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9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邰国强也是一脸懵怔,等蒋璃画完,他满脸鸡血十分滑稽,结结巴巴地问,“法师……这、这能管用吗?”
  蒋璃将毛笔放回托盘上,接过蒋小天递上来毛巾擦了擦手,俊眉一挑,笑了,“法师?不用这么客气,叫我蒋爷就行。”
  “蒋……”邰国强吧嗒了两下嘴,瞅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子愣是没法叫出“爷”来。
  “邰国强。”蒋璃收了笑,正儿八经凑近他,指了指他的脸,“千万别擦掉,听见了吗?”
  邰国强咽了下口水,“不能擦……那洗脸——”
  “也别洗脸!”蒋小天学着蒋璃的口吻,想来当时蒋璃将符包放他身上叮嘱他三天不准洗澡时,他觉得全身上下得难受,现在终于有机会发泄一下。“什么时候蒋爷让你洗脸了你再洗,还有你身上的符包,没蒋爷的允许也不准摘下来,不能沾水,哎,反正你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饭都不好好吃还洗什么脸啊?”
  景泞这才瞧见邰国强身上的符包,系在脖子上,跟那天她偷走的那两只符包一模一样,脑中不由浮现四个字:招摇撞骗。

  蒋璃伸了个懒腰,挎包往身上一搭,“景助理,我的房间也有这么大吧?”
  “当然。”景泞道,“陆先生已经给您安排好房间了。”
  蒋璃一听这话甚是满意,“有劳。”
  “蒋小姐别客气,您住在酒店的这些日子,我负责您的所有事宜。”

  蒋璃眸波一转,“你是陆先生身边的红人,我就不麻烦你随时候着了。”
  奈何景泞道,“这是陆先生吩咐的。”
  蒋璃瞅着她,半晌后哼笑,没过多掰扯,转了话题,“这几天邰国强不能吃酒店里的东西,记住,是所有的东西,他入口的,我来负责。”
  景泞虽不明白,但还是依照要求吩咐了下去。
  邰国强见蒋璃有撤的意思,一脸的惊骇,“蒋……小姐,你不会就这么走了吧?”
  “他会留在这24小时看着你。”蒋璃的下巴冲着蒋小天一扬。
  吓得蒋小天一个哆嗦,“啊?”
  邰国强也大惊失色,“他?”

  蒋璃转身,冲着头顶指了指,“看见铃铛了吧?”
  邰国强点点头。
  “只要铃铛不动,就说明那只鬼没有来,听明白我的话了吗?”
  邰国强半信半疑。
  “爷……”蒋小天伸手扯住蒋璃的衣角,压低了声音哀求,“你杀了我吧,要不然等今天大半夜鬼真来了我也得死。”
  “你放心,我布的阵,还没有哪只鬼能闯得进来。”蒋璃按了按脖子,忙活了大半天,她最想做的就是泡个热水澡鲜花浴什么的,将蒋小天的手指头一根根掰开,“你养精蓄锐,如果时间难熬你就数铃铛玩,真要是倒霉见着鬼了我也能感知到随时出现。”
  蒋小天一听这话,心里稍微踏实了些,可邰国强显然对蒋小天的能力表示怀疑,冷不丁问,“万一铃铛……动了呢?”
  “这个嘛……”蒋璃思量片刻,道,“把符包举到胸前,鬼就伤不了你。”
  “啊?”
  蒋璃一笑,“信我者永生。”

  入夜后,苏和路一带很美。
  灯光织成了锦,又有一幢幢古色古香的历史建筑,沧陵是神奇的地方,能撑起奢华也能容下怀旧,有城市绚烂的灯火也有不同民族遗留的传统。
  蒋璃一进行政酒廊就瞧见了陆东深。
  他在谈事,跟三个西装革履的人,手旁摆着酒,三人分别在说,他只是安静在听,手控着杯子,然后,再轻轻抿上那么一口。他于落地窗边坐,穿了件黑色衬衫,没像上次见面似的系着领带,但也落拓潇洒。
  夜色果然害人啊,少了白天的剑拔弩张,如果没有最直接的利益冲突,她倒是觉得这陆东深挺吸引人的。

  是在谈生意?
  虽无法评定酒店目前的入住率,但在酒店被绯闻缠身之际,蒋璃觉得其生意也好不到哪去,可瞧着眼前光景好像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不由想到刚刚在酒店大堂见到另一拨人,各个是手提行李箱的,倒是风尘仆仆,而接待他们的人,是景泞。
  是些什么人重要到能让景泞亲自出面?当时,蒋璃蹭着跟服务台瞎贫的功夫旁敲侧击了一下,奈何酒店里的人也不清楚。
  行政酒廊的服务生没为难她,任由她横冲直撞,景泞一早就跟酒店上下打了招呼,大家也都知道她的身份,所以即使是这种原本无预约不能进的地方她也可以出入自由。
  蒋璃又朝着陆东深那边瞥了一眼,暗自叹气。
  也许,沧陵现如今真是与众不同了,作为经济重点开发市,哪怕真的有什么传言蜚语也抵挡不住投资者的贪欲,再加上天际实业的掺合,沧陵就像是一块涂了蜂蜜的巨大蛋糕,有多少争议就会有多少在意。
  她有点担心谭耀明。
  如果是以前的沧陵,谭耀明有占据一方的本事,那现在呢?一切真的还能像从前似的风平浪静尽在把控?
  今晚的夜色是好,只是,蒋璃已然失了赏景的心情。
  倒是陆东深也看见了她。
  酒廊的人不多,大抵都是在谈事情的,所以,这里哪怕是喝酒的地方也充塞着铜臭味。
  可蒋璃就那么清汤清水地进来了。
  穿了一身对襟盘扣竖领纯白修身中式长袍,质地很好,似丝又有棉的质感,似棉又有丝的锦逸,袍身几乎垂于脚面,衬得她身形修长。
  她看上去有点无所事事,进来后这瞧瞧那望望的,跟这里的气氛极为不符,所以也引来其他的关注目光。她似乎往这边瞅了一眼,但也没上前来,转身就冲着江山图去了。

  她在巨幅的江山图面前负手而立,英气潇洒,远远地看着她,也自是觉得留香。
  但很快,她就走了,也不知道在江山图里看出什么端倪来。
  “陆总?”
  陆东深收回目光,淡声说,“继续说。”

  “夜时”酒吧位于天际49、50两层,49层提供最地道的意大利美食,旋转上楼就是顶楼花园,吧台呈180度半弧形摆设而成,其间穿梭手端托盘身穿黑色燕尾的服务生,男的帅气女的俊俏。
  蒋璃择了一处吧椅而坐,点了杯酒。从这里能瞧见大半个沧陵城夜景,尤其是苏河路的矜贵尽收眼底,而最远处的视线尽头,是半明半暗的区域,与眼前的霓虹奢影对比强烈。
  她的脚下是用金钱堆砌来的繁华世界,这就是光与暗的区别。
  给她端酒的服务生认出了她,试探地问她是不是蒋爷。蒋璃接过酒也没掩藏,笑着承认,那女服务生一脸惊喜,又有点不好意地问,“能跟您合张影吗?我们酒吧里好多人都喜欢蒋爷您呢。”

  喜欢她什么?
  能捉鬼?还是能被堂堂陆先生亲自邀请而身价大涨?
  偏头一瞧,还真有三三俩俩的服务生往她这边瞧,不远处也有其他客人朝这边看,眼睛里都像是点了光似的,贼亮。
  蒋璃将酒杯一放,顺势将这姑娘搂了过来,隐隐中听见不远处有惊呼的声音,再看怀里的姑娘已是满脸通红。她笑,“合影就算了吧,我不是很喜欢拍照。我这几天都在酒店,如果你遇上什么麻烦了或撞邪什么的可以通过大堂经理找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