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4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璃说到这顿了顿,生怕自己说得太深奥蒋小天不理解,便又打了个比方,“就像是你爱吃的木须肉,如果给一个星级厨师长来做,那么他首先要了解客人的偏好,吃咸还是吃淡,喜欢在什么光线下进食等等,在原料上也会更加讲究,猪肉中要选最嫩的小里脊,黄瓜要选整段三分之二的位置,木耳要野生小木耳的耳肉,黄花菜要掐尖,这样的一道木须肉才是上品,口感也才会是更好的。”
  听得蒋小天直张嘴,他怀疑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吃的是假木须肉,一道菜原来这么有讲究?

  “最优秀的气味构建师就像是最优秀的厨师,会从一个物体上抽取想要的气味成分来达到影响他人的目的,可以救人,甚至……”蒋璃微微抬起自己的左手,目光落在那枚眼睛纹身上,目光黯淡了几许,嗓音转沉,“可以无声无息地杀人。”
  听得蒋小天一激灵,“气味还能杀人呢?那这个叫季菲的人够厉害的了!不对,这个职业也太厉害了吧。”
  蒋璃看着杂志封面,久久没有说话。
  蒋小天觉得她今天真是怪得没谱了,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这才缓过神,说了句,“嗨,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跟你说得着吗。”
  “别啊,爷,我爱听、爱听!我觉得从你嘴里说出来的事儿都特别有意思。”蒋小天在她腿旁蹲下,一脸谄媚地给她捶腿,“就像你刚才讲的职业太牛了,你说我能不能学会啊?三百六十行,我也不能干在一棵树上吊死不是?不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吗,说不准我努力一下也能成为行业翘楚呢,谭爷还经常夸我聪明呢,学什么都快。”
  “没错,条条大路通罗马,可有些人就生在罗马。”蒋璃状似怜悯地摸着他的头,“不过你努力努力也好,因为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怎么能知道什么叫绝望呢。”
  “爷——”蒋小天咧着嘴,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手机响了。
  蒋璃拍了拍他的头,“去帮爷把手机拿来。”
  是谭耀明来的电话,大抵是问她住的习不习惯、有没有碰上什么麻烦等,倒是没怎么担心她在这要完成的工作。
  这像是他的惯例了。
  平日在古城,他有闲暇的时间总会到她的店里去坐坐,不久待,就一盏茶的时间,如果他出远门,也总会时不时打电话给她,纯粹道一声问候。
  蒋璃踱步到了酒吧台,谭耀明那边问什么她就答什么,手机那一头的嗓音低柔好听,可她的目光却落在酒柜中的一瓶威士忌上。
  最后谭耀明才问了句跟酒店有关的话,“听说邰国强被你折腾得不轻。”

  蒋璃也没奇怪谭耀明的神通广大,酒店本就是个开放环境,他想知道这边的情况也是易如反掌的事。
  “还好吧,想要留得住命就得扛得住折腾。”
  那边轻笑,语气宠而纵容,“如果遇上搞不定的,随时打给我,多晚都行。”
  这次的通话时间也不长,等结束通话,蒋璃站在酒柜前没动。
  蒋小天走上前,“爷——”
  接下来的话被蒋璃一个轻抬手打断,她目视着那瓶酒,然后缓缓伸手上前,一转酒瓶,瓶身后面放着一枚精致的小盒,盒上有隐隐光亮,不仔细看察觉不到。
  蒋璃忽而冷笑了,盯着那枚盒子,一字一句说,“陆先生,你这么个玩法就没意思了吧。”
  总经理办公室。

  陆东深签完手头文件后交给了财务总监,“三个工作日内把遣散金发下去。”
  财务总监接过文件后心里还在打颤。
  天际集团的这场管理层人员更迭让所有人始料未及,很多人都在猜测谁能接手最高职位,是内升还是空降?众说纷纭间不曾想竟是陆门集团总部派了张王牌。
  大家都对这位陆总略有耳闻,陆董事长的长子,据说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经常出入董事会会议旁听,在进入大学后开始从陆门底层推销职位做起。
  20岁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三年间吞了竞争对手长盛集团旗下最盈利的进口连锁超市,做大公司利润。
  第四年,他成功完成与陆门总部百亿业绩对赌。
  第五年成功垄断陆门旗下的商超。
  第六年凭着资本重组及几起漂亮的并购案正式入驻陆门董事会,成为董事会成员中最年轻的一位。
  现如今,但凡多少知道陆门的人都清楚,陆东深已涉足陆门的多个产业链,是最有希望坐上头把交椅的人。

  沧陵天际跟北上广的天际酒店相比不过沧海一粟,他们都认为就算权力更迭也不会波及他们,哪怕是沧陵这边出了事,很多人都认为总部也不会轻易裁员,毕竟地方就业人员是有局限的,更何况还是酒店服务业。
  可就在今早,来了数天都没作声响的陆东深召开了高层管理会议,会议散了之后,一大波人被殃及,上到酒店总经理下到部门主管,尤其是公关部,整个部门被辞退。
  用他在会上的话说就是,天际集团不养闲人。
  沧陵天际公关危机,一时间言论风雨飘摇,一个邰国强事件让众人失了业。
  很多人在看笑话。
  这么多的职位空缺,难道沧陵天际还真想关门大吉了?
  可不曾想,紧跟着就有一队人迅速补了那些空缺职位,从高层领导到中层管理人员储备。人事主管是看过他们的履历的,那些人竟是陆东深从陆门旗下各个公司抽调出来的,有着令人咋舌的国际背景,随便拎出来一个那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全酒店上下惶惶,他们作为本地人最后一点的庆幸都不敢有,因为这个陆东深出手之快让人生寒。
  财务总监这边刚要离开,陆东深又补上了句,“把酒店近几年的年度财务报表都拿给我。”
  财务总监听得毛骨悚然。
  等办公室只剩下景泞时,陆东深叮嘱她,“不能从那波人嘴里听到对酒店不好的传言。”
  那波人,是被辞掉的那波人,景泞明白,“好,我会安排。”
  陆东深似乎放松了一下,按了一下桌上的接收器,景泞见他的咖啡凉了,便主动替换了杯,不加糖不加奶,这个男人很不喜欢甜味。
  “陆总,官阳区那片地——”
  陆东深抬手打断了她的话。
  紧跟着从接收器那里传出女人的声音,“最优秀的气味构建师就像是最优秀的厨师,会从一个物体上抽取想要的气味成分来达到影响他人的目的,可以救人,甚至可以无声无息地杀人。”
  景泞听了这话微微一怔。
  陆东深靠着椅背,一手搭着扶手,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皮面。
  又传出蒋璃损蒋小天的话: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怎么能知道什么叫绝望呢?
  景泞心想,这个蒋璃损人不带脏字啊。
  那边似乎又接了电话。
  陆东深在这边突然问,“她的两家店是不是就在官阳区?”
  “是的。”
  陆东深陷入沉思。
  景泞摸不准他此刻的心思,见他的话说了一半也没继续,所以就只能在原地候着。
  可就在这时,突然又传出蒋璃的声音:陆先生,你这么个玩法就没意思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