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1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璃好笑地看着他,“陆先生你要明白一件事,是你在求我办事。”

  陆东深看着她,“我是个商人,看重的不但是时间和效率,还有投入和产出比。既然大家敬你一声蒋爷,那三天时间对你来说绰绰有余,否则,我会有所怀疑。”
  蒋璃半笑不笑,“怀疑什么?我的能力?又或者你认为我只是个骗子?”
  “不。”陆东深不疾不徐,“我会怀疑你,另有所图。”
  “别人的看法我从不在乎。”蒋璃冷淡以对。
  陆东深道,“你不在乎,但谭耀明在乎。”
  蒋璃没料到他会搬出谭耀明来,这就像是掐住了她的死穴,让她纵有一肚子的不悦也只能强行压下。

  “今天是第一天。”陆东深似笑非笑。
  蒋璃死盯着他了许久,然后开门进了屋,从门缝里狠狠甩了两个字来。
  “奸商!”
  房门“嘭”地一关,结束她不想承认的败下阵来。
  “你来闻一下,好闻吗?”
  “好闻!像是沉香,可闻上去要比沉香的气味柔和啊。”
  “是白木香,也叫土沉香,剥离树皮的树脂,我将木香里苄基丙酮、白木香呋喃醇分离,只抽取白木香酸、白木香醛和挥发成分的茴香酸等气味,就是你现在闻到的味道。”

  “气味分离?左时,你太牛了!”
  “利用这种方法,我们很快就能知道秘方里的秘密了……”
  “放我出去!你们放开我!”
  “放你出去你又能做什么?你以为你还能做什么?”
  “你这个疯子!你会遭报应的!”
  “会不会遭报应不知道,我只知道从今以后没人再会相信你说的话……”
  蒋璃猛地睁眼,大口喘着气,梦境交叠,耳边还回荡着梦里的撕扯、愤怒和歇斯底里,梦中残缺的片段像是一场车祸过后留在脑中的碎片,扎得她脑神经生疼。
  她从床上坐起,抱着头。
  疼痛难忍,像是长了脚,由头到心口最深处,如扎了把刀,不停地剜肉挑筋。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她再也承受不住,踉踉跄跄下了床,冲出了卧室。
  窗外夜深,三十几层的高度,星空很深,月儿很圆。
  蒋璃扯过沙发上的挎包,抖着手从里面掏出一个扁平长方形的黑色金属烟盒,顺势也带出了一把刀。
  是她刚买的那把芬兰刀。
  蒋璃怔怔地看了少许,手缓缓伸向它。
  最适合野外生存的刀,削铁如泥,更别提是筋骨了。
  手指刚碰到刀柄,倏地止住。蒋璃急促呼吸,盯着近在咫尺的芬兰刀,许久,手转了方向,摸过烟盒。

  轻轻一按,金属盖弹开,盒里有十支黑色细长的女士烟。
  点了支烟。
  烟丝渐渐围身,染了烟中香,似高山青木之气,似苍山雪水之味,又是极淡的清雅,清冷中有一丝温暖。
  蒋璃吐了一口烟雾,这香气终究安抚了她的紧张和焦躁不安的情绪。寻了落地窗旁的一角窝下来,一手夹着烟,一手环抱双腿。
  月光清冷,落在敞开的金属盒嵌着的合照上,合照里的女子长发飘飘笑靥如花,男子含笑俊逸轩昂不凡,两人相依相偎,眼里唇角都是甜。
  左时……
  你教会了我怎么面对孤独,可现在,我始终还是一个人,与孤独为伍。
  蒋璃将脸埋在膝盖里。

  夹烟的手还在微微颤抖,手腕上那只青色的眼在烟丝缭绕下似乎也阴郁了不少。
  也许左时永远都不会知道,在他之后,她也开始了害怕面对噩梦醒来的深夜。
  手机铃乍响。
  在这样寂静的午夜,突然有了动静的手机总归不是好事。

  唯一的好处是,让蒋璃觉得她不是唯一醒着的人。
  接了手机,那头是蒋小天鬼哭狼嚎的动静。
  “蒋爷,出事了!”
  蒋璃赶到的时候,房间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客厅里都是保镖不说,各个慌里慌张,只穿了一条小裤衩的邰国强骑在蒋小天的后背上,形似八爪鱼,嘴里不停喊着,“走开!你给我走开!别缠着我!”

  蒋小天背着邰国强,两只手乱划拉,可邰国强的力气不小,胳膊卡住蒋小天的脖子,双腿缠在他腰上,任蒋小天怎么晃都不下来,见蒋璃来了,跟见着千年救星似的哀嚎,“爷,救我!”
  景泞也在,显然这一幕弄得她不知所措,看到蒋璃后先是愕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说,“蒋小姐,快来处理一下吧。”
  蒋璃也没理会景泞异样的目光,上前后将挎包往沙发上一扔,冲着那几名保镖喊了一嗓子,“分开他们啊。”
  是邰国强手底下的保镖,许是怕伤着老板也不敢来硬的,听蒋璃这么一吼,几个大男人这才上前来掰腿的掰腿,撬胳膊的撬胳膊,蒋小天顶着鸡窝头直嚷嚷,“哎,轻点!扯我胳膊干什么?哎呀,脖子!脖子!”
  好不容易把邰国强从蒋小天身上拉下来了,却见他还是歇斯底里,冲着空气不停地挥舞手臂,“走开!走开!”
  两名保镖死命拉扯着他,但也显得有些吃力。
  蒋璃走上前,避开他挥舞的手臂,叫他的名字,“邰国强,看着我!”
  邰国强这才缓过神,见是蒋璃,激动地一把将她胳膊箍住,“法师救我!她来了!她就站在那!”说着抽出另只手往门口那一指。
  蒋璃只觉得胳膊被抓得生疼,一时间又挣脱不开,见邰国强冲着门口方向又开始大喊大叫,一皱眉,抬起右胳膊朝着他的颈部狠狠抡下来,邰国强闷哼一声,下一秒像是烂泥一样瘫软在地。

  保镖们见状不悦,刚想开口,蒋璃没好气道,“把你们主子抬回屋。”揉了揉左胳膊,低咒,“大爷的!”
  等邰国强被抬回卧室,蒋小天才缓过来,生怕蒋璃一个怒气撒他身上,马上道,“您布置的一切我都没动啊,是邰国强自己不知道抽什么疯,凌晨刚过就跟诈尸似的,非得说鬼来了,脑袋上头的铃铛连动都没动!爷,他是不是装的啊!”
  这话倒是不假,景泞也是看在眼里的,邰国强在嚷嚷见鬼的时候,房中的一切都没什么异常,虽然说,她不是很相信蒋璃的驱邪说。
  蒋璃进了卧室,伸手扒拉了一下邰国强,邰国强没反应,她刚才那一下子打得挺狠。蒋小天也跟着进来了,在旁不停解释,“您看,他脸上的血符都没洗呢,他——”
  “符包呢?”蒋璃冷不丁问了句。
  蒋小天刹住满腔委屈,“啊?”
  “邰国强的符包呢?”蒋璃直起身,看着蒋小天喝道。
  “没、没在他身上吗?”说完这话蒋小天才意识到邰国强刚刚就穿了条裤衩满场飞,哪有地方系符包,又慌了,“我叮嘱他一定要带在身上的,他说他困了要睡觉,我就在客厅吃了顿饭的功夫——”
  “谁让你在客厅吃饭的?”蒋璃又是一声喝。

  景泞听见动静也走了进来,见蒋璃脸色严肃,也没说话。倒是蒋小天哭丧着脸,“我……饿了,所以……”
  “这几天你吃饭都去餐厅,关好门,不准在客厅里吃东西,不准让其他味道跑进来,明白吗?”蒋璃的脸阴沉沉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