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8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邰国强所在的是间总统套,面积之大功能之全令人咋舌不说,单是套房内那整面能一览皑皑雪山胜景的落地窗就足以让人沉溺,更不用说天晴的日子可到私人露台花园望一望雪山脚下那片湛蓝无际的湖面。
  让蒋璃看了牙根直痒痒,除了抨击资本家的奢侈外还可惜了那几面自动落地窗帘遮住了胜景。她是见过邰国强意气风发的模样,经常在电视或财经杂志上,此人虽其貌不扬人近暮年,但热爱旅行,时不时赛个艇、登个峰玩个滑翔之类。同样是行业翘楚,陆门就神秘封闭得多,但长盛集团喜欢跟媒体打交道,尤其是这个邰国强,十分享受镁光灯下的亮相。
  此时此刻,一向在镜头前西装革履的他像极了落魄的糟老头,没了往日的神采奕奕,形容枯槁,眼神惧而促,他现在有点被迫害妄想症,别说私人管家了,就连贴身保镖他都信不过。

  如不是景泞再三强调她蒋璃的身份,怕是早被邰国强轰出门。
  “你的意思是,那只鬼一直在这个房间里?”蒋璃环视了一圈,问向缩在角落里的邰国强。
  邰国强马上竖起手指抵在唇上,示意她小点声,“千万别吵到她,她白天睡觉晚上出来,天天威胁我说,如果我出了这个房间一定会死。”
  蒋璃点点头。

  “有时候她就站在门口看着我,头发老长……”
  邰国强从被子里伸出根手指头指着门口的方向,哆哆嗦嗦地说,“她……就在那。”
  蒋小天就倚在卧室门口,听得全身起鸡皮疙瘩的时候就见邰国强往他这边一指,又来了这么句话,吓得嗷一声就窜到了蒋璃身后,蒋璃可不惯着他,手一伸就把他给提溜出来,一个眼神杀过去,蒋小天就算再肝颤也只能硬着头皮挺着了。
  蒋璃把房间布置好的时候已经傍晚,有夕阳的光亮从窗帘缝隙中斜落而入,她踱步到了窗子前,心中一动,升了窗帘。
  日落前最美的时光就在眼前。

  落地窗外火烧漫天,层层叠叠的霞云一直蔓延入了天际,又好像匿在了雪山神圣的顶峰之中。
  有光拂面,暖暖的不刺眼。
  曾有一度蒋璃不喜欢傍晚时分,那半隐半明的天色、即将陨落的光亮让她压抑得透不过气。城市的霓虹太亮,亮到取代了夜空的星,所以半落不落的夕阳更是不讨喜。可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曾经的她游走于奢华,傍晚应该意味着回家,可她的家,在哪里?
  所以她对那个人说,也许夕阳很美,可你能闻得到空气里的孤独气味吗?那是热闹褪去后的孤独,能杀人的。
  那个人便从身后轻轻将她搂住,下巴抵着她,说,你不孤独,你还有我。
  蒋璃看着渐渐沉落的天色,很快就会染上夜的颜色,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从没这么安静地看过日落,伸手去碰,霞光跃过手指,温柔得很,就像是那个人在她耳畔留过的声音。
  如今,承诺不在,而她的孤寂也是锦书难托了。
  刚要缅怀一番,就听邰国强气急败坏的声音,“窗帘放下!放下!”
  将那份小情怀击得粉碎,蒋璃闭上眼,克制想要一拳挥过去的冲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冷静些,“蒋小天。”
  蒋小天一个得令,放下手里的活就冲到邰国强面前,“嚷嚷什么?有蒋爷在你还怕什么?鬼来了正好,蒋爷一个大力金刚指就能把它收了,我们也能早收工!”
  听得蒋璃更是一个头两个大,你丫蒋小天,我要真会大力金刚指第一个就把你给收了。
  也别怪蒋小天一改刚进酒店房间的怂样,套房里很乱,蒋璃看不下去眼,又嫌环境糟乱会影响她布阵,蒋小天就只好任劳任怨。收拾衣物倒是没什么,最让蒋小天难以忍受的是清理地面和洗手间,也不知道那晚是邰国强真喝多了还是被鬼吓的,呕吐物从洗手间蜿蜒到了会客厅地毯上。
  蒋小天忍着呕吐收拾干净后,蒋璃又命他给邰国强洗澡,他听后快哭了,蒋璃则云淡风轻地问他,那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他洗?
  洗澡的时候邰国强跟被宰了似的嗷嗷叫唤,气得蒋小天一甩手出了洗手间问她,“爷,把你买的刀借我一下,我一刀捅死他行吗?”
  在这种生理和心理都受到极大的压榨和屈辱后,蒋小天也不再怕什么鬼的神的,一肚子的怨气正好撒邰国强身上。
  邰国强被蒋小天这么一吼还真老实了。
  想他以往是什么人?叱咤风云商界大亨,谁人敢给他脸色看?可许是蒋璃和蒋小天二人成了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又或者真慑于蒋璃的威望,一时间也不敢有什么怨言。
  景泞一进来误以为自己走错房间,若不是私人管家在门口杵着,她还以为进了什么镇魂屋之类。
  套房客厅倒算可以,无非是多了些奇怪的符文,跟她手腕上的相似,头顶悬着细细的红线,上面系着许多小而精致的铜铃。
  那红线一直延伸入主卧,也就是邰国强所在的房间,再抬头时头顶上纵横交错的都是系着铃铛的红线,形同一张巨大的蜘蛛网。网中间悬着一个较大铜铃,铜铃下有白色风摆,风摆上用红色朱漆绘的符文。

  墙壁四角各自摆放一盏祥云纹鎏金炉,三腿鼎,鼎上分别嵌有绿松石、石榴石和青金石,有一种奇异的香气充塞呼吸,乍闻似果香,让人身心甜蜜,再吸又似花香,使人飘飘然,可呼出来的成了松果气,淡淡的,仿佛森林间行走。
  这气味应该是从鎏金炉中出来,景泞不知道蒋璃是不是燃了熏香。
  蒋璃见她来了,冲着她一伸手,“东西呢?”
  景泞唤来了私人管家,管家端了只托盘进来,托盘上有只瓷白的小碗,盖着盖子。蒋璃见邰国强又有点激动便马上差管家离开了。
  碗中是鲜红的液体,蒋璃又从她随身携带的包中掏出枚纸包,打开,将里面粉末状的东西如数倒入碗中,拿了碗旁的小匙搅合了几下,碗中的液体就变得粘稠。
  看得景泞有点恶心,忍不住问,“你倒了什么进去?”
  碗中的是公鸡血,是一早蒋璃让她准备的,倒是不难找,随便跟哪个厨师咬了就得,只是景泞心里还有嘀咕,从内心深处来说,她并不认为这世上真有什么邪灵。

  “朱砂,跟这公鸡血一样辟邪。”蒋璃又拎了只狼毫毛笔出来,在碗里蘸了蘸。
  景泞一直端着托盘,见蒋璃没有让她放下的意思也就作罢,“辟邪的不都是黑狗血吗?”
  蒋璃将蘸好鸡血的毛笔尖冲上一扬,眼睛一瞥落在景泞脸上,“你用黑狗血驱过邪?”
  景泞被她似邪非邪的眼神瞅得全身有点软,说,“电影上看到的。”
  “电影上演的你也信?景助理,你得信我。”蒋璃说着腾出一只手轻掐了一下景泞的脸,没等她来得及躲闪就松开,然后执着笔走到邰国强身边。
  景泞被她调戏一番有些羞恼,但毕竟是陆东深亲自请的人也不好翻脸。眼瞅着她躬下身就凑上前,这么一看微微愣住。
  她是在邰国强脸上画符?
  粘稠的鸡血顺着毛笔尖滑过他的脸,似乎都能瞧见里面掺合着的朱砂颗粒,这个距离,景泞都似乎觉得鼻腔里全是血腥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