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6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璃及时稳住了脚步,转身看着他,心头扑腾腾飞过了几只寒鸦:千万别反悔……千万别反悔。
  陆东深起身,朝着她这边走过来。
  蒋璃这时脑袋里九转十八弯,盘算着如果他收回成命的话她该如何撒皮耍赖。

  意外的,他没上前来,只是绕到了办公桌前,跟她刚刚一样倚靠在那,随手拎了烟灰缸在身旁,一手随意撑着办公桌,一手弹了下烟灰,沉静潇洒。
  “你的戒心很强,说好也不好。”
  蒋璃没料到他会冷不丁来这么一句,反应了半天,笑了,“我向来和颜悦色。”
  “你说话的时候防御性动作太明显。”陆东深看着她,“还是,你只对我有戒心?”
  蒋璃暗愕,低头一瞧才发现自己习惯性动作,双臂交叉护于胸前,便不着痕迹放下手臂,一时间倒觉得有点怪,不知道这双手该怎么摆。

  “我知道陆先生的眼睛毒,商人嘛,总喜欢看出点别人看不出的东西来。”她尽量让自己看着自然些,“但是,我这个人怎么样好像跟陆先生没关系吧?”
  心中暗忖:我有什么行为习惯关你鸟事?再说了,你一个虎视眈眈的商人,每天想着怎么从沧陵搜刮利益,我对你有戒心太正常了,这是傻子都明白的道理。
  陆东深闻言竟笑了,抽了口烟,反手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怎么没关系?”他抬眼看她,“我们多少都算是合作伙伴,你对我不必有戒心。”
  蒋璃正想着如何回他,桌上的座机就响了。
  陆东深随手按了免提。
  那头是景泞的声音,干练非常,“陆总,邰小姐来了,她说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您一面。”
  陆东深想了想,“好。”

  那头挂了电话后,蒋璃反倒不着急走了,朝着他走过来,直到,靠得很近。
  陆东深没避没让,始终悠闲地靠着办公桌。
  她双臂往两旁分别一搭,将他困在自己圈定的范围内。身高有166的她本来在他面前就不占优势,如此动作让她更是身形一矮,目光平视只及他的领带。
  不过蒋璃认为赢在气势上。
  抬头,目光顺着他的喉结延到青湛的下巴。他倒也配合,纵了她的乖张,低头瞅她。

  她轻笑,“我戒心强,陆先生桃花劫也不少啊。”
  她仰头他低头,唇息自然就扫着额头,男人的气息又会顺着呼吸进入肺腑,同样的,女人香也会绕着他,甚至因为近在咫尺,他只要稍稍一伸手就能揽她的纤腰入怀。
  蒋璃刚开始没觉出什么来,不过想趁机取笑一番,可这么一离近了,两人的气息纠缠总会生出些暧昧来,如此距离看他,五官更是棱角分明得很,他的眼深邃如渊,不见底,像是能把人吸进去。
  “所以,我得离陆先生你远一点,你长得这么好看,万一我喜欢上你了怎么办?桃花潭水深千尺啊,我可不想陷进去。”
  她挺直了身子,不着痕迹地收回手臂,可没等收回,陆东深就伸手拉住了她。她一惊,想要抽回,他却趁机微微一个用力,她就被他重新拉回怀里。
  “人与人之间接触没那么难。”陆东深偏头看她,眼里含笑,“就像,现在。”
  蒋璃一把将他推开,离他的气息远远的,压了心头刚刚窜起的莫名慌乱,冷笑道,“对于奸商,我敬而远之。”
  邰梓莘千里迢迢从国外赶了回来,一入沧陵就跟两个哥哥邰业扬、邰业帆汇合,兄妹三人齐齐到了天际酒店。
  陆东深提出只见邰梓莘。

  气得邰业帆跟景泞直跳脚,大骂陆东深不识抬举,老大邰业扬虽没像邰业帆那样气急败坏,但脸色也不好看。
  景泞自然明白邰家两兄弟的心思,商场如战场,利益面前父子都尚且可以反目,更何况兄妹。这邰家向来重男轻女,就算邰梓莘凭着自己的努力参与家族生意,可在邰国强心里自然还是儿子重要。
  本来的利益之争只在两兄弟之间,现如今成了三国鼎立,邰梓莘就成了邰业扬和邰业帆的眼中钉。从他们角度出发,陆东深理应面见他们两位,而不是将他们拒之门外,更不是第一时间面见邰梓莘。
  景泞不动声色告知,这是陆总的意思,不过二位可以先去看看邰董事长。
  能面见邰国强也是经过蒋璃同意的,前提是在她不在房间的时候蒋小天必须在场,邰家儿女不能以任何理由将蒋小天打发走。
  邰梓莘也先是见了邰国强一面,然后在酒店的行政酒廊与陆东深见了面。
  今晚酒廊里没人,陆东深包了场,用景泞告知邰梓莘的话就是:陆总为您接风洗尘。可邰梓莘一等还是等了数把小时,一直等到陆东深开完会,天已擦黑。
  “好久不见了。”邰梓莘举起酒杯冲着陆东深,“想想看,有三年零三个月又十天。”

  陆东深与她轻碰了一下杯子,“有这么久吗?”
  邰梓莘看了他一眼,眉梢多少落寞,她是了解他的,生活里的重心全在工作上,似乎除了事业,没什么事能入得了他的眼进得了他的心。可明明知道是这样,听他这么回答也是酸楚,她度日如年,他风轻云淡。
  抿下一口酒,酒中的单宁就涩了口,也褶了心。
  “或许也是我自己记错了。”邰梓莘不想让自尊在他面前溃不成军,又扬了笑,“恭喜你,如愿以偿接手天际。”
  陆东深眼里的笑清浅疏离,“也恭喜你,这两年你在长盛的成绩不错,有几次会打得陆门猝不及防。”
  邰梓莘从不是个柔弱女子,这是从他认识她那天起就知道的事实。她骨子里藏了一股子倔强,也有不输给男儿的气魄,进入长盛后,几次收拾了两位兄长的烂摊子,在股市上一路死咬着陆门不放,她是典型的女强人,又像是一朵带刺的红玫瑰,美丽却又危险。

  邰梓莘笑了笑没接话。
  楼上法餐的厨师长被重金临时聘了过来,前餐过后,布列塔尼蓝龙虾登场。
  “你在法国待了那么久,尝尝看,是不是你喜欢的味道。”陆东深说。
  邰梓莘执餐刀轻轻分开虾身,餐叉入虾肉,衔进口,肉质弹脆香料得当,喉咙堵了一下,再抬眼,笑,“是,但实际上你应该带我去吃正宗的中国菜。”
  自从分别,她就去了法国,一待就是三年,她见不着他,哪怕知道他出差会经过巴黎也不曾见过,所以,唯一的途径就只有商场上的厮杀。

  陆东深闻言道,“是我的失误,很抱歉。”
  邰梓莘一听这话多少有些失望。
  其实她说那话是有试探的意思,如果他说,下次带你去吃中国菜,那说明他有想再见到她的意愿,可他一句抱歉就断了她所有的念想。陆东深是个极其聪明的男人,尤其是在男女关系上,如果他不想,他绝不会给对方留有回味的余地,这一点,她在三年前就知道。
  所以,哪是他想不到?只是她不是他思虑的那一个,就像是,他哪会不主动,只是因为他不够喜欢你。
  “对于令尊的事我也很抱歉,但好在这次有惊无险,回头我会亲自登门跟令尊致歉。”陆东深说回了正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