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2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小天只在蒋璃打人的时候见过这般神情,吓得连连点头。
  景泞狐疑地瞅着蒋璃。
  蒋璃对她没多加理睬,出了卧室。
  蒋小天没敢动,就杵在床头一个劲地打摆。
  没一会蒋璃返回来,手里又多了个符包,这次结结实实地系在邰国强的脖子上,抬头恶狠狠对蒋小天说,“再让我看见他身上没符包,我就打断你的腿。”
  蒋小天抽抽鼻子,点头。
  景泞见状,上前问,“蒋小姐,邰总的情况就这样处理吗?”
  蒋璃看着景泞,轻轻一挑眉,“怎么个意思?那你还想让我做场法事?景助理,有些邪祟可不是做场法事就能除掉的。”
  “蒋小姐自有一套办法,但我想,您需要跟陆总解释一下。”
  蒋璃不解。
  景泞冲着卧室外扬扬下巴,“这件事惊扰了陆总,他也来了,在会客厅。”
  会客厅在套房的西侧,紧挨着健身室,与邰国强所在的卧室隔了一个大大的客厅和一间游戏室,所以,蒋璃敲门进来后,房门一关,就觉得这里也的确是极好的避难所,安静。
  不过她想,刚刚闹了那么大的动静,可能也是一丝不差地落进了他的耳朵里。
  室内光线鹅黄,地灯的颜色温柔,平添了一份心平气和。
  陆东深坐在沙发上,面前是一张两米多长的茶几,他正在叠纸牌塔,用两张纸牌对立成A字型的三角柱,两个三角柱顶尖保持了一张纸牌的长度距离,然后放上一张纸牌,叠了长长的底层,再一层层叠上去,每叠一层都减少一层柱子的数量。
  蒋璃在没进来之前已经想到了些许可能,比方说他阴沉着脸,又或者兴师问罪,但从没想到能看到这一幕。他就坐在那,俊脸洇在光影中,不疾不徐地叠着纸牌。
  她眼尖地数了数,他已经叠到了第十层。这种游戏她玩过,纸牌叠得越高,手就要越稳、心就要越沉,看似简单的游戏,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来的,玩到最后,考验的是耐力、沉稳和智慧。

  听见动静后,陆东深没抬头,随手拿了张纸牌,说了句,“坐吧。”说话间,就将手里的纸牌稳稳地平放在两柱之间。
  脸色太平静,也看不出他是悦不悦,蒋璃在他对面坐下来,看着他的手,掌心宽厚,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这种手,擅掌控。
  “陆先生好雅兴。”
  “雅兴谈不上。”陆东深眼皮始终没抬一下,“被人扰了觉,总得做点无聊的事打发时间。”
  蒋璃听出意味来了,清清嗓子,“对于今晚的情况我很抱歉。”她不愿去解释太多,浪费时间也没那个必要。
  之所以道歉,是因为深更半夜地把他折腾过来终归不好。他倒也没夸大其词,虽说隔着个茶几,但她能闻得到他身上浴液和洗发水的味道,套房中的浴液和洗发水都是统一品牌的,所以八成他是打算洗漱过后睡了的。
  还是黑色衬衫,但明显是换过了,黑色西裤,坐在那身形挺拔肩膀宽拓,也不似严肃,至少胸前的扣子解开了三颗,看着就稍许随和些了。
  闻言她的道歉,陆东深抬眼,瞧见她的一瞬有片刻微怔。
  原来她是长发,及肩,发质很好,乌黑柔顺,衬得她那张脸愈发小而白。眼里英气还在,但因为长发,那英气里就平添了妩媚。
  蒋璃被他看得不自然,抬手顺了一下头发,“我知道我现在披头散发得挺狼狈,但你也不用这么瞅我吧。”
  蒋小天的那通电话就跟她再不赶到就见不着他似的惨痛,她压根就没时间再想着去梳妆打扮一番,尤其是那头假的短发。她有很多假发,各式各样的短发,认识她的人都不理解她为什么这么痴迷于假发,就连蒋小天闲来没事总说,爷,戴假发不麻烦吗?听说用真头发做的假发都容易中邪啊,其实你长头发多好看呀……
  他们都不知道,假发就像是她的第二张脸,她不想面对梳着长发的自己,不想面对难堪的第一张脸。
  今晚倒是忘得干净,等看到景泞瞅着她的那个眼神才猛然记起酒店房间的假发。
  陆东深把玩着手里的纸牌,一直看着她,半晌后说,“你身上……”
  蒋璃不明就里,低下头,目光在自己身上寻摸了一圈,穿着不妥?
  陆东深却没继续这个话题,笑了笑,“我们言归正传,有样东西还给你。”
  今晚的她着实让他有些意外,除了那头长发,她身上还有隐隐幽香,极淡,如果刻意去闻就闻不到,不经意间就能窜入肺腑。
  这香,他很熟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里闻过。
  而另一边,蒋璃心里嘀咕,谁跟你开玩笑了?正想着,就瞧见他拿出样东西来,推到她面前。

  她定睛一看,是之前系在邰国强身上的符包,破了,漏了里面一角,许是邰国强不知怎么弄丢的。
  正要取回,陆东深却伸手按住了她的手,“有个问题想向蒋小姐请教一下。”
  他的手温凉有力,蒋璃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就要抽回手,却没能如愿。他身体微微前倾,看着她说,“一个空袋子,或是里面放了沙土,又或者像现在似的放了一片叶子,这是什么治病路数?”
  蒋璃干脆也就任由自己的手被他按住,“陆先生,你见过变戏法的会把底牌亮出来的吗?你不认可我的治病方式没有关系,只要邰国强顺顺利利出了你的酒店那就是我的本事。有句话说得好,别管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
  陆东深看着她没说话,眼里多了一份考量,蒋璃也没被他的目光逼得败下阵来,始终跟他对视,大有较量之意。
  半晌,陆东深收回了手,有浅笑,“好,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他起身,看样子打算离开了。
  蒋璃盯着他的背影,这一刻松了口气,伸手刚打算推倒他叠的纸牌塔,不曾想他走到门口又转过身,“对了。”

  她的手悬在半空。
  陆东深似乎察觉她的企图,嘴角隐着笑,“你现在的样子更好看。”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蒋璃没离开,始终待在邰国强的套房里,对蒋小天的解释是她得守住阵法。蒋小天一脸的壮士未酬,蒋璃懒得解释,把自己的房卡扔给他说,给爷滚出去睡觉。
  临走前蒋小天怯怯地问她,爷,我这不算临阵脱逃吧?我不会倒霉的对吧?
  蒋璃懒得搭理他,甩了个字:滚。
  等邰国强再睁眼时,天际已经吐了白。
  蒋璃这一下子不轻,等他缓过来神的时候脖子还生疼生疼的。
  卧室靠窗的一角有张贵妃椅,蒋璃躺靠在上面阖着眼,双臂交叉于胸前,两只脚交叠搭放在椅凳上。
  邰国强一时弄不准她是睡着还是假寐,先是清清嗓子,见她没动静后,身子探出大半截,小声召唤,“法师——”
  蒋璃躺在那没动,声音飘了过来,“继续睡,睡不着你就穿好衣服在房间里溜达,别打扰我。”
  邰国强这才发现自己穿得有点洒脱,赶忙裹上睡袍。毕竟是一家上市集团主席,被个年轻的姑娘这般冷言冷语着实心里不舒服,可命悬一线之际也不敢多加怨怼,就说了句,“我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