是说:“你放了他吧,我知道你不会伤害他的。如果被大人知道了,他们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走吧,我们就当没见过你们。”
  鸭蛋将傣刀插入刀鞘后,依然拿在手里,鸭屎放松了对他的警惕。他身后的小姑娘,也学着他的样子,将刀子插入刀鞘,站在那里,稍微有点紧张。
  鸭屎抱着微山来到鸭蛋身边,俯身正要跟鸭蛋说话,鸭蛋突然大叫一声:“大爷,我们在这里。”
  鸭屎立即朝鸭蛋呼喊的方向望去,此时鸭蛋将傣刀拔出刀鞘,嗖的从鸭屎右臂上划去。鸭屎的手臂被割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鲜血汩汩流出。鸭蛋极为镇定,一把从鸭屎怀里拉过微山,三个孩子撒腿就跑。
  小军拾起地上的傣刀要追他们,鸭屎做了个手势,要他不要追了。尽管鸭屎的手臂被划开了,很痛,但他依然在笑着,显得极为兴奋。
  “四爷,你笑什么?赶紧包扎伤口吧。”小军道。
  “难道你没看出来,这三个孩子是谁?”鸭屎问道。
  小军突然想起来了,笑着说:“看来我姐就在附近。”
  小七道:“先别管孩子了,看来是错不了了。赶紧给四爷治伤吧。”

  小七扯下裤子上一块布,把鸭屎的胳膊缠了一圈。
  “别太用力,我胳膊好麻。”鸭屎道。
  “四爷你忍着点,咱们去医生那里用点药。这里是热带,伤口很容易感染。”小七道。
  “我想去找鸭蛋他们。”鸭屎笑着说。
  “找什么鸭蛋啊,你先把自己胳膊的伤口处理了再找也不迟啊。”小七着急地说,“我的四爷啊,你的性子还真急。”
  鸭屎笑着说:“你说我二姐的孩子就是不一样,比老大的孩子要沉着。他不莽撞,懂得用计谋。”
  “不过,感觉他不像你二姐这个直肠子啊。是不是像皮六?”小军问道。
  “不会吧。皮六虽然也聪明,但是性子还是偏直的,不会这么多心眼。这个熊孩子,我要好好教育下他。一旦学歪了,以后就难缠喽。”鸭屎叹口气道。
  野狐田与一帮手下刚从雨林里打猎出来,野狐田浑身是血,一身汗臭味。突然,他发现微山带着鸭蛋、悦悦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微山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大哭了起来。这个孩子,在鸭屎身边,一直忍着没有掉泪,如今哭得不行了。
  鸭蛋道:“刚才我们三个人见有人爬树上偷我们的木瓜,我们叫他不要偷。他吓唬了一下我们。我们三个拿着刀追他,他跑到了菩提树下,与两个同伙一起,抓住了微山。”
  “谁?谁他妈的不要命了?”野狐田大怒道,“我弄死他。”
  他蹲下身,抚摸着儿子的脸,帮儿子擦去眼泪道:“哭什么哭,不要哭。我去打死他们。”
  野狐田一手抱着儿子,另一手掏出枪,带着七八个人往村头的菩提树方向跑去。
  小貂蝉与娜娜、林静姝正在准备晚饭,突然见野狐田带着孩子们急匆匆地往外走。小貂蝉大声喊道:“你死哪儿去?马上吃饭了。”
  野狐田正在气头上,哪里听进去小貂蝉的声音,继续往前走。刚走了没多久,从山坡上一座考究的傣楼上走下了一个人。鸭蛋见了后,立即向那人行礼。悦悦也跟着行礼。野狐田原本一肚子气,见了那人也赶紧客气起来,对微山说:“微山,快给你师父行礼。”
  微山从野狐田身上下来,给师父行了礼。
  “大哥这是去哪儿?”那人问道。

  “几个外来人欺负孩子,我这不去教训下他们。”野狐田道。
  那人看了下野狐田的阵势,知道他去杀入,于是笑着说:“大哥,不用你亲自出山。这样的小事,交给我就好了。”
  野狐田立即不好意思地说:“召公子,你是召片领的公子,身份尊贵,这样的小事还不足以惊动您。”
  “嗨,什么公子,没有大哥你,我爹早就死了。以后别公子、公子的,叫我文刀就行了。我在泰国打了那么多年拳,没有人把我当公子。我都习惯了。”
  这人不是别人,就是傣王庶出的公子召文刀。他回到云南后,感恩野狐田对召片领的恩德,于是就收三个孩子为徒。孩子还小,偶尔训练一下,他也没当回事。
  “文刀,你确定亲自去?不过,听孩子说,这几个人很不像话,你不要手软。”野狐田强调道。
  “我是打拳出身的,我对谁都不会客气。”召文刀笑着说,“把你的兄弟带回去吧。你们刚从山上下来,也挺辛苦的。”
  野狐田抹不开面子,只好答应了下来。
  “你们仨带路。”召文刀道。
  微山跑在最前头,很快就带他们来到了菩提树下。不过,此刻树下一个人都没有。
  “领头的人的胳膊被我砍伤了,他们肯定去傣医家了。”鸭蛋说。
  “哈哈哈,你都能伤到他们,看来他们是酒囊饭袋了。走,咱们去傣医家看看。”召文刀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