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0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姑娘连连点头,等离开的时候一脸美滋滋。
  楼下热闹,有现场乐队,总归是要有些不怕邪的人来这里寻欢作乐;顶楼安静,只有真心约会和看风景的人。
  许是她这身真是惹人喜爱,她连连收到了好几杯鸡尾酒,花花绿绿甚是好看,不用尝,只是先看酒色就知道这里的调酒师一流。
  选了杯琥珀色的鸡尾酒入口,先是浅浅的海盐味,呼吸间是玫瑰的香,又因混了奶油,使这气味转成甜。然而酒劲不小,酒入胃里如枚丨炸丨弹。蒋璃将酒杯举在眼前,透过夜色中的灯火看杯中层层叠叠色泽。
  世人只知层叠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配酒原料,如花、如盐、如蜜又如奶,一点点交织在酒精里,可在她的眼里,这层叠之间是气味,她不消看,只需轻轻过鼻便知每一杯酒中藏着的秘密。
  就如,她能闻得到途径她身边每一个人身上隐藏的秘密,生理上的秘密是病,心理中的秘密是疾,这些疾病会随着人的体味发酵于肌理,终究会像酒精一样从人体散发出来成了气息,藏不住躲不掉。
  呼吸间多了木香、极淡的烟草还有浅浅的酒精味,气息交织,很干净。
  蒋璃扭头,竟是陆东深。
  没料到他能出现在这,脑中一时还悬着他刚刚在行政酒廊跟别人谈事时的一幕。

  陆东深在她身边坐下,“我以为,除魔卫道都是在晚上。”
  “现在做和尚的都有上班时间,我当然也要与时俱进。”蒋璃一手支颐,一手食指从面前一排酒杯的杯沿轻轻滑过,“还有,能成为陆先生的特助,想来也是有常人没有的本事吧。”
  “景泞无论从学识还是工作经验的确高于常人。”陆东深说。
  “所以啊,物尽其用吧。”蒋璃觉得大家都是聪明人就不拐弯抹角,“特别助理拿来盯着我,陆先生够瞧得起我的。”
  陆东深笑了笑没说话,摸出烟盒,打开后问了句,“介意吗?”

  蒋璃摇了下头,心里却犯了嘀咕,他没有离开的意思,但很显然他又不像是要跟她谈公事的架势,他想干嘛?
  “觉得这里的酒怎么样?” 他拎了只烟出来,叼在嘴里,像是很随意地问了句。
  蒋璃略有狐疑,好像,她和他还没熟到把酒言欢相聊甚欢的程度吧。
  “很实在的鸡尾酒。”她给了个中肯的评价。
  陆东深点了烟,唇角的笑也就匿在这青白色的烟雾里,“很实在?”

  “是,用料实在,酒精度实在,让人买醉起来也很实在。”蒋璃轻轻晃着酒杯,将杯口的樱桃摘了出来,补上了句,“但换做是我,我会用橙花替换樱桃,樱桃气息虽说偏冷,可果实的气息冷中有甜,如果想调一款适合给高冷美人喝的鸡尾酒,气息冷到极致的橙花是最合适的。”
  陆东深转头看她,许久道,“你对气味很敏感。”
  如此近距离,蒋璃瞧得见他眼里的笑意,不似初次见面时的峻漠,被这样一个男人瞅着,怕是一般女人早就败下阵来,蒋璃大方迎上他的目光,说,“给陆先生配烟的人,才称得上是专业人士。”
  他身上还有不同的气息,皮革的、若隐若即的金属味,像是他最本质的气息,或者又是烟的味道。
  连入口的烟草都出自私人订制,可见这男人对生活品质要求极高。
  陆东深闻言,浅笑,“这烟有什么不一样?”
  蒋璃小口抿着酒,借着夜色看他的侧脸。陆东深见状,又问,“怎么了?”
  “陆先生心里藏了一个人啊。”她笑,手中的酒杯空了,搁一旁,顺手拿过他的烟盒,从中取了支烟来。
  这话题涉及隐私,可陆东深没恼,脸色平静。她将那只支烟从鼻翼滑过,用拇指和食指轻轻转着玩,盯着他,“又或者,是有人想要往陆先生的心里钻。”
  陆东深饶有意味,“蒋小姐能从一支烟里看出这么多事?”

  “泄露秘密的不是烟。”蒋璃把烟放了回去,“而是那个能把所有的爱慕和思念都放进陆先生烟草里的人。”
  又顺了杯酒过来,喝了口,笑着补上两个字,“女人。”
  陆东深吐了一口烟出来,随手便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轻声说,“不过是支烟而已。”
  说出来的话意味深长,剩下没说的话猜测非常,蒋璃觉得又或者是自己理解错了,可能他就是表达完了自己的意思。
  不过就是支烟罢了,要么是不重要,所以可以风轻云淡,要么就是太重要所以避而不谈。
  其实陆东深不算是个很好的交谈对象,他不健谈,就算今晚意外地坐在她身边,他也大多数是沉默,可开口寥寥几句又总会惹人遐想,所以,不知不觉间蒋璃竟也把面前的几杯酒都喝完了,反应过来时不由觉得惊讶。
  “有空的话,陆先生应该去Meet坐坐。”
  “什么地方?”陆东深问。
  “谭爷经营的其中一间酒吧,也是沧陵城中最大的酒吧,大家都喜欢去那里,喝酒,撒野又或者一夜情什么的。”蒋璃喝了杯中最后一口酒,说,“这里玩得太高雅,而很多人更喜欢去些低俗的地方才能彻底释放和发泄。”
  说完这话她准备撤了,下了高脚椅,脚尖一沾地不曾想没站稳,下一秒陆东深长臂一伸将她扶稳。
  腰间的手臂结实,有一瞬蒋璃认定自己是醉了,否则不会觉得有一股暖流从腰椎处迅速攀升,然后经过心口窜到了脑子里,呼吸间是酒精的气息,还有,他的气息。
  “没事吧。”

  他的嗓音就落在耳边,醇厚低沉,蒋璃确认自己是醉了。道了谢,站直后,陆东深的手臂也顺势收了回去。
  “走吧,送你下楼。”他也起了身。
  “怕我弃你的客人而逃?放心,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距离如此近,蒋璃这才发现这男人真高,自己只及他肩头,怎么着都有气场随时被碾压的感觉。
  陆东深笑了,解释了句,“你是我请来的贵客,我得保证你的安全,另外,顺路。”
  这一路上蒋璃都在想他口中“顺路”的概念,他一直将她送到房间门口,她忍不住问,“陆先生也住这层?”
  “我在3601。”
  蒋璃微怔,扭头瞅了一眼自己的房间号,3501,诧异。
  “你在我上面?”她原本的意思是,这还叫顺路?可话一脱口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马上解释,“我是说,原来你睡在我上面啊。”

  还是不对劲。
  陆东深唇边隐含笑意,一直看着她。
  看得她想一巴掌拍死自己,最后总算寻到了合适的逻辑,“原来你住我上面。”
  陆东深似乎在忍笑,清清嗓子,跟她说,“是,我住你楼上。”
  这话说得绅士又得体,可蒋璃怎么都能听出他一副嘲笑她是女流氓的意味来。不说再见,也不想再见,干脆连晚安都懒得说,她转过身用房卡开了门。
  “蒋小姐。”

  蒋璃推开房门,扭头看他。
  “邰国强的情况需要几天能解决?”陆东深问。
  蒋璃想了想,“四天。”
  “三天。”陆东深嗓音虽轻淡,可语气强硬了不少,“我只给你三天时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