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5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北林抬起头,呲着牙笑了,说道:“来一针,这玩意很过瘾”
  小林光摇了摇头,走过去后坐到他身边,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会碰这东西了······你的手?”
  “都是故事!”沈北林满不在乎的笑了笑,缓缓的把针管里的液体全都推进后,人顿时就瘫在了沙发上,直勾勾的瞪着眼睛,喘着粗气,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
  足足过了五六分钟,沈北林的眼神才不再涣散了,慢吞吞的坐起来,从桌子上直接拿起一瓶XO仰头就灌了起来。

  这一阵子,他几乎都是这个状态,自从身上受了伤,在**和精神的双重打击,折磨下,他一直靠着杜冷丁和吗啡这种禁药来维持自己。
  不吸,人浑身上下都难受。
  吸了,瘾头越来越大。
  沈北林,曾经战乱地带厮混多年的亡命徒,似乎算是就此趴下了。
  “喝酒······”沈北林指了指桌子上散落的酒瓶。
  小林光随意的倒了一杯,跟他干了下后,说道:“今天我们碰到一伙中国人,好像有点问题,身手很好,有枪,一共五个人,年纪都三十几岁左右,不过身上好像都带着事,和他们发生一点冲突后我找了过去······”
  小林光把今天发生的事跟沈北林说了一下,然后问道:“在洛杉矶,只有你们的人有这个能力,我想问问你知不知道这几个中国人是什么来历,或者跟你们洪门有没有关系”
  沈北林皱了下眉头说道:“不是在洛杉矶的中国人,就会和洪门牵扯上的”
  “啪!”小林光从身上拿出两张照片放在了桌子上,用手点了点说道:“和你没关系,那你就帮我查一查······”
  沈北林开始的时候没有在意桌子上的照片,他这时的大脑基本已经被杜冷丁给麻痹成了一团乱麻,人始终都属于萎靡不振要死不活的状态,一手夹着烟一手端着酒跟小林光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着。
  喝了会酒之后,小林光看沈北林不太着调就找了个借口告辞了,但桌子上的照片却没收起来。

  “咣”沈北林随手把手里的杯子扔到了地上,感觉自己好像有点要回血了,就冲着屋里的一个女人勾了勾手指:“过来,趴着”
  “唰”沈北林手指着桌子让人趴下的时候,眼睛正好落在一张相片上,安邦那让他魂牵meng绕的一张脸,瞬间就让沈北林满血复活了。
  “哎?”沈北林愣了好半天才晃了晃脑袋,一个女人过来搂着他的脖子,盘着腿就要缠上来,沈北林一把就给人推开了,两根手指捏着照片冲着昏暗的灯光,注视了半天,脸上露出一副嗜血和阴森的笑容。
  “你来洛杉矶了?”
  于此同时,沈天养的庄园里,管家步履匆匆的进了他的书房,推门就说道:“老爷,刚刚我们有消息,魏丹青在洛杉矶”
  “······”沈天养似乎有点没反应过来,反应了几秒钟才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谁在洛杉矶?”
  “魏丹青,张来旺,发现的原因很巧合,他们两人在房产中介租了一栋房子,登记了他们两个人的姓名,这家房产公司是我们下属的,其中的负责人今天早些时候要去公司里汇报财务状况,期间听闻其他人谈起了最近和大圈的问题,可能有人就说到了魏丹青这个名字,然后就被注意到了,因为在审核当月的营销状况时,是需要查看登记租赁人的姓名的·······”
  沈天养“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有些语无伦次的问道:“没,没有搞错?”
  “绝对没有,当时来公司汇报的人是反复确定了的!”
  “咣当”沈天养又跌坐了回去,满是迷惑不解的说道:“之前在檀香山,这个时候是洛杉矶,老魏啊老魏你到底在搞什么呢?”
  “老爷,他们租住的地址已经查出来了,我们要不要让人过去?”
  沈天养寻思了下,摆了摆手说道:“你先不要轻举妄动,你不了解魏丹青这个人,他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洛杉矶的,他去哪里都正常,但唯独来这里,就太不正常了”
  关于人心这一点,魏丹青几乎把和他相识的人都给猜透了。
  虽然说魏丹青和沈天养有几十年没有见过面和任何的联系了,但中国有句俗话叫三岁看到老,在上海滩厮混的那些年里,魏丹青和沈天养朝夕相处,这个人是什么样,早就印在了他的心里,哪怕过去多年了也肯定不会有所改变。

  沈天养就是那多疑,心思繁多,又善变的司马懿,魏丹青就敢笃定的和他唱一曲空城计。
  此时魏丹青和安邦两方面在洛杉矶,同时都漏了。
  一方是有意,一边是无心。
  在同一天,差不多同一时刻都落在了沈家人的眼里。
  何征还在继续跟高维成谈着,并且还是开门见山的把自己的条件给提了出来。
  “高总,实不相瞒啊”何征就像面对着一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而不是和大圈曾经撕逼过的仇家,谈吐很随意的说道:“我们和洛杉矶姓沈的,那可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想必你多少也能了解到了点,呵呵,一听说你对洪石公司展开了围剿,我们想想都要乐开花了,哎呀,真是打了瞌睡就有人来送枕头,这个感觉绝对很舒坦”
  高维成淡淡的说道:“你是来告诉我,我替你们打了沈家一棒子正和你们的心意,这算是一种耀武扬威么?”
  “不,不,不”何征连连摇头,说道:“这么粗浅的事我们哪里会做,最多就是偷着乐罢了,我来的意思呢其实很简单······我希望,高先生能把对洪石的围剿再坚持一下,别这么快就抽手了”
  高维成顿时愣了,有点不可置信的问道:“从温哥华飞过来要两个多小时,可能你还得冒着点人身上的危险,你觉得你说的这番话之后,我要是答应了,是我的脑子不太好使,还是你太异想天开了”
  “高总,你觉得我像这种意象天开的人么?”何征认真的问道。
  “你还真不太像······”
  何征搓了搓手,说道:“我的要求我提出来了,那现在我来说说我的条件,有这么个事哈,前段时间我偶然听在赌场的朋友讲起,说是多伦多有个大商人,一直从外面的赌场走账,嗯,好像每年走的还不少,赌场的朋友说这帮人钱没少赚,差不多每次都能抽四十个点左右,哎,高总你知道多伦多哪个大商人能这么有实力么?”

  高维成顿时眯了眯眼睛,微微的往后靠了一下,习惯性的拿起办公桌上的笔在手上摆弄着。
  “你这是话里有话啊?”
  何征舔了舔嘴唇,揉着脑袋说道:“高总,谁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一下子被抽走四十个点的利润,不心疼么?每一笔都被抽了这么多,这一年走上两次三次的,那可就是个天文数字的利润了吧”
  日期:2018-11-20 07:0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